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35章 真相

  “让我走?哈哈,你可真是搞笑得狠,你觉得你现在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吗?”狗剩显得癫狂,口水芯子喷得好远。
  关宁咬牙,这狗剩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小崽子,刚才打我打得很爽不是?”狗剩见关宁等人不敢造次,顿时胆子变得更大,凶恶的对着小虎子说道。
  “有...有种你杀了我!”小虎子也是硬气得很,要是换成别的小家伙说不定早就被吓哭了。但他就是没有,反而是瞪着双眼,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儿子。”钟姨听闻,吓得魂飞魄散,她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如果小虎子也死了,她便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关宁等人咬牙,不过暂时又毫无对策。
  “小崽子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狗剩突然瞪大了双眼,手中的匕首就要夺走小虎子的性命。
  “不要!”钟姨吓得失声尖叫。
  关宁等人就要不顾一切上前营救的时候,那柄锋利的匕首却是稳稳抵在了小虎子的心口,并未刺下。
  “桀桀。你死了我怎么办?小崽子你想一命抵一命?这样太便宜你了。”狗剩可不傻,他还要用小虎子的性命来保全自己的命。
  “小崽子,今天我便告诉你,当年你的父亲,便是老子给害死的!”狗剩突然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来。不止钟姨失身尖叫,就连关宁等人都大吃一惊!
  小虎子他爹,不是被妖兽给杀死的么,怎么又跟狗剩联系在了一起?
  “哈哈,你们很吃惊吧。”对于大家的反应,狗剩很是满意,他癫狂大笑:“马了个巴子,老子看上的女人他也敢动?不弄死他,老子这辈子算白活了!”
  小虎子惊呆了,目光失神的看着前方,脑海里不断回响着狗剩的话,自己的父亲居然不是死于意外?是被狗剩给害死的?
  钟姨也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了?
  “那一天,是我把妖兽引来的,哈哈!当时的他几近绝望,拼死抵抗。但他那点本事,随随便便来头妖兽都能吃了他。告诉你们,我就是亲眼看着他被妖兽给杀死吃掉的!那种绝望,那种无助,你们是想象不到的!”狗剩回忆起当时的事情,顿时变得兴奋不已。
  “小钟,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不允许任何男人对你有企图,占有你,哪怕你已经嫁人,我也不会接受的,所以我杀了他,哈哈,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可能在一起了。小钟,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我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不!你怎么能够这样!”钟姨被狗剩的话语吓得失去了神。
  关宁等人皆尽目瞪口呆,这都是什么鬼!狗剩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就这么心安理得的破坏了一个原本应该美好的家庭?如今还想要钟姨跟她在一起?
  “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小虎子豁然惊醒过来,他疯了,受到强大刺激的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低下头来死命咬住狗剩的胳膊。
  “啊!你找死!”狗剩疼得哇哇直叫。
  “机会!”关宁心底一声怒喝,身体猛然窜出,在狗剩和小胡子纠缠的时候瞬间夺下了那锋利的匕首。
  旋即大力出奇迹,一手一个将他们分开,然后一拳把狗剩给轰飞出去。
  “儿子!”钟姨飞扑到小虎子身边,殷红的鲜血顺着小虎子的面庞滑落下来。
  二人的纠缠,终将是伤了小虎子的脸,留下了一道可怕的伤痕。
  “妈我没事!”小虎子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目光仇恨的看着狗剩。
  突然,小虎子一把捡起了地上得匕首,猛的一记飞刀射出,好巧不巧的正中狗剩心口。
  “你...”致命的伤势降临,狗剩瞪大了双眼,艰难的抬手指了指小虎子,然后头一歪瞳孔的焦距缓缓溃散。
  “呼呼呼~”
  终于亲手手刃了杀父仇人,小虎子胸口剧烈起伏着。终于,仿佛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小虎子一头栽倒在地。
  “儿子!”钟姨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先是儿子的遭遇,又是丈夫的死因,如今仇人是死了,可是儿子脸上的伤...钟姨昏了过去,这一切对于一个普通的妇人来说,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关宁三人目光复杂而又唏嘘,将小虎子和钟姨带回了房间之后便安葬了狗剩的遗体,这一切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接连的几个小时里,三人围坐在院子里静等钟姨和小胡子醒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变得暗沉下来,小虎子毕竟是年轻人,终于是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小虎子在得知母亲无碍之后便显得魂不守舍,对此,关宁等人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情还是当事人自己走出来会更好。
  而在百公里之外的一片连绵峡谷之中,一个幽暗的洞穴里,一名斥候单膝跪在一扇石门之前。
  “禀报大当家的,三当家出去以后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斥候小心翼翼的禀报然后静静等待里面的答复。
  良久,那紧闭的石门打开,一道巍峨的身影跨过黑暗的洞穴走了出来,那两米二的身高加上魁梧的身材足以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特别是他那狰狞的面庞上有着一道骇人的刀疤。刀疤至额头斜划到右眼,如爬虫附着着一般。
  这位身材魁梧宛如巨熊一般的男子,就是妖魔强盗团的大当家:庄殿君!庄主!
  “不是跟他说了,最近几天不要出去惹事生非?说吧,他到哪里去了!”庄主的声音便是如同他的身材一样瓮声瓮气,更加给人一种来自心底的压迫。
  “回大当家的话,是狗剩那厮带着三当家他们出去的,听说是有一笔小财值得三当家出马。”斥候心头紧张得要死,连说话都是憋着一口气,生怕连自己的呼吸会对庄主不敬。真没办法,庄主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手里的人命更是多不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