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53章 被耍了

  在胡烈的安排之下,关宁三人将自己不需要的东西通通交到了一位工作人员的手里,随即在胡烈胡苏二兄弟的带领下来到了钻石级别的拍卖场。
  这个钻石级别的拍卖场全然没有宗师级别的拍卖场严厉和谨慎,就如同电视剧里或者小说里的拍卖场一样,一个巨大的拍卖台,然后下面是一排排的座位。一个个金甲守卫屹立在整个拍卖场的四周。
  在胡烈的吩咐下,关宁几人老早就穿上了一套黑色长袍,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长袍之下,随后便是戴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面具。所以当几人来到拍卖场之后见到的都是统一的黑色。
  整个拍卖场大概只坐了一半的样子,所以关宁几人便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而拍卖台上的一件物品正好被拍卖出去。
  那是一件铠甲的完整卡牌,关宁对其有点意思,但并未有想出手的打算。
  “接下来要拍卖的物品同样是一件完整的铠甲卡牌,此套铠甲,名为荣耀战甲。”主持人侃侃而谈:“穿上此套铠甲,足以抵抗钻石强者全力一击!”
  其实在这个拍卖场之中,钻石级别的强者不在少数,所以这套铠甲对他们的吸引力一点都不大,所以在主持人话音落下之后,全场没有丝毫的波澜。
  主持人也不介意,依旧旅行着自己的工作:“起拍价,五百万灵石!竞拍开始!”
  五百万灵石,是足以让普通人过上好日子的,但是在这所拍卖场里却是不值一提的金额。在主持人正式宣布竞拍开始的时候,台下显得有些懒散。
  “五百一十万!”懒洋洋的身影响起,便是见到一名黑袍人举起了手中的竞拍牌。
  关宁投去目光,这名黑袍人的身影有些沧桑,应该是已经步入了中年,在他身边,有着一道娇小的身影,关宁独自猜测到这中年人应该是为身边的孩子竞拍的。
  还别说,关宁最近都猜得挺对的,这么牛掰的运气,不去买彩票真是可惜了...
  五百一十万之后,全场并无回应,主持人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开始了倒数。关宁踟蹰片刻,最终还是举起了手中的竞拍牌:“五百二十万!”
  是的,关宁出手了。
  “哦?”而坐在前方的黑袍人转过头来看向关宁,同样的黑色面具,仅仅只能看到对方的眼神。
  关宁眼神平淡,而对方的眼神之中似乎透露这一丝玩味之意。
  “五百五十万!”中年男子回过身来继续举牌。其实对于他来说,这套铠甲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的女儿,也就是他身边的哪位娇小的身影,其实是有一套比这个还要牛掰的铠甲的。他之所以出手,是想买一件备用铠甲以备不时之需。
  “五百六十万!”关宁平静举牌。
  “五百七十万!”中年男子丝毫不让。
  夕阳和暮雪不由得看向关宁,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在经过了先前那场宗师级别的拍卖会之后他们便是知道了自己并不富裕。如果想要得到最好的东西,恐怕还是得节约一点才行。
  “六百万!”关宁没有理会他人,甚至没有看向前方的中年男子。
  “六百一十万!”中年男子依旧懒散道,只是由于面具的缘故,没有人看得到他那微微翘起的嘴角。
  全场宛如看好戏一样看着不断加价的二人,目光之中都有着玩味之一。这件铠甲最多也就六百万左右的价值,他们想要看看,这势如水火的二人究竟能将这套荣耀铠甲抬到什么价格?
  “七百万!”那笼罩在黑袍之下的双手已经捏起了拳头,关宁表面上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暮雪静静的看着关宁,夕阳亦是如此。
  “七百二十万!”中年男子接着说道。
  关宁咬牙,心底恼怒不已,他总觉得这家伙是故意为之。不过自己已经决定了,他便不会轻易放弃,至少是在自己的底线之前。
  “八百万!你若在加,我便放弃。”关宁喊完价格之后轻笑一声,虽然有点违规的意思,但这件铠甲只有他们二人在竞拍,主持人倒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下子,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上,想要看看他会不会继续加价呢?
  中年男子轻笑一声,试探性的询问道:“主持人,我加一灵石可以吗?”
  “哗!”全场哗然,那有加价加一块钱的道理?
  不过主持人还是很有素养,微笑着摇头:“不好意思,每次竞拍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哦...这样啊...那不好意思,我不要了。”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哗!”全场再度哗然,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看出了这位中年男子恐怕是有意为之的。有意的为难着关宁,其实如果关宁不说出那句话,这件铠甲很有可能就是中年男子花大价钱买下来的。
  调戏、侮辱和赤裸裸的调侃,中年男子似乎一点都不把关宁放在眼里。
  “既然这样,那我宣布这套荣耀铠甲归三十一号先生所有。”主持人有些可怜的看了一眼笼罩在黑袍之下的关宁。这比一开始的报价可是足足多了将近三百万啊。
  冤大头么?主持人不知道。很快的收拾起心情,主持人再度请出了下一个拍卖的物品。
  接下来好几件东西关宁三人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不是说这些拍卖的物品不好,而是因为对他们三人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三人便是抱着看戏的心态静静的等待着。
  终于,在主持人的宣布下最后一件拍卖物被请了上来。那是一株泡在水中的植物,植物宛如伸开的手爪,只不过手爪只有四只指头摆了。
  对此,关宁三人并不认识,但身边的胡烈却是一下子捏紧了拳头。
  “哦?你对这个东西有意思?”关宁关注到了胡烈细微的变化,于是便小声询问着。
  胡烈也不隐瞒,轻轻点了点头,他还真不知道钻石级别的拍卖场里会出现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