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6章 熟人

  “砰!”关宁的身体倒射而出,强大的力量震得他虎口生疼,裁决之剑差点掉落在地。而对方那人也不好受,拳套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裂纹溢了出来。
  “东峦,一个白银的小子都解决不掉,你这些年怕是白活了吧。”柳木云怪笑道。
  “这小子手里的可是裁决之剑,你以为是满大街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武器?”东峦瞪了一眼过去,魁梧的身材和爆炸性的肌肉刚好彰显了他那恐怖的力量。
  一说起武器的事情他便咬牙不止,要不是那次对赌,他也不会将自己的宝贝拳套给输掉。
  关宁四人聚集在一切,正脸色难看的盯着对面的两个家伙。也许是他们的好运气用完的原因,确定逃亡路线之后仅仅只是十来分钟的时间便遇到了这两个棘手的敌人。
  “废话少说,等杀了他,裁决之剑不就是咱们的了!”柳木云大笑一声便冲了过来,与此同时,东峦也如炮弹一般再度冲向关宁。
  “藤鞭束缚!”花萝娇喝一声,只见无数藤鞭破土而出,如毒蛇吐信一般刺向东峦、柳木云二人。
  “原来,是你们杀了麦斯杰!”柳木云瞳孔微微一缩,麦斯杰就是先前关宁和暮雪所遇到的怪人。
  不过紧接着柳木云便猖狂大笑起来:“好好好,杀了好哇!等我解决了你们,那雷霆麻痹卡牌就是我的了!”
  柳木云和东峦一直眼馋麦斯杰的雷霆元素之力,而且凭借这雷霆元素之力的效果,还稳稳的压制他们二人一头。如今麦斯杰死了,他们不仅不悲伤,反而很少高兴的样子。
  面对藤鞭的攻击,柳木云和东峦一点都不慌张,巧妙的将其躲过的同时还不断逼近关宁四人。
  “冥火之术!”夕阳大喝一声,权杖一出,七八道绿幽幽的火球激射而出,炽热的温度将空气燃烧得扭曲起来。
  “寒冰神箭!”暮雪也没闲着,琉璃神弓早已拉满,一支通体由寒冰之气凝结而成的箭失射向东峦。
  “觑!雕虫小技!”东峦咧嘴嗤笑,拳头舞动之间居然幻化成无数的残影,便是见到夕阳的幽冥火球一个个被砸偏了方向,而暮雪的寒冰之箭更是被一拳轰成了碎片。
  柳木云全身心的对付着花萝的藤鞭之术,前者明显对其了如指掌,加上又没有雷霆元素的力量,柳木云手中的唐刀肆意都斩断一根根原本很是坚韧的藤鞭。
  毕竟整体实力放在那里,现如今的花萝是怎么也比不上麦斯杰的。
  关宁握着裁决之剑的手臂隐隐颤抖着,眼前的敌人分明就是那种身经百战的铂金期强者。哪怕是他们四人拼尽全力,似乎都没有战胜他们的可能。
  “杀!”关宁再度暴呵一声,双眼突然变得血红无比,战神意志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关宁回忆起了前几天的那一场梦,在梦里,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只能像只老鼠一样拼命的逃窜。如今危机就在自己眼前,关宁发誓,哪怕是死也决不能让梦魇成为现实。
  这一刻的关宁爆发出了令人震撼的实力,并不是说他的修为突飞猛进,而是说他的斗志,变得让人望而却步。
  血红的双眼,宛如来自地狱的死神,而那柄裁决之剑则是变换成为了死神的镰刀。
  东峦心头一震,神色第一次的凝重起来,他突然发现这一刻的关宁变得不一样了。
  眼看着裁决之剑降临头顶,东峦烦躁至极,自己居然被一个白银级别的小子给震慑到了。怒吼一声,东峦足以击碎山石的拳头轰向裁决之剑。
  东峦今天就算是废了这双拳套,也要把关宁给轰成渣渣。
  “轰!”
  强强相撞,关宁这次依旧处于明显的下风,两个等级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由于震荡,关宁嘴角溢出了鲜血,不过双眼的血红渐渐变得妖异起来。
  再度厉呵一声,关宁再度冲了上去,全然一副无惧生死的架势。
  花萝的藤鞭被不断的斩断,暮雪的寒冰之箭也不断的激射而出,夕阳的火球攻击更是不要钱一样轰向那柳木云。可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些,几番突进之下,身体已经冲到了夕阳的面前。
  手中唐刀高举,然后狠狠的斜劈而下。
  “该死!”夕阳拼命的用法杖抵在身前,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的抵抗显得是那般的无力。
  “锵!”唐刀狠狠劈砍在夕阳的法杖之上,夕阳死咬着牙关,虎口由于强大的力量而被震的裂开。夕阳毕竟不是善力者,支撑不住这强大的力量,片刻的功夫,唐刀一往如前的砍到夕阳的右肩。
  “嘶!”夕阳倒吸一口凉气,殷红的血液止不住的往外流着。就在柳木云准备下死手的时候,一根藤鞭缠上了夕阳的腰肢,将他从死神的面前拽走。
  “呵,反应倒是挺快。”柳木云看了看唐刀刀身上沾染的献血,然后在夕阳三人恶寒的目光之下伸出舌头舔了舔。
  “尼玛,你变态啊!”夕阳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哈!这里还真是热闹!”突然一声大笑声畅快传来。
  夕阳等人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老头突然出现在这片战场之中。
  柳木云瞳孔微微一缩,心头更是震动不已,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个老头的到来?
  东峦和夕阳同样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所吸引,关宁飞身而退,血红的双眼看向了那声音的出处,不知怎么的,这个声音显得有些熟悉。
  直到关宁看清那名老头的样貌之后,他顿时瞪大了双眼,单手执剑指向了老者:“你...你...你...”
  “你什么你,好歹我也算是你办个师傅!还有,你就是这样拿剑指着人家的?”老头狠狠瞪了一眼过去,那样子就像是教训小辈一样。
  关宁被哽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老家伙说的没错,要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已经死在那片悬崖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