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83章 花萝

  当阳光显得刺眼,大地被笼罩在一层金色的朦胧之中,三人渐渐从宁静之中回过神来。
  “走吧!”关宁站起身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他已经能够自己行动了。
  抬出脚步没多久,突然,前方的树林之中走出来一道身影。灰色的长袍笼罩住她大半的身体,头上带着一顶挡住面容的帽子。背后似乎背着个什么东西,看上去还挺沉的样子。
  关宁三人目光紧紧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只要对方稍有不对劲的地方,他们便会抢先一步出手。
  也许是感应到了什么,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抬起头来,望向关宁三人。
  清秀的面庞,虽不是那般的倾国倾城,但这一副姣好的面容还是给人一种无法磨灭的印象。特别是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关宁三人,白皙的皮肤如同羊脂玉雕一般。
  “你们...你们有事吗?”她的声音很是动听,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
  关宁三人摇了摇头,开玩笑,他们可不想有事情。
  “哦...我还以为你们找我有事呢。”她露出一副可爱的笑容来,然后对着关宁三人点了点头,然后准备绕过三人的身体,朝山上而去。
  只是有一点很是奇怪,她看向夕阳的时候,那柳眉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
  关宁三人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夕阳大喊了一声:“姑娘,你要去哪?”
  关宁和暮雪一脸错愕,这夕阳怕不是看上人家了吧...
  我丢~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的事啊?
  关宁和暮雪倒是忘记了,他们两个便是一见钟情的主。
  “去山上啊!”她回身过来,视线落在夕阳的身上。
  “你不会是要去长白山天池吧!”夕阳试探道。
  “你怎么知道?”这下子,倒是她一脸的错愕了。
  “嘶!”夕阳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还真被自己给猜到了。
  “山上去不得,上面有一帮坏人,杀人不眨眼的坏人!”夕阳神情凝重,就连关宁和暮雪都跟着点了点头。
  “坏人?”她露出疑惑的神情来,看了看夕阳和关宁:“你不是骗我的吧,我看你们到像是坏人呀!”
  夕阳和关宁一口老血啊,这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这位女士!你见过像我这样,长得这么帅的坏人吗?”关宁顿时不爽道。
  “见过啊,你不就是?”她倒是认真点了点头,旋即展开笑颜道:“别闹了,我还要上天池祭奠我的师傅,再见了!”
  关宁和夕阳顿时无语,好吧,都已经告诉你了上面很危险你不听,关宁顿时不想在管这个事情。
  等等,上天池祭奠她的师傅?
  关宁三人同时脸色一变,医仙不正是埋葬在长白山天池之上吗?难道...
  “等等!”关宁大喝一声,暮雪更是闪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皱眉,心底已经开始有着一股怒火在燃烧,这三个家伙简直莫名其妙。
  “姑娘,你真的要相信我们,天池上真的很危险!我们就是从天池上下来的。”夕阳连忙解释着。
  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夕阳。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被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给看着,夕阳脸色一红,清了清嗓子接着道:“而且上面八卦阵已经启动,你现在上去很可能被牵扯进去。
  ”
  “你们真是从天池上下来的?”听到八卦阵三个字,她才神情凝重下来。
  夕阳点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待到安全的位置我们再来细说?”
  她沉默了,深深看了眼关宁三人,这才点了点头:“跟我来,去我的住所再说。”
  说完,她便开始在前面带起了路。关宁三人默默跟随着她的脚步。终于,关宁看清楚了她背后背的究竟是什么,那的确是祭奠逝者所用的祭品。
  “看来她说的应该是真的,她真的是医仙的徒弟?”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有办法医治好夕阳的伤势。”关宁在心底默默说道,不由得看向了暮雪,而后者似乎和他同样的想法,对着关宁点了点头。
  这也许是夕阳最后的希望了,不管怎么样,也一定要求眼前这个女孩来帮一帮忙。
  这一路上,四人倒是走的出奇的安静,仿佛各自都有着各自的心事一样。终于,在这片林海之中,关宁三人来到一株参天大树前。
  按照她指引的方向抬头看去,在那二十多米高的地方一间木屋搭建在此。若不仔细去看,还真难发现这上面会有一间木屋。
  “我就住在这个上面。”她说完,便顺着这粗壮的树干几个闪身爬了上去。
  关宁三人见此,没有过多的犹豫,一个接着一个上了大树,最后进入到这间空中阁楼。
  整个木屋不大,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桌椅之外便在没有其他的东西。倒是于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来说显得太过简单单调了些。四个人同时进入的话依旧会显得有些拥挤,但这并不影响什么,随意找了个位置席地坐下之后,这次倒是轮到她率先开口。
  “说说吧,你们到天池上去究竟为何,你们口中的坏人又是什么人,还有,八卦阵为何启动,你们又是如何逃出来的?”事关自己的恩师,她不得不严肃对待。
  一连好几个问题,倒是问得关宁三人一愣一愣的,倒是夕阳最先反应过来,旋即把自己三人大概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她一直默默的听着,直到夕阳语毕,她这才叹了口气,眼中隐隐有着泪光闪烁。
  “你...你怎么了?”夕阳不由得心头一紧,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关宁和暮雪对其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你丫的不用这么紧张吧。
  “没什么,就是一想到师傅直到去世都还要保护我,我的心里就很痛很痛。其实那座八卦阵是师傅为了保护我才设立的。”她深吸好几口气来调整自己的心情,然后微微一笑,伸出那白皙的玉手道:“郑重介绍一下,我叫花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