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六章 越级

  关宁兴奋地点头:“不错,这些就是卡牌碎片,而且……”
  “而且什么?你倒是快说呀。”看着关宁故意卖起了关子,夕阳不禁着急了起来。
  关宁笑道:“而且我可以激活这些卡牌碎片欸,只不过现在材料不够,所以银翼还无法激活。”
  他说着又去看另外两张卡牌,却见那两张卡牌上都是些垃圾东西,他一时也不知道什么用,便不再去管它。
  “那上面是什么?”夕阳有些羡慕地问。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好像很垃圾。”关宁边说边把其他卡牌拿到了夕阳面前。
  夕阳突然‘咦’了一声:“什么垃圾?明明什么都没有好吗?奇怪,先前在我身上时还有图案的,怎么现在全都消失不见了?这些也是,银翼也是。”
  话音未落,关宁突然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夕阳关切地问。
  关宁指着头顶四十五度的地方说道:“那些卡牌都被放在了那里。”
  他扭了扭脑袋,又惊讶地说:“我的天,那好像是我的专属存储空间,它居然会跟着我的视线一起动欸。”
  夕阳激动了起来,眼里满是羡慕:“哇,想不到你竟因祸得福得到了这许多东西,真是不枉在床上昏迷三天三夜了。”
  “不过我可就惨咯。”夕阳无奈地摊了摊手,“你呀,真是傻人有傻福。”
  关宁知道这次去死亡广场夕阳也受了伤,而且杀死触龙之神可谓功不可没,但是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心中自然有些郁闷。他轻轻拍着夕阳的肩膀安慰:“放心,大不了等我好了咱们再去死亡广场转了转,我保证下次有好东西通通都给你。”
  夕阳轻笑:“你有这份心就够了,先养好伤再说。”
  “夕阳夕阳,我……我……”关宁刚躺下随即又激动了坐了起来,这次他再也顾不上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竟是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眼中满是兴奋和不可置信,甚至兴奋地手舞足蹈了起来。
  夕阳眉头轻蹙:“你怎么了这是?羊癫疯发作了?”
  “我……我越级了。”关宁一把搂住了夕阳的肩膀,把夕阳的胳膊掐得生疼,一点都不像是个病人。
  “越什么级?我看你是想被火儿烧了。”夕阳微微撇嘴。
  “我好像一下子升到黑铁一了,我现在是黑铁一的战士了。”
  关宁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把气氛渲染到了高潮。这个喜讯让两人欣喜不已,毕竟,拥有实力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夕阳的脸上挂着笑意,语气也带着满满的开心:“你小子终于开窍了,怪不得你之前好久都没有进步,原来是为了越级准备。恭喜恭喜。”
  他说罢又打趣道:“关宁同志,家里没干粮了,作为黑铁一的战士,你是不是得……”
  “等等。”关宁突然摆手打断了夕阳的话,“夕阳同志,我现在可是一个病人,你可不能这样没有人性。咦,我头好晕,不行,我得休息一会。”
  他说罢捂着脑袋躺回床上,用被子蒙住脸,自个儿乐去了。
  夕阳笑着骂了几句,带着火儿出门找干粮去了。
  几天之后,关宁的伤全好了!
  因为夕阳吃素,所以带回来的干粮大多都是瓜果蔬菜,即使有一点肉干,也都是为火儿准备的。他休养了这么些天,那些‘贿赂’火儿的‘存货’早已见底了,再没有多余的猪肉干招架火儿,于是他决定起身,去找点带肉的东西,以防万一。
  “你去哪儿?”夕阳问。
  “作为黑铁一的战士,我当然是去给你们弄干粮去。”关宁答。
  夕阳轻笑:“我看你不是去给咱们弄干粮,而去给火儿弄吧?”
  “我警告你啊夕阳同志,人艰不拆,你这样是不对的。”关宁不服气地说。
  夕阳随即又有些担心地问:“你自己去行么?毕竟你的伤才刚好!”
  “相信我,莫得问题,咱现在可是黑铁一的战士!”
  夕阳看着手舞足蹈的关宁,不由得拉下了脸:“其实除了给火儿弄猪肉干,你是急着去试裁决之剑的威力吧?”
  正得意的关宁心事被戳穿,不觉定在那里,只能干笑着。
  “算了,去吧去吧!总之小心点,早点回来!”夕阳很明显对这种脸皮厚到及至的人毫无办法。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关宁闻言立刻像小孩子一样抗着裁决之剑一跳一跳地走了,他刚走出门又转身回来,像即将出门的丈夫嘱咐自己的妻子似的说:“在家乖乖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夕阳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再嘚瑟我让火儿烧你!”
  “别别别,我错了。走了。”关宁深吸了一口气,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门。
  其实关宁有他的想法,他想弄清楚那天打触龙之神时那个梦,还有梦中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他真的是神王?可他为什么要说神王已经死了?
  “他应该只是随意说说而已的吧?神王此时就住在沙城,他身边的人每天都会见到他站在沙城的城楼上俯瞰整个世界,他高高在上,有血有肉!”
  如是想着,他不自觉地又来到了那天杀触龙之神的地方——死亡广场。
  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关宁皱皱眉头,继续前进。很快,他便走到了那个坑洞的尽头。他坐在悬崖边上,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努力回想着那个梦。
  事实证明,梦中那个人的话并不能全信,因为关宁至今都没有忘掉那个梦。而梦中的他却曾信誓旦旦地说:“我保证,你会很快忘掉这个梦。”
  关宁突然起身冲着万丈悬崖喊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知道你在这里,请你出来,解开我心中的疑问。”
  话音未落,关宁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魔法向自己侵来,但他的身体却被未知的力量禁锢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他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然后昏昏沉沉倒在悬崖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