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34章 反扑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关宁冷眼看着三当家的尸体,然后在所有强盗震惊和惊恐的目光之中缓缓转过身来。单手横空举剑,剑尖从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上比划而过:“还有谁?”
  这一刻的关宁霸气之极,仿佛世间王者比拟天下一般。
  “他杀了三当家!”强盗们终于是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吓得连忙掉头就跑。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所有的强盗们化作鸟散,朝各个方向跑去。
  “媳妇,别让他们跑了!”关宁可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跑回去通风报信,话音刚落,便是迎来暮雪一个白眼。关宁想到的,暮雪自然能够想到。
  只见其翻手之际,那柄布满裂纹的水晶长弓再度出现在暮雪手中,后者将弓拉满,便是瞬间松开了手。一番动作简直一气呵成。
  凄厉的箭矢眨眼间便洞穿了一名强盗的身体,暮雪可不罢休,接连不断的利用水晶长弓将这些强盗们击倒在地。有的身死,有的重伤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直到做完这些,暮雪才悠悠的叹了口气,自己的水晶长弓经过刚刚的使用,已经变得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崩碎的可能。将水晶长弓收到自己的储物空间之后,暮雪便双手环于胸前:“剩下的交给你了。”
  “遵命!媳妇!”关宁领命,笑嘻嘻的将还有口气的强盗们解决掉。
  这些强盗,那个手里不是有着数条人命呢?就算没有,他们至少也做过丧尽天良的事情,而且当他们选择这一条路的时候,便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半只脚踏入到鬼门关中。
  关宁也不嫌弃,挖了个大坑之后便把这些家伙聚集在了一起,在暮雪无奈而又期待的目光之中,关宁把这些家伙扒了个干净,然后一股脑的将他们给埋到了地下。
  “嘿嘿,走吧,我们先回去。”关宁心满意足,然后提着狗剩的腿脖子便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很快的关宁和暮雪便看到了站在村外等候的夕阳、钟姨和小虎子。
  当三人看到关宁等人真的平安归来,顿时将悬着的心给安放下来。
  “回去再说。”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关宁扛着依旧昏迷的狗剩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钟姨的家里。
  “有地窖么钟姨?”关宁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这样做的。
  钟姨连忙点头,看着狗剩的身体,钟姨眼神复杂,当然更多的是一种淡淡的恨意。
  在钟姨的带领下,关宁、暮雪还有夕阳小虎子几人通通来到了地窖之中。将灯点亮,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窖便亮堂了起来。
  这个地窖大概也就十来个平方,里面堆着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人合力,将这些东西清理到一旁,然后把狗剩丢到了地上,小虎子冷着脸,将一桶冷水泼到狗剩脸上。
  “嘶!”有了冷水的刺激,狗剩顿时清醒过来,打了个冷颤便倒吸好几口凉气。自己的腿和手臂都被关宁给报废了,钻心的疼痛使得狗剩冷汗直流。
  “这里是那!”狗剩看到了关宁的身影,还有钟姨和暮雪这些人,顿时惊恐的不断往后退去,一直退到墙边毫无办法之后只好停了下来。
  思绪逐渐回归,狗剩联想到如今和先前,那么三当家他们...难道?瞳孔瞬间放大,狗剩吓得浑身颤抖。
  “狗剩,别说小爷我不给你机会,你把妖魔强盗团的信息告诉我,说不定我心情好,会放了你一马。”关宁大大咧咧,一副掌控你生死的模样。
  “妖魔强盗团?”狗剩一愣,终于是明白关宁的用意。
  “你把三当家给杀了?”
  关宁点头承认:“那家伙也是菜得要死,我一招德玛西亚便把他给砍翻在地。”
  这的确只得关宁吹嘘一阵子了,黑铁的渣渣也有逆袭白银的力量。
  “杀了,死了,哈哈,死得好啊。”狗剩突然变得有些疯癫,自言自语的样子看的关宁等人直皱眉头。
  “啪!”小虎子走上前去,一巴掌狠狠扇在狗剩的脸上:“关宁大哥问你话呢,你在这装什么疯卖什么傻!”
  关宁等人皱眉的看着小虎子,这小子似乎戾气不小啊,不过他们没有出声阻止,也阻止了想要上前阻拦小虎子的钟姨。有的时候,人是需要发泄的,小虎子这样做,也是为了给他妈妈报仇罢了。
  狗剩被小虎子一巴掌给抽愣了,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多少年了,自己多少年没被人打过耳光了?一时间,狗剩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想要扑向小虎子。
  可是只剩一条腿和一条手臂的他,刚刚行动便把自己给搞摔了,顿时疼得龇牙咧嘴。小虎子气急,都这样了还想教训自己?心底的怒火再也忍受不住,小虎子拳脚迎向了狗剩,小家伙力气不小,打得狗剩痛呼不断、惨叫连连。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狗剩疼得在地上直翻滚。
  小虎子喘着粗气,又是几拳几脚下去,这才起身,准备回到了关宁等人的身后。
  “好受点了么?”暮雪关心着小虎子,果然便是见到小虎子渐渐湿润了的双眼。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狗剩这厮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猛然一下扑了出来,仅剩的手掌之上多出一柄锋利的匕首。
  “小心!”关宁等人大急,可是想要出手相救却来不及了。
  狗剩将小虎子扑倒在地,用那锋利的匕首抵在小虎子的要害位置:“都别动!特么的谁动一下试试?老子要拉着他给我陪葬!”
  关宁等人大急,他们看到那锋利的刀尖已经刺入到小虎子的皮肉之中,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不!”钟姨痛呼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由于激动,身体一个踉跄,还好暮雪及时扶住了她。
  “放了他,我让你走!”关宁紧紧捏着拳头,心头更是恼怒不已,自己怎么就给了狗剩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