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四章 梦

  二人一兽不快不慢的前进着,前边忽然出现了一个断崖,再也没有了前进的路。
  夕阳探头看了看,然后把一块石头踢到了悬崖下。
  等了好久,二人才听到了一声闷闷的响声。他抚摸着火儿的小脑袋冲对关宁说:“没路了,回头吧,看看另一条路会不会有新的发现!”
  “等一下!我总感觉那边有什么东西!”
  关宁犹豫了片刻,然后拎着随身携带的短剑向断崖边上走去。突然间,在断崖处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那庞然大物足足有五个人那么高,黄色的皮肤,绿色的眼睛,几根沾满鲜血的触角表明它绝非善类!
  关宁毫不迟疑地冲了上去,他把它当做了峡谷中的野怪,抡起短剑便向它劈去。
  “快,火儿快去帮忙。”夕阳边指挥火儿上前助战,一边在后边暗念咒语,打出一颗又一颗的火球,尽数朝那怪物身上砸去。
  关宁心想这它星星就是的河道蟹!?“这就是邪恶钳虫吗!?”关宁大声问。
  “不是。”夕阳眉头轻蹙,“这东西好像比邪恶钳虫厉害很多。”
  三人卖力地攻击着这不知名的怪物,但令人绝望的是除了关宁的短剑砍在它的身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外,火儿的三味真火和夕阳的火球竟对它一点都不起作用。
  “夕阳,你不是会放毒吗?”关宁向夕阳大喊。
  几乎在同一时间,夕阳咒语暗念,一枚绿色的火球在指间升起。他把绿色火球费力朝那怪物砸去,然后冲关宁比了个‘OK’的手势。
  关宁见夕阳已得逞,他将短剑高高举起,忽然觉得从心底升起了一股炙热的力量。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手中的短剑也渐渐变成了红色,
  “烈火剑法,你竟领悟了烈火剑法?”夕阳不由惊呼了起来。
  关宁不知道什么是烈火剑法,他只是将全身力气聚集到了短剑之上,而短剑竟突然燃起了红色火焰。他爆喝一声,将带着烈火的短剑狠狠捅在了怪物身上。
  然而那怪物只是略微晃了晃,对他的伤害似乎不大。
  但饶是如此,烈火剑法也让怪物感到了些许痛感!只见它剧烈地抖动着庞大的身躯,无数触角同时伸了出来,在空中挥舞着。
  忽然,怪物喷出了一口热浪,关宁,夕阳和火儿同时受到它的攻击。
  “不好,我好像中毒了。”
  夕阳说罢连忙去看关宁和火儿,但见关宁此时被困在原地无法移动,胸口竟满是血洞。鲜血汩汩地流出,看上去触目惊心。而毒对火儿的影响不大,但它的攻击对怪物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关宁撑住,我给你疗伤!”
  夕阳不顾毒液在体内疯狂蔓延,连忙念起了咒语,一道道绿光缓缓没入关宁的眉心,关宁只觉得早已麻木的伤口渐渐变得疼痛,他知道,这是好转的征兆。不多时,关宁摆脱了禁锢,瘫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法术攻击对这家伙起不了任何作用,要打败它只有靠你了。”
  夕阳知道,现在所有的重任都落在了关宁一个人身上。可他也知道,关宁是那种永不言弃的可靠战友,他越是这样说,关宁就越会去拼命。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关宁说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短剑又燃起了烈火。
  “我无法攻击,但可以给你增加增益状态。宁,记着,我永远都在!”
  “好!”
  关宁说罢转身运用起刚才无师自通领悟的烈火剑法,一剑一剑砍向怪物。沉闷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怪物的身上终于被扎出了伤口。伤口越来越多,它的血液也越流越多,不多时,关宁满身是血,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忽然,怪物巨大的身躯再次剧烈抖动了起来,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叫声。
  “宁,小心,这是它临死前的最后一击!会暴击!”夕阳紧张地大喊,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为关宁疗伤,一张脸已苍白如纸。
  然而关宁此时已经杀红了眼,根本没有听到夕阳说的话。他只是机械地挥着短剑,一剑,两剑,三剑,无数剑。短剑一次次的带着破空的风声,带着关宁的怒意重重的劈向那巨大的身躯!
  恍惚中,关宁的身子突然轻了起来。他渐渐漂到半空,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裁决之剑,将那庞然大物的脑袋砍了下来。
  “裁决之剑?你……你是神王?”
  关宁的眼中满是羡慕,他崇拜神王,在他短暂的记忆中,也只有神王才有这样的本领。传闻,神王的本领出神入化,任何抵抗在他面前就好象一个孩子的拳头,只有抵抗的架势,却丝毫没有抵抗的力量!
  “是,也不是。”那人如是说着,眼中竟带着些许萧条之意。
  “什么意思?”关宁问。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神王!”那人笑着,但那笑容却比世间任何笑容都要苦涩,他缓缓说道,“你想成为神王吗?”
  关宁摇了摇头,又重重点了点头。他当然想成为这个世界的神王,但在他的内心最深处,还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想?还是不想?”
  那人慢慢把脸慢慢凑近了关宁,关宁随即看到了那人的脸。不是很英俊的脸庞,但却棱角分明,脸上写满了坚毅。他的脸,竟跟关宁的脸一模一样!
  关宁怔住了,他傻傻地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我是死是活?夕阳和火儿有没有事?你又是谁?为何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那人听到这一连串的问题忽然像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般笑了起来,笑弯了腰,笑出了眼泪。
  他笑了很久,才重新站起来冷声道:“神王早已和祖玛教主同归于尽了,甚至连尸体都不复存在了。也许,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神王了。”
  “你胡说,你就是神王!”关宁不服气地反驳。
  那人却又笑着说:“这只是你的梦而已。而且我保证,你很快就会忘掉这个梦。”
  话音未落,那人竟突然没有了影踪,一如从未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