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89章 花萝的医术

  关宁和暮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时间居然忘记了要摆脱藤条的束缚。
  “这...这便是碧晴火虎的临死反扑么!”关宁喃喃自语,怎么也没想到剧情会如此的反转。
  那人终于是发泄完毕,虚弱的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碧晴火虎,突然仰天一身狂笑。那笑声很是癫狂,仿佛是承受了不该承受的一切。
  他现在很累,刚刚耗费了他很多的力量,而且肩膀上的伤口必须要处理了,不然他真的会流血而亡。
  “关宁!暮雪!”突然,身后传来了夕阳的惊呼声,关宁二人骤然回头,便是见到夕阳宛如小鸡一样被花萝给提着。
  “你们怎么来了!”关宁是又惊又喜,喜的手自己有救了,惊的是大半夜的你不和花萝温存温存,跑到这里来干哈子。
  “怂货就是怂货,给你机会你不珍惜啊。”关宁在心底吐槽道。
  若是这段话被花萝和夕阳知道了,不知道二人会不会气得掉头就走?或者说,直接改变阵营,把关宁收拾了再说?
  很快的,花萝和夕阳便跑到关宁暮雪身边,看了看那束缚二人的藤条,也不知道花萝是如何作为的,瞬息的功夫便将藤条给松懈下来。
  那人一直阴沉着脸上,看着花萝和夕阳的出现,直到看见花萝那神奇的手段之后才神情郑重下来。
  “好手段!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使用的应该是某种特殊的手法,看来你对植物的了解很深很深。”
  “你是何人,为何要对他们动手?”花萝站起身来,神色冷峻。刚刚她已经摸清楚了那藤条的特别,翻手之间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玉瓶丢给关宁和暮雪,吩咐他们把这个东西服下。
  关宁和暮雪连忙照做,很快便是惊喜的发现自己身上的那种麻痹感渐渐消失不见。
  “他是欧阳集团的人!”关宁站起身来,心下顿时有了底气,花萝的药简直就是那人的克星!
  “手段还真是不少,看你样貌,年纪应该很小才对。像你这样的天才,我杀起来也特别有成就感!”那人话音一落便单手持剑冲了上来。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眼前的这几个家伙杀掉。
  “小心!”虽然受了重伤,但那人的速度依旧十分迅猛。关宁低呼一声,持剑就要上前。
  不过还没等到他冲出去,花萝便伸手拦下了他,只见花萝从怀着取出几个玉瓶,翻手甩出,宛如飞镖一样直击那人。
  “呵!”那人冷笑一声,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些个玉瓶碰不得。他脚尖连点,想要将其躲过,不过却是惊恐的发现,那几个玉瓶在自己面前不远的位置爆裂开来。然后便是一道粉色的烟雾迸发而出。
  “糟了!”异变来得十分的突然,尽管那人拼命的闪躲,但还是有一缕粉色的烟雾被他吸到了体内。
  “咚!”直击灵魂的震动,那人脸色狂变,身体颤颤抖抖的立在了原地。
  “你的麻痹之力,连我三分之一都不及!”花萝轻笑道。那玉瓶里的东西,正是她闲暇之余利用药草研究出来的麻痹烟雾。当时用的,可是许多十分名贵珍稀的药材,所以它的效果也是达到了令花萝满意的地步。
  “杀了他!”花萝冷声道。
  关宁沉着脸点了点头,快步朝着那人冲了过去。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值得犹豫的了。
  裁决之剑的剑锋直指那人胸口,就在关宁以为即将得手的瞬间,那人猛的抬起了脚,狠狠的踹在了关宁的胸口。
  铂金强者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关宁只觉得一阵剧痛,身体便不受自己控制倒射而出,接连撞断两棵大树才停了下来。
  “噗!”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吐而出,关宁趴在地上,一时间动弹不得。要不是有着宝甲的守护,这一击足以将关宁给活活踹死。
  在场所有人皆尽大吃一惊,就连花萝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人。只见那人嘴中滚动着,紧接着便是见到血水不受控制的溢出嘴角,将头一偏,那人吐出一个东西。
  “你居然咬舌?!”花萝又惊又怒,这个家伙怎会如此决绝?
  那人并不是回话,或者说他已经无法在开口说话。只是损失了半截舌头而已,总好过今夜死在这鬼地方。
  狰狞的咧开了嘴角,那人不顾鲜血的溢出,单手一挥,无数的藤条再度破土而出,疯狂的席卷向众人。
  只是最后一刻,那早已暗中聚力的暮雪动手了。在宛如遮天蔽日的藤条之中,一道箭矢洞穿了一切,最后在那人瞪大的双眼之中无限的放大。
  “咻!”弑神之箭洞穿了他的喉咙,带起一片血雨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咳咳...”那人用那仅剩下的手掌捂住自己的喉咙,看着暮雪,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知道这女人有弑神弩,却还是在疯狂之下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生命之力迅速溃散,那人的身体轰然倒了下去。
  “结束了吗!”看着倒地不起的那人,暮雪虚弱的喃喃自语。先前的一切都太过血腥,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有他这样的举动?
  彻底平静下来,暮雪的脸色变得煞白,根本不忍心去看那惨状的现场。
  几人连忙跑到关宁的身边,花萝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灵药,连忙递到暮雪手中吩咐将其喂下。
  只见花萝手掌之上出现一层淡绿色的毫光,然后开始在关宁受伤的位置处理起来。
  肉眼可见的恢复速度,关宁三人瞪大了眼,这便是花萝真实的能力么?这简直可以用神乎其神一词来形容。
  “花...花萝,你这一手简直生死人肉白骨了。”关宁惊叹道。
  花萝没有答话,医者一道,在治疗伤者的时候,她的全部身心都已经投入到其中。
  将关宁和暮雪的伤势都处理好之后,花萝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关宁目光落在那人和碧晴火虎的方向,然后跨着步子一步步朝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