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55章 礼物

  在胡烈胡苏二兄弟的带领下,关宁三人来到一间接待室,这里是等待最后交易的地方。不肖片刻的功夫,一名老者推门而入,看到胡烈和胡苏之后微微吃了一惊,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这位客人,这是你竞拍得到的荣耀铠甲。”老者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取出了那张荣耀战甲的卡牌,恭敬的递到关宁的手中。
  其实按照他的实力完全没有必要对关宁这般恭敬的,正是因为有胡烈胡苏二兄弟在,老成精的他不介意自己给二位公子留点好印象。
  关宁客气接过,然后从自己的储值卡里划掉相应的灵石之后老者便躬身离开了。
  “关兄,待会你们离开这里之后最好还是注意一下。”胡烈踟蹰片刻,还是开口说道。
  “哦?什么意思?”关宁眉头一挑,略有所思。
  “刚刚你让别人多出了将近三千万的灵石,我担心别人报复你们...”这种事情恩格列拍卖场见到过不少,如果是在场内,他们倒是可以庇护这里的客人,可是出了大门,一切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胡烈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最后离开的时候,看到了那中年男子投来的很直白的充满恶意的眼神。
  “你不保护保护我们?好歹我们相识一场。”关宁故意取笑道。
  夕阳和暮雪听闻之后也是看向了胡烈。
  “呃...保得了一时保不了一世...”胡烈汗颜,这关宁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的主,你自己惹的事情,还要我来帮你擦屁股?
  关宁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仿佛是在说:你的借口还真多。
  暂时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关宁将自己刚刚得到的荣耀铠甲的卡牌送到暮雪面前:“媳妇,这个你拿着用吧。”
  关宁此时的笑容有些憨憨的,暮雪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有些失神了。
  “拿着啊。”关宁将其硬塞到暮雪手里:“认识这么久也没送你个像样点的东西,说真的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关宁傻啦吧唧道。
  暮雪没有说话,但心里的感动却是惊涛骇浪。原来关宁一开始便决定要送给自己...暮雪不感动是不可能的,甜美一笑,众目睽睽之下在关宁脸颊上点了一口。
  “哇靠!撒狗粮啊!”夕阳看不下去了,顿时怪叫一声。
  胡烈和胡苏二人也是舔巴着脸,满眼的嫌弃。
  “怎么怎么滴!我媳妇亲我不是很正常吗,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吃你家大米了啊!切~”关宁翻了个白眼,然后贼笑着看着脸色羞红的暮雪:“媳妇,刚才太快了,我还没感受清楚,要不,再来一下呗?嘿嘿~”
  “我来你个大头鬼!”暮雪娇哼一声,这关宁,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暮雪自己也奇怪,为啥自己刚刚就做出那样的反应了呢?哎呀羞死人了...
  几人再度闲聊了片刻,房间的大门便被人敲响,胡烈吩咐请进,便是一位身材极好的姑娘莲步走了进来。
  “大公子、二公子!”此女先是对着胡烈、胡苏行礼,然后才看向关宁。
  “先生,这是您的宝物竞拍之后所换取的灵石,总共六千四百万。还有一些目前没有竞拍出去的东西也全都在这里。”
  “由于您和二位公子的关系,所以我们恩格列拍卖场没有收取您任何的手续费用。”女子声音很是甜美,那是一种宛如柔到骨子里的感觉。说完之后,女子甜甜一笑便退了出去。
  “六千四百万么...”尽管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经过了一场真正的拍卖会之后,关宁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感觉。他如今的财产,加起来的话最多也就一亿多一点。
  一亿多,连一件宗师级别的卡牌都买不到...苦逼的日子貌似很难结束啊。
  “胡兄,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银翼的卡牌碎片?”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关宁也没报多大的想法。
  “银翼碎片?”胡烈微微皱眉思量着。
  夕阳和暮雪是知道银翼碎片对关宁的重要性的,如果再来一张银翼碎片,那么关宁便能够得到自己的灵宠。
  想到这里,暮雪眼神不由得暗淡了一下,她的灵宠便是为了救她而失去了生命。
  “前段时间见过一张,不如这样,我们先去吃个饭,我派人给你去查怎么样?”胡烈开口笑道。
  关宁连忙点头,心中不免变得激动起来,终于,终于有机会得到自己的灵宠了吗!
  “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胡烈兄弟,这样的铠甲也帮我整两套吧,再来一张好一点的弓和法师用的武器。”既然都拜托人家了不如一次性搞定所有,反正人情是欠着了也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
  “你要的东西还真多!”胡烈两眼一翻:“不过我跟你讲,这顿饭必须是你请客的啊!”
  “哈哈,小意思小意思!”关宁心情大好,自然不介意这个。
  关宁要到弓自然是为暮雪准备的,不是说琉璃不好,只是如果有更厉害的,关宁不介意为暮雪换掉。当然了,夕阳的也同样如此。
  二人倒是没说什么,关宁为他们花钱,难道不应该吗?
  于是五人同行,一起出了恩格列拍卖场,朝着胡烈指定的方向走去。
  “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么?”关宁这一路上可是没有闲着,那中年男子的事情他可没忘记。
  “貌似没有,不过你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胡烈郑重道。
  关宁点头,很快的五人便来到了胡烈指定的位置:大排档!
  “呃,你确定你就吃这个?”关宁试探的问道:“难得让你宰我一次,你可珍惜着点。”
  “觑~山珍海味我还吃得少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环境,自由、洒脱和奔放!”胡烈咧嘴一笑,旋即大喊道:“老板,五个人!”
  “来咯!五位随便坐随便坐,吃什么看好了唤我便是。”老板热情的将菜单放下便又去忙自己的了。
  不知不觉间,关宁和胡烈的关系变得融洽起来。而在几人点菜的时候,路边的一个乞丐正眯着眼看着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