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60章 妥协

  夏木祈猛得一拍狼背,身体冲天而起,翻手之际一枚利刃激射而出,准确的打在了正准备偷袭关宁的裴天风身上。
  “啊!”遭受如此重击,裴天风顿时痛呼一声,骇然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口出现的利刃,连头都来不及回,身体便轰然倒了下去。
  突然发生的异变迫使原本正在战斗着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转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刚好落地,然后正一脸坏笑的大步走来。
  关宁三人皱眉,这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又是谁?为何又要出手相助?而雇佣兵一众则是恶狠狠的盯着这名中年男子,仿佛要生吞活剥了他一般。
  “阁下是谁?为何要杀我的人?”龚啸天咬牙切齿,要不是感受到对方身体上隐隐传来的压迫感,他哪里还会跟他有废话可讲?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伙该死。”夏木祈一副淡然的模样。
  龚啸天瞳孔微微一缩,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提刀的手:“阁下这是要与我们为敌了。”
  “这个得看你们。”夏木祈说着说着便把目光投向了关宁三人,嘴角微咧,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小子,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躲在胡烈他们身边哩。”
  “嗯?”关宁三人心中一突,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说话的声音似乎又一点熟悉啊。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关宁抱拳道。
  “夏木祈。”夏木祈怪笑:“记住这个即将剥夺你们生命的名字。”
  关宁豁然惊醒,他想起来了,这个声音不正是先前拍卖场里面的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吗?
  “哦?想起我来了?”夏木祈看出了关宁面目表情上那细微的变化,怪笑声不由得放大了些。
  “阁下这是来报仇的?”关宁咬牙,果然还是被人家惦记着了啊。
  “把你们身上的宝贝都交出来,我可以不杀你们。”夏木祈却是避重就轻。
  “呵~”关宁冷笑,这个叫作夏木祈的怕是个傻子吧,这种话只有傻子才信。
  “等等!阁下,你和他们三人有仇?”龚啸天听出了一些门道,顿时有些不可思议。
  夏木祈点头,目光不耐烦的落在龚啸天身上。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动我的人?”龚啸天很是不解,尼玛你跟关宁有仇,你杀我的人搞毛线啊。
  “因为他想杀他,他只能我来杀,其他人,不可以。”夏木祈指了指地上的裴天风,接着又指向了关宁,意思是关宁三人,是他的猎物,别人休想动。
  “混蛋!你老糊涂了是吧!”龚啸天被夏木祈的话给气笑了,这人是不是智障?不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
  “咻!”一道利刃划过一道残影,然后准确无误的划破了龚啸天的右脸,顿时鲜血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感受到脸颊上传来的刺痛和热流,龚啸天心下骇然,刚刚那一击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就无法反应,如果这一击是刺向他的要害,那后果...
  “滚吧!十息的时间,不然你们统统都要死!”
  霸气十足,夏木祈那冰冷的目光扫过雇佣兵团的每一个人,肆无忌惮的杀意迸发而出,直接是让他们脚底生寒。龚啸天猛的咬了咬牙,他已经明白自己不会是夏木祈的对手,既然如此,送死的事情他也不会去做,当即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命令手下带着裴天风的身体快马加鞭的跑了。
  一直跑出了好远,雇佣兵的成员们才不甘的停住了脚步。
  “头儿,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龚啸天脸色阴沉得吓人,微微沉吟片刻:“我们分散开来,看看那几个人的结果究竟如何。”龚啸天不甘心,煮熟的鸭子飞了不说,还损失了一员猛将。
  “桀桀!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吧。”夏木祈怪笑一声,然后盯着关宁三人。
  关宁三人头疼不已,这尼玛刚刚赶走一群狼,如今又来了一头猛虎,这日子到底还要不要人过了?
  “前辈,先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一下?”关宁深吸口气,不得已之下只能放低自己的姿态。
  “桀桀!你倒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夏木祈感叹一声,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个叫关宁的家伙。其实嘛,他们之间的恩怨并不大,只是一场拍卖会多花了三千万灵石而已嘛...夏木祈独自想着。
  “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然后我便放了你们。”夏木祈依旧是先前那句话。
  关宁咬牙,与暮雪、夕阳二人对视一眼。这夏木祈应该是十分强大的对手,能够出现在钻石级别的拍卖场,说明对方至少是铂金以上的可怕实力。也有可能,这个名为夏木祈的家伙是一位钻石级别的超级强者。不论是哪一个级别,都不是现在三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关宁三人都明白自己与夏木祈之间的差距,白银与钻石,那根本就不是数量能够起到作用的!
  “我的灵石储值卡被人偷走了。”关宁妥协了,不是不敢硬拼,只是没有必要送死。
  “嗨!小伙子,给你机会你别不好好珍惜啊,这种骗三岁小毛孩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夏木祈一瞪眼,恶狠狠的盯着关宁。
  关宁哭笑不得:“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可以去问胡氏集团的二位公子,他们也正在帮我查究竟是谁偷走了我的灵石储值卡。”
  夏木祈盯着关宁良久,从关宁的表情里,他可以看出关宁说的应该是实话。摩搜着下巴,夏木祈无奈耸肩:“连老天都要你们死...看来你们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话音一落,夏木祈手中突然出现了三把利刃,森森寒光,直逼关宁三人心头。
  关宁咬牙,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夏木祈,夕阳和暮雪同样如此,就连火儿这家伙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地狱的召唤。
  战斗一触即发,生死,很可能便在瞬息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