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0章 殷勤

  大战之后,收取战利品的事情已经变得习以为常。夕阳和花萝默默的看着关宁,静等着他的归来。
  场面何其血腥,但关宁依旧咬着牙齿在碧晴火虎身上搜索着掉落的物品。
  其实这一战,要不是有着碧晴火虎的帮忙,关宁和暮雪恐怕早已死在了那人的魔爪之下。而正是碧晴火虎的出现,才暴露了她和暮雪的存在。这一切,仿佛冥冥之中便有定数一般,让关宁不得不相信因果循环的道理。
  没有细看收取到的卡牌碎片,关宁起身,准备朝那人走去。
  “关宁,碧晴火虎的牙齿对制药有着不错的效果,你把牙齿取回来。”花萝喊住了关宁。
  关宁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最终还是面对了他最不想面对的东西,走到碧睛火虎旁边心道:对不住了虎兄,虽然你救了我,但你滴牙毕竟有用。将虎牙拔掉后,关宁强忍着身体里的躁动与不适,幡然转身快速离开这血腥之地。
  来到那人身边,关宁默默的看着他,对于这个差点收了他们性命的敌人,一直到他死,关宁四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一代强者,就这样默默无名离开了世间,虽然是敌对的阵营,但关宁还是对他有着一丝敬佩之意。能够对自己狠的人,终究是能够让人刮目相看的。
  “这是...永夜之花!”看着眼前那通体漆黑的无叶之花,其六片花瓣上,各自都有三条紫色的纹路。关宁顿时惊呼出来,内心被激动所充斥满。
  暮雪三人闻言,立马都冲了上去,特别是花萝,连忙接过关宁手中的花朵认真审视起来。
  看着花萝专心致志的样子,关宁三人都屏住了呼吸。片刻之后,花萝展颜露出了笑容,看着紧张万分的关宁三人笑道:“的确是永夜之花,而且是上品之中的上品。”
  “握草!”关宁三人顿时爆发出惊呼声,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要他们命的人居然给他们带来了福音!永夜之花,这可是治疗夕阳伤势的永夜之花啊!
  激动之余,关宁赶忙收拾起所有的东西,连连吩咐道:“走吧,回去再说。”
  经过了这一晚,关宁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心思,特别是那种大悲大喜的交叉感,更加容易让人疲惫,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一晚。不得不提的是,有了花萝的药丸,关宁恢复的速度奇快,经过这么点时间,他体内的躁动已经平复下来。
  四人回到了花萝的住所,上了大树,关宁随意找个了粗壮的树干便躺了下来。
  这一夜,关宁做了个梦。在梦里,他遇到了很多很多极度危险的情况,他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在梦里,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陷入到绝境之中,关宁好无力,他想要救他们,但是他的敌人都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他绝望。
  关宁被梦给惊醒过来,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己流了一身的冷汗。天已经亮起,关宁定了定神,将梦魇的事情压在了心底。看着朝阳的升起,关宁默默的看着,眼神从最开始的惊恐,一直演变成为坚毅和决绝。
  一道声音发自内心的响起,不论前面是什么,他都要保护好身边的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关宁,你醒了?!”暮雪从小木屋里出来,昨晚她是和花萝一起挤着睡的。
  看着关宁,不知道怎么了,暮雪觉得关宁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
  “媳妇,晚上老公不在,睡得安不安稳啊。”关宁连忙收拾心情。
  “觑,没个正形的!”白了关宁一眼,暮雪便询问今天什么时候出发?
  “先别着急,昨晚除了永夜之花以外,送宝童子还给我们带来不少宝贝东西啊!”关宁笑了笑,唤来夕阳和花萝,将永夜之花交给花萝之后,关宁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一大堆的东西。
  光是灵石就有不下两千多块,这家伙,零钱倒是准备的很充足啊。对于灵石,关宁四人不太在意,他们把目光通通落在那些卡牌碎片上。
  最最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那张金灿灿的完整卡牌:雷霆元素之力!
  就是这么个东西,叫关宁暮雪二人苦不堪言,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这可是宝贝东西啊...”关宁看了看暮雪,又看了看夕阳,说实话,这种元素卡牌可是珍贵无比的很。
  “给暮雪吧!”夕阳倒是极为潇洒:“昨晚你们那么辛苦,这些东西原本就应该属于你们。”
  “要不是你们来了,昨晚我和关宁可就死翘翘了。”暮雪摇头苦笑。
  花萝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像元素之力这样的卡牌碎片,他们不但没有私心,反而是互相谦让?这三个家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组合啊。
  渐渐的,花萝开始对关宁三人另眼相看。她听闻师傅说过,在重宝面前,哪怕是亲兄弟,都有可能手足相残,更何况是外人呢?
  “我也觉得还是先给暮雪比较好,她的实力最强,也可能是最快突破到铂金期的强者,加上远程战力,雷霆麻痹之力的确在合适不过。”关宁认真的说道。
  夕阳点头,他当然知道关宁不会藏私。分配好这个之后,众人继续往下发觉下去。
  荆棘藤鞭,对于这张卡牌,关宁四人也依然熟悉,这不正是那人说使用的手段么?左右看了看,关宁将其放在了目瞪口呆的花萝的面前。
  “你...这是?”花萝的确目瞪口呆,自己与关宁三人的关系也没达到这样的地步吧。
  “虽然我不知道花萝你有没有其他的手段,但我觉得,这张卡牌应该很适合你。你说是吧,夕阳?”关宁很适宜的给了夕阳机会,就差对他挤眉弄眼了。
  夕阳先是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对对对,这东西在适合不过了。”说着,夕阳将卡牌抢了过来,送到花萝的面前:“昨天看你那么轻易就解开了束缚,你对植物方面一定很了解,收下吧,也算是我们对你表达的谢意。”
  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花萝突然掩嘴娇笑,夕阳说话的时候,居然还脸红到脖子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