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77章 鬼打墙

  “休要逃走!”欧阳明的手下们见关宁三人撒腿就跑,顿时气急,心中暗道这三个家伙也太没节操了,哪有一见面就散人的?
  关宁瘪了瘪嘴,不跑才是傻子好吧。脚下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很多,三人朝着医仙生前所居住的木屋跑去。
  至于为什么,关宁自己都不知道,就好像是慌不择路但又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般。
  始终是因为背着夕阳的缘故,关宁的速度并不能施展到极致,而欧阳明的手下们距离关宁三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欧阳明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看着宛如过街老鼠一样的关宁三人,顿时心情舒畅无比。这些个敢跟自己作对的家伙,没有一个人能逃出他的掌心。
  白衣一直跟随在欧阳明身边,倒是没有随着那些黄金级别的战士一同追击。人家好歹也是这里最强的存在,多多少少还是要些面子的。
  关宁三人心中不由得焦急起来,心中已经升起了拼死一战的念头。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只能这样做了。
  漆黑的夜空,雷霆依旧在不断的奔腾着,阴冷的风咆哮着,欧阳明皱了皱眉头,总感觉这里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给人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关宁身上能够感受到背后那惊人的杀意,豁然之间,关宁低吼一声,猛的转身,单手一剑给横劈出去。
  那距离关宁最近的黄金级别强者没有想到关宁会突然反击,感受到裁决之剑的锋利,顿时激起一身鸡皮。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存在,这名黄金级别的强者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裁决之剑的剑尖贴着他的胸口划过,仅仅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关宁暗道可惜,在对方愣神之际再度转身,拼了老命的朝前跑去。
  “该死!”黄金强者懊恼不已,翻手之际手中多出一条皮鞭,这条皮鞭足足七八米长,黄金强者饱含愤怒的一鞭抽向了关宁。
  黄金强者这次出手实在是太快了,导致关宁一时间无法闪躲,顿时凄厉的惨叫盖过了滚滚雷声。
  只见夕阳的屁股上一条血淋淋的印记,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就这么准,直接抽在了夕阳的屁股上。
  火辣辣的疼,无法忍受的疼,屁股开花的夕阳再也扛不住,一口咬住了关宁的肩头,顿时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喊声盖过了雷霆。
  “夕阳,你混蛋!给我松口啊!”两个大男人在夜空下眼泪汪汪,可怜至极。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夕阳嘴里含着关宁的肩头肉,嘴巴含糊不清道。
  “放屁,给我松口,再不松口我就...就...”
  天空之上,一道雷龙怒劈而下,刹那之间,天地皆尽混为一片银色。
  众人的眼中被璀璨的银色所充斥,陷入了短暂的失明情况。
  片刻之后,众人的双眼再度恢复了清明,关宁揉着有些发胀的双眼,突然,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他被眼前的现象给惊呆了。
  夕阳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觉间松开了自己的嘴。
  “这里是那?”夕阳不由自主的呢喃道。
  眼前的是一片泥泞之泽,一眼看去,简直瞧不见尽头一样。
  这哪里还是原先的长白山天池?这分明就是个...
  关宁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突然,关宁想到的什么,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的身边,除了夕阳以外,便再无一人存在。这也就是说,不仅欧阳明的人不在了,暮雪,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了。
  “暮雪!”关宁焦急的大喊着,可是除了这一片泥泞之泽外,那里有暮雪的影子呢。
  夕阳同样的脸色难看,刚刚一道雷霆落下,一切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难道,我们到了阴曹地府里面?”夕阳满脸的绝望。
  “啪!”关宁神色一凝,然后毫不犹豫的一掌扇在了夕阳受伤的屁股上。
  “啊!”惨绝人寰的惨叫再度响彻开来,在这片泥泞之地无限传播下去。
  “疼吗?”关宁明知故问。
  “你大爷的,要不让你屁股开花试试!”夕阳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关宁眉头深深皱起:“既然疼,那么我们还没死,只是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难道是那雷霆劈中了我们,我们便穿越了?”
  如今想来,恐怕也只有这个可能。
  “你小说看多了?”夕阳眼角依旧挂着泪水,目光却是看着关宁的肩膀,似乎有某种邪念在算计着。
  夕阳的眼神毫无掩饰,吓得关宁连连退了好几步,一不小心踩到沼泽之中,顿时,强猛的拉扯力席卷而来。
  “救我!”关宁拼命的挥舞着双手,但却没有东西能够给他带来帮助。
  夕阳也是被如此情况给吓了一跳,一跃而出,堪堪的拉住了关宁的手臂。屁股上的伤势疼得夕阳再度眼泪汪汪,但他没有松手,加上火儿和银翼的帮助,终于是把夕阳给拉了上来。
  两人皆尽气喘吁吁,一脸心有余悸满眼惊恐的样子。这里,简直就是个要命的地方啊。
  而另外一边,暮雪同样是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一片连绵的山峰,一眼看不见尽头,这里,除了她和白雪以外便只剩下这些山峰。这里,似乎是一片死地,没有一丝一毫生的迹象。
  暮雪拼命的呼唤着关宁和夕阳的名字,回声不断在山峦之间徘徊,但她却得不到丝毫的回应。
  欧阳明和白衣身处一片汪洋大海之中,除了自己脚下的这一小片土地之外,一眼看不见尽头的全是海水,海水毫无波澜,甚至是比死海还要平静的多。没有风,甚至都看不到太阳的影子,一切静的很是可怕。
  “夕...夕阳!”如此可怕的环境里,关宁突然联想到了什么,加上先前的一个个诡异的感受,关宁浑身一个哆嗦,身体不受控制的靠夕阳更近了一些。
  “干嘛!”夕阳嫌弃的看着关宁,你一身泥巴靠什么靠啊。
  “你,听说过鬼打墙么!”关宁目光恐惧的看着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