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84章 三种药材

  呆呆的看着花萝那甜美的笑容,再看看那伸出来的白皙的玉手,夕阳一时间居然愣在了当场。
  关宁和暮雪顿时脸黑,你丫的要怂也不是这个时候怂吧!人家都主动了,你还这样,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当单身狗?
  花萝微微将头偏到一旁,眨眼看着夕阳,伸出来的手却是没有收回。
  暮雪顿时无语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连忙走上全去握住了花萝的玉手:“你好,我叫暮雪,他是我老公关宁,他是夕阳。呵呵,有点傻是不?你也别介意哈,他这辈子就没什么见识,见到你这样漂亮的姑娘便不知东南西北了。”
  “喂,夕阳,人家等着你呢!”暮雪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不争气的怂货,心里暗道还是自家男人好。
  “哦哦哦,对,我叫夕阳,你可以叫我小阳子。”夕阳的心悸动了,浑然没有在意暮雪刚刚说的话。
  “噗!”关宁再也忍不住了,一口给喷了出来,小阳子?你连这种称呼都想得出来?你不知道,在我前世的那个时代,这可是“公公”的称呼啊。
  暮雪和花萝也是被夕阳的话给逗笑了,花萝明显要比夕阳大方得多,或者说是因为她的单纯,没有多想什么,开心笑道:“小阳子你好。”
  花萝主动握住了夕阳的手,这下子倒是使得夕阳脸红到脖子根,头顶冒气,差点都可以烧开水了。
  “嗯,暗伤很深很深,都成这样了,也不知道你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或者说,当时你没有死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花萝神色凝重的松开了夕阳的手。
  原来,她主动握住夕阳的手是为了给他看病,关宁和暮雪顿时对花萝另眼相看了。
  “能治好吗?!”但听了花萝的话,关宁三人同时紧张了,这个名为花萝的女孩,可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啊。
  花萝沉默了,微微皱起了柳眉,这下子,关宁三人的心倒是提到了嗓子眼,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到底...能行吗?”关宁追问着,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他可是比夕阳本人还要紧张得多。
  “能!但是要医治他,需要的药材很多很多,还有一些恐怕是这个长白山里都找不到的,说明白点,运气占据了极大的因素。”花萝如实说道。
  “那能治就好能治就好!你说,需要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弄来。”关宁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只要有可能,那他便将希望无限扩大就好,那怕是去抢,他关宁也在所不惜。
  花萝也不拖延时间,直接是把最需要的三种药材告诉了关宁和暮雪。其中第一种,名为永夜之花。这是一种通体漆黑的无叶之花,仅仅只是一根一寸的根茎称托住花骨朵,其六片花瓣上,各自都有三条紫色的纹路。这永夜之花极为罕见,哪怕是生活在这长白山这么多年,她也只见过师傅医仙拿出过一枝而已。
  至于第二种,名为断魂草。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关宁三人可是吓了一跳。断魂断魂,这不是要人命的东西么?不难想象,这断魂草的威力究竟有多可怕。
  而经过了花萝的解释,关宁三人才明白,这断魂草的作用十分的巨大,而且她也有中和断魂草毒素的方法。最关键的是,她需要断魂草起到破而后立的作用。
  夕阳如今的身体和情况,对她来说近乎于已经废掉了,所以她必须要用一点手段来重新激活他身体,这也就是她所说的破而后立。
  至于最后一种,名为天烬,是一株火属性的药草。而这最后一种药材,只会出现在有水的地方,水火本就不能相容,但天烬却是不能离开水的滋养,不然不出一个时辰,天烬必然自燃化为灰烬。
  而天烬的样子也特别,宛如浮萍一样,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天烬的中央位置,有一出火红的印记,那便是它火属性的精华聚集之处。
  “嘶!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关宁三人这次是真开了眼界了。
  “医道一学,博大精深,你们没有学习过自然不会知道这些。”花萝说话倒是实诚,弄的关宁三人只能尴尬笑笑。
  既然已经弄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关宁和暮雪当即不在迟疑,准备动身前往这片林海寻找这三株药草的踪迹。
  一时间,这个狭小的木屋子里仅仅只剩下夕阳和花萝,少了关宁和暮雪,不知道怎么的,房间里变得安静下来。
  夕阳也不知道是那根弦搭错了,平时能说会道的他变成了个口吃。
  “那我就去准备准备其他的药材了。”也许是感受到屋子里的怪异气氛,花萝很想快点离开这里。说完之后也不管夕阳的反应,背上了竹篓便跃了出去。
  呆呆的看着花萝消失的地方,夕阳愣是半天回不过神来。等到回过神来之后,他一巴掌狠狠抽向了自己,同时嘴里怒骂着:“夕阳,你个怂货!还是不是个男人!”
  其实花萝并没有离开,只是觉得气氛不对,想要先出来喘口气而已。她听见了那声巴掌,也听到了夕阳嘴里的话,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男人还是蛮可爱的嘛!”花萝嘀咕一声便连忙跳下了树干,为了不失夕阳的面子,她还是尽早离开这里比较好。
  关宁和暮雪二人一边寻找这那三种药材的踪迹,一边吐槽着夕阳刚刚的样子。
  “唉,你说夕阳那家伙是不是傻,连这种机会都不会把握。”关宁啐了一口,都为夕阳感到着急。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花花肠子坏的很哩。”暮雪白了关宁一眼。
  “我花花肠子?还坏的很?好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关宁大笑一声便扑了上去,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死死的把暮雪压在地上。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试试?”关宁坏笑道。
  暮雪脸色通红,娇羞不已的瞪着关宁,这青天白日的,关宁这家伙也不知道捡点一点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