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94章 痊愈

  关宁和暮雪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花萝和夕阳,这才几天的功夫,不知不觉二人就到了这种地步了?关宁和暮雪甚至都有种跟不上时代潮流的感觉。
  眼睁睁的看着花萝原本白皙的脸颊上浮出的红润,关宁和暮雪嘴角狠狠的扯了扯,好吧,这是表明接受了的意思?
  “咳咳咳!”关宁起了坏心思,故意咳嗽了两声,将你侬我侬的花萝、夕阳二人给分开。
  夕阳狠狠的瞪了一眼关宁,看着将头微微低下,害羞的盘弄衣角的花萝,内心则是欢喜不已。其实二人还是没有正式的确定关系,只是刚刚自己太激动了,忍不住抱住了花萝,而不反抗的花萝给了夕阳前所未有的动力。看着手中的药品,夕阳吩咐一声,便急不可耐的盘膝坐了下来。
  由于激动,夕阳的身体甚至出现了微微的颤抖!
  关宁三人目光通通落在夕阳的身上,只见他将药品打开,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弥漫开来,后者明显露出了迷醉的神情,将药丸倒入手掌之间。
  这是一粒通体雪白色的药丸,这种颜色的药丸,关宁还是第一次见到。夕阳没有想那么多,抬手就要服下。
  “夕阳等等!”花萝突然叫住了夕阳。
  众人皆尽抬头看向花萝,此时花萝的脸上依旧浮现着一抹红润。
  花萝没有在意有些发烫的脸颊,反而是担忧的看着夕阳:“你暗伤极重,而且耽误的时间又长,所以...”
  “所以什么?”夕阳笑笑。
  “所以,这个药...你服下这个药会有很大的痛苦...”花萝依旧担心着。
  “哈哈,原来是这个啊。放心,不论是有多大的痛苦,我也会挺过来的。况且,又有什么比失去实力,成为废人更加痛苦的呢?”夕阳笑得极为洒脱,这段时间,他真的很累。他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就是个累赘,是耽误关宁和暮雪的累赘,如今终于有机会恢复,他就算是死也要挺过来。
  花萝不在说话了,这一刻,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就好像,好像是背后有着光芒照耀一般。
  关宁和暮雪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夕阳是洒脱,但他们并没有,花萝既然开口,那证明这种痛苦,绝对会是很强烈的。
  在关宁和暮雪的担心下,夕阳将那枚通体雪白的药丸吞下了肚子,随后便是紧紧的闭上了双眼,细细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咚!”宛如灵魂分体的震荡,那枚药丸在夕阳腹中爆炸开来,一股精纯的,夹杂着上百种草药能量的波动迸发而出。紧接着便是见到夕阳暴睁开眼,一口殷红无比的鲜血喷了出来。
  “夕阳!”关宁和暮雪同时大惊失色,这东西不会是毒药吧。
  “不要过去!你们要相信他!”花萝沉着脸色,嘴上这样说,但心却是揪在了一起。这药是她配的,所以她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明白它的厉害。
  关宁和暮雪只能咬牙,都这个时候了,他们只能选择相信夕阳自己。
  夕阳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脸色变得格外的苍白,毫无血色。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身体内部溢了出来,很快便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衫。片刻之后,夕阳的头顶位置开始升起一缕缕白色的烟雾。头顶升烟,这是要得道成仙的节奏啊!
  夕阳的面色渐渐扭曲狰狞起来,就好像是狂犬病发作了一样,当然这个形容并不是十分的好。可是他的样子就是如此,很难想象夕阳此刻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渐渐的,夕阳的嘴角溢出了鲜血,那是因为他紧咬着牙关,承受巨大负荷的牙龈渗透出来的血液。
  在夕阳的体内,无比狂暴的药效力正在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胫骨血脉。这股能量,无比的灼热,整个体内就仿佛是被火焰烧烤一样。
  “握草疼死老子了!”夕阳心底在嘶吼,在呐喊!可是他不能发出声音啊,他不能在花萝面前丢了男人的面子啊。
  早知如此,刚刚就不装X了!
  夕阳此时后悔也已经晚了,真想先前让关宁打晕自己,这样好歹自己也能在昏死中浴火重生。对!现在的这种感觉真的可以用浴火重生来形容!
  体内的暗伤、淤血等等,在药力的作用下被一寸寸的修复或是瓦解,然后,顺着夕阳的皮肤表面被排除了体外。
  深褐色、黑色的东西不断从毛孔之内被排了出来,渐渐的,夕阳身上开始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
  “这是他体内的暗伤等等被排出来了。”花萝解释道。
  关宁和暮雪连连点头,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夕阳快恢复了?
  越是猜测便越发的忐忑,关宁甚至搓起了手掌,来回踱步。
  “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什么吗?”暮雪白了一眼过去。
  “像极了啥?”关宁不解。
  “像是快要当爹的人,等着自己婆娘生孩子哩!”
  “噗!”关宁一口老血,脸红了红,只能强行镇定下来。
  足足一个小时的功夫,关宁四人依旧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终于在某一时刻,夕阳停止了痛苦的神色,面色变得平静下来。
  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双眼给人一种十分明亮璀璨的光芒。
  “成了?!”关宁又惊又喜!暮雪和花萝同样是期待的看着夕阳,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答复。
  夕阳咧嘴笑了,一道火球突兀喷射而出,目标正是那满脸惊喜的关宁。
  被火球击中,关宁混不在意,他知道这是夕阳证明给他们所有人最好的答复。
  关宁四人开心极了,看着夕阳起身逐渐朝自己走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身上那难闻的味道。关宁捏住鼻子连忙要夕阳停下,刚刚没太在意,现在事情敲定之后,他才发觉夕阳身上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
  “臭我不要紧,你别熏到花萝了好吧!”
  夕阳的脸顿时唰的一下通红不已,不好意思的看了花萝一眼,随机转身咻的一下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