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50章 命运

  “我看还是由我来说吧!”也许是夕阳看出了关宁心头的怒火,所以他思量片刻,决定由他来完成这个事情。
  胡烈和胡苏同时看向夕阳,旋即点了点头。
  “你们这里的鉴定大师尊老,他威胁我们,如果不交出那张他想要的卡牌碎片,我们便不能活着离开这座城市。”夕阳语气平淡,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哦?”胡烈和胡苏对视一眼,旋即示意夕阳能够详细的说明当时的过程。
  夕阳点头,便把当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托盘而出。
  而在外守候的尊老则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一击必杀了三人。
  “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那这件事情我代表我们恩格列拍卖场对您,还有两位道歉。”胡烈听完,便郑重的对着关宁三人弯腰示意。
  关宁三人一惊,这胡烈到底耍什么花样?仅仅只是一方的言论便认定了结果?
  “大哥!你这是?!”胡苏很是不解自己的大哥为何要如此。
  “二弟,我之所以相信这位先生的话自然是有原因的。”胡烈接着道:“其实,尊老这家伙背地里干过不少这样的事情。”
  “什么!他敢?”胡苏惊叫道。
  “我掌控着整个恩格列拍卖场,这里的一切又怎么逃得过我的眼睛?”胡烈摇了摇头:“我说的这些都是有确凿的证据。”
  “该死的老东西,胆敢破坏拍卖场的规矩,大哥,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胡苏怒气冲冲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对此,胡烈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关宁盯着胡烈那深沉的眼睛,突然觉得这个家伙很不简单。
  “既然你愿意相信我们,那我们便告辞了。”关宁双手抱拳,旋即起身便要离开。
  “关兄,你不是想要去宗师级别的拍卖场吗?”胡烈连忙喊道。
  “不去了!你们恩格列拍卖场我高攀不起,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关宁玩味道。
  “不不不!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我郑重邀请您参加我们恩格列宗师级别的拍卖会,这是恩格列拍卖场的黑金卡,见卡如见我,以后所有的恩格列拍卖场都会为您服务。”胡烈从怀中取出一张黑色金边的卡片,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大字:胡氏集团,恩格列至尊卡!
  “这...”一时间关宁三人愣愣的,这胡烈似乎是真心道歉的。关宁甚至觉得,自己先前对他的误会是否太深?
  “关宁,那就接着吧。”夕阳轻吸口气。
  不过关宁却是没动。
  胡烈无奈一笑,转头看向暮雪:“嫂子,你就劝劝关兄呗!”
  暮雪白眼一翻,她才不管这些,关宁想怎么做她都无条件的支持。
  关宁叹了口气,旋即接过胡烈送来的卡片,他之所以接受,正是因为胡烈的那句嫂子。他在意的便是这个,而这一点也正是胡烈聪明的地方。
  没有这点眼力劲,偌大的恩格列拍卖场会交到他的手里?除非他胡氏集团无人可用!
  “关兄,夕阳兄弟还有嫂子,宗师级别拍卖场差不多也要开始了,不如我们一起过去?”胡烈满脸笑意的邀请道。
  关宁点头,说来也是搞笑得狠,明明就是有点纠葛,如今却是走到了一块。于是四人同行,一起出门房间。
  门口的银甲守卫们惊奇的看着关宁三人,再看看他们的BOSS,好吧,希望这三位不要记挂他们才好。
  至于尊老,关宁三人出来以后便没有见到了。关宁也不想多问,毕竟这也算是别人的家事。
  在胡烈的带领下,关宁三人似乎成为了焦点。与先前一比较简直是天上和地下。
  终于,在一扇富丽堂皇的大门前,四人止住了脚步。门前的接待很是恭敬,施礼之后将门打开。
  出现在三人眼中的又是一个装修极为奢华的房间,房间的一面是一扇落地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窗外的事物。
  “坐在这里,便能够安心的等待拍卖会的开始。”胡烈笑着为几人倒了红酒。
  关宁来到窗前,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拍卖台,视线逐渐转移,关宁看到一扇扇和他们房间一样的镜面玻璃,无法看到玻璃之后的任何东西。
  关宁秒懂,不由得佩服恩格列拍卖场的心思缜密。想这种级别的拍卖场,买家可是很在意自己的隐私,毕竟谁也不想得到了宝贝还要被人给惦记着。
  四人随意的在房间里闲聊着,随着一声钟响,那拍卖台上出现了一道身穿礼服的身影。紧接着,关宁便是惊奇的见到,一个个身穿璀璨亮银色铠甲的战士从秘密通道走了出来,旋即分开,坐落在拍卖场的角落之中。
  关宁数了数,一共有十二位之多!
  “为了保证拍卖场的安全和次序,这十二位铂金级别的战士加上阵法的辅助,合力一击足以堪比钻石强者的最强一击。”胡烈有些自傲,如此手笔,的的确确让他有自傲的资本。
  “当然了,真正坐镇拍卖场的长老可是不会轻易现身的。”胡烈神秘一笑,似乎是在展示他们胡氏集团的强大。
  关宁瘪了瘪嘴,你再牛掰跟我有什么关系?胡烈脸色一僵,你丫的给点面子不行啊?
  宗师级别的拍卖场准备待续,而另外一边,一个昏暗的小黑屋里,尊老四肢被束缚着,如同十字架一般动弹不得。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全部都是血淋淋的印记。
  “老家伙,要不是看你侍奉我胡家这么多年,今天我必然将你剁成肉泥喂狗!”胡苏甩了甩手上不小心沾染的血迹,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尊老:“来人呐,把他丢出去,从此除名于胡家,终生不得录用。”
  胡烈的一句话,便彻底的改变了尊老的命运。
  命运还真是弄人!刚刚还能决定他人生死的尊老,如今也落得个同样的下场,这是命运的报复?还是他人的诅咒?
  也许,这便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的最好诠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