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36章 策反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庄主说完便又转身回到那黑暗的石室之中。
  强烈的压迫之感骤然消失,斥候长出一口气,旋即快步离开了这死气沉沉的地方。
  与这石室之地截然不同的是,在这一片峡谷之中,却是一番热闹的场景。灯火通明,大笑声不断,一朵朵蹿火尽情燃烧着:“呼,还是这里爽!”
  身为强盗,或者说以强盗这个身份自居,他们很明白自己的命运究竟会是如何。所以那句及时享乐成为了他们信仰的至理名言。
  月黑风高,在这片峡谷的外围之处,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借助着月色悄悄潜伏进来。他们此行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彻底瓦解掉这个所谓的妖魔强盗团。
  三当家的死了,狗剩也死了,这个消息迟早会传回到妖魔强盗团。关宁三人的确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只是这样的话,那些村民们怎么办?把他们留在这里送死?关宁和暮雪夕阳自认自己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于是便有了现在一出深夜的潜伏。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妖魔强盗团的二当家和大当家搞定了,其他的强盗们便可不攻自破。
  “若是能有一柄绝世好弓就好了。”暮雪身着黑色紧身衣裤,将她那几近完美的身材突显得淋漓尽致。
  “说不定这里便有你需要的东西。”关宁狠狠吞了口唾沫,不敢过多的把视线放在暮雪身上,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做出什么嘿嘿的事情。
  白了眼关宁,他的那些个小揪揪那能逃过自己的慧眼,暮雪只是懒得说破罢了。不过她的心里还是高兴和自傲的,特别是自己的男人这般迷恋自己。
  二人小心翼翼的前进着,终于在一片黑暗之中,二人听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欢笑声。那人声鼎沸之状,使得关宁眉头微微蹙起。
  “走近些去看看!”
  关宁低声说道,旋即再度动身,便是见到一处宛如天堂之地。这里的天堂只是男人的天堂。
  “我去,这小日子过得不要不要的啊。”关宁砸吧着嘴,由衷感叹道。女人、美酒、烤肉,那个不是男人喜欢的东西?
  “怎么,你喜欢这样的生活?”暮雪脸色温怒,这家伙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感叹这些。
  “呃...”关宁一个激灵,连忙愤恨摇头:“这种堕落的日子是人过的吗?”
  暮雪这才脸色好看一些,见此,关宁轻轻松了口气。差一点点啊,就算自己今天不被人家搞死,也会被暮雪给废掉的。
  拉着暮雪,关宁借助着黑暗不断在这片峡谷之中潜行着。他需要打探清楚这里的虚实和情况,以便对待意想不到的情况。
  “呼~娘啊,又把这个月的灵石给输干净了!”一个醉醺醺的强盗摇摇晃晃的出现在关宁暮雪前方五十米的位置。二人连忙将身体压低,生怕被他给发现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嘴里在低估着什么,暮雪便是脸色秀红的偏过头去,关宁则是脸黑不止。尼玛,这是当着自己女人的面要小解的节奏?
  是可忍孰不可忍,关宁悄悄潜伏过去,然后便在对方尿了一半的时候一掌将他给拍晕过去。
  一脸嫌弃的帮他把裤子穿好,关宁抗着这个强盗回到了暮雪身边。
  “走,找个地方逼问一下这里的情况。”关宁低声说完,便率先朝这外围走去。二人一直到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之后,关宁这才将这强盗唤醒过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刚想破口大骂上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对自己动手!可是话还没出口,一柄匕首便抵在了他到喉咙位置。
  “别出声,不然便马上收了你的小命!”关宁恶狠狠的瞪着这个强盗。
  强盗大脑瞬间清醒过来,那里还有丝毫的醉意?连小命斗在别人手里了,他敢说个不字么。
  拼命的点头,强盗满脸害怕的样子。
  关宁一脸嫌弃,就你这怂样还做强盗...什么时候,强盗的标准变得这么低了?
  关宁不知道,他挟持的这个家伙只是妖魔强盗团负责烧火的家伙。说白了就是哥厨师罢了,根本与强盗一词沾不上边。
  “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便回答什么。若是让我满意,我保你性命无忧!你可知道,你们大当家和二当家再什么地方?”
  “大当家和二当家?小的不知道啊,小的只是个烧火弄饭的下人罢了。”强盗战战兢兢,对方居然是来找大当家的?
  “...”关宁脸黑,烧火的?
  突然,关宁灵机一动,一道妙计油然而生:“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小的名叫汤琪!”
  “嘿嘿,汤琪是吧。我问你,平时的话,都是你负责这妖魔强盗团的伙食?”关宁嘿嘿坏笑起来。
  见其模样,汤琪心底咯噔一下,其实他很聪明,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关宁是想要他做什么了。
  “大侠,我不敢啦,你...你就饶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汤琪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别别别!别跟我整些没用的东西,我就问你吧,以你的能力,下个迷药什么的肯定不是问题。”
  “可是...”
  “别跟我可是!”关宁不耐烦道:“我就问你做不做?不做,我现在就杀了你,做的话,等这里的事情搞定,所有的财产我们五五开!”
  “什么!”汤琪瞬间瞪大了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五五开?什么概念?妖魔强盗团的财产有多少根本无需多说,能够得到其中的一成,后半辈子就足够衣食无忧了。如今,关宁是说五五开?
  不止汤琪,就连暮雪都微微吃了一惊。不过她什么都没说,一切听关宁的便好。
  “看你那怂样!”关宁啐了一口:“做不做,不做那我只有杀了你在找别人了。”
  话音一落,关宁手中的匕首便要往下压去。
  “别!大侠稍安勿躁,容我想想!”汤琪一个哆嗦,见关宁真的不动之后便低头挣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