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十一章 你该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甘愿屈居人下的那些人不如称作狗,而那些被淫威唬住而不敢反抗的人不如称作蠢猪。
  英雄的下场很惨,却最容易被铭记。
  显然,此时此刻,在暮雪面前,关宁想做一个英雄。他和夕阳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悄然做好了战斗准备。
  夕阳轻声说:“他的实力,很强。”
  关宁默默点头:“我知道,他比我们强了不止一个档次,从他的气势来看,至少黄金吧。”
  “那你后悔吗?”面对着比自己强了一个大段的高手,夕阳竟无所谓地笑了起来。
  关宁也轻笑着回应:“后悔?呵呵,我这一生从未后悔过。”
  欧阳明气急反笑:“好,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了你们。”
  话音欧阳明一声怒吼,手中竟郝然多了一把黑气蒸腾的匕首,同时,他的眼中弥漫出了无尽的杀意,饶是关宁如今已是黑铁一的战士,此时也被这杀意压制,竟有一种想要跪倒在地的压迫感。
  “住手!”暮雪一声爆喝,一步踏出,挡在了欧阳明身前。
  欧阳明见暮雪如此,眼中杀意更浓,但见那把匕首黑气渐盛,竟慢慢幻化成了一杆无比巨大的长枪。此时的欧阳明身子犹如一条鞭子,双脚未动,腰往前倾,右手挺着长枪刺向了关宁的心口。
  “关宁小心!”夕阳急切大喊。他自知欧阳明实力强劲,连忙低头吟诵咒语,为关宁施加BUFF。
  关宁大惊,连忙举起裁决之剑抵挡。
  ‘轰’
  爆炸声响起,关宁所站的地方竟被砸出了一个大坑,他‘噔噔噔’向后退了三步,只感觉胸口气血翻涌,喉咙一甜,就要吐出血来。但在暮雪面前,他又硬生生把那口血咽进了肚子里,还转头向夕阳摆了一个‘OK’的手势:“还好,撑得住!”
  反观欧阳明,他站在原地稳如泰山,面色红润呼吸均匀,刚才显然没有使出全力。
  欧阳明的脸色少有的严肃,许是因为暮雪的缘故,在面对关宁时,他求胜的欲望空前的强烈。
  “飓风之力!”欧阳明一声大喝,双手握抢,再一次向前刺去。
  关宁连忙再次举起裁决之剑用上全力抵挡,却惊恐地发现这长枪重逾万斤,竟完全不可撼动。
  欧阳明眼见长枪就要刺过马凌的手掌,便暗自又提了一口真气,猛然向前一推。刺进了关宁的胸膛。鲜血四溅,欧阳明见长枪已刺穿关宁的胸膛,随即右手猛压枪柄,左手猛提,长枪在关宁身上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枪身便落到了欧阳明的身后。欧阳明右手再一用力,猛然向前一甩,长枪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直接劈向了关宁的头顶。
  这一劈,差点把关宁劈成了两半。
  关宁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给我去死!”欧阳明紧握长枪,就要砍下他的脑袋。
  ‘叮’
  就在此时,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抓住了那杆长枪,一滴滴鲜血洒落下来,正滴到了关宁的脸上!
  关宁和欧阳明二人蹙眉侧目,却见是暮雪突然挡在了关宁身前,徒手抓住了那重逾万斤的长枪。
  “够了!”暮雪的语气很冷,几乎冷到了骨子里,“不关他的事,请你不要伤害他。更何况,恃强凌弱,算什么本事?”
  欧阳明轻笑,连忙收回攻势,低头仔细整理着衣着。再抬头时杀意已经散去,眼神早已变得极尽温柔。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银丝手帕,大步向前帮她擦拭着手上的血渍。
  而暮雪却也并不反抗,只是定定地看着关宁。心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
  “小雪,你不要紧吧?”欧阳明温柔地握住暮雪的玉手,轻轻吹着伤口。
  “我没事。”暮雪转身对欧阳明嫣然一笑,眼中竟也满是温柔。
  欧阳明见到暮雪这副模样心中不由乐开了花,他认为,这一笑,也许就代表着原谅。欧阳明开心得像个孩子,也许,他是真心爱着暮雪的吧?
  “小雪,你不生我的气了吗?太好了。”欧阳明温柔地握着暮雪的手,似乎再也不想放开了,他顿了顿又兴奋地说,“爸已经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只要你愿意,咱们明天就结婚!”
  暮雪眼眉低垂,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
  “你默认我就当你答应咯。”
  欧阳明喜上眉梢,再也顾不得一边的关宁和夕阳,哈哈大笑着将暮雪搂在了怀中。抱着暮雪柔弱无骨的身子,欧阳明激动地简直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他眼睛微闭,俯身吻了下去。
  ‘噗’
  欧阳明忽而喷出一口血雾,他连忙提起一口真气奋力将暮雪扔了出去。低头看去,却见心口处郝然插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这把匕首……是暮雪的武器。
  “你……为什么?你该死!”
  欧阳明捂着胸口跪倒在地,淌出的鲜血将胸前的白衬衫染红了一片。
  暮雪大怒:“该死的人是你!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原来,你都知道了。你跟我在一起,原来是为了……咳咳……为了报仇?”
  “是!”眼泪缓缓滑过,暮雪那张绝美的脸上满是苦涩,她涩声道,“你们欧阳家对我做的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欧阳明又咳出了几口血,忽然向身后的工作人员咆哮道:“你们……去给我杀了她!”
  四五个工作人员见到此种情形都已被惊呆了,他们茫然站在原地,一时之间进退两难。进?他们断不是暮雪的对手!退?他们又将会遭到欧阳家族的追杀。欧阳明的脾气他们再了解不过了,他一向是宁愿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而他爸欧阳靖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想到此处,原先那个在窗口后的女工作人员走出一步对暮雪说:“暮雪小姐,还请你给我等指条明路。”
  暮雪点头冷冷说道:“今天的事由我一人承担,与你们无关!”
  “可即使如此,欧阳靖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