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86章 再遇

  夕阳被关宁怼的哑口无言,自己像个娘们一样?咬了咬牙,夕阳很想冲上去跟关宁较量较量,只是想想自己如今的状态,最后还是算了忍忍吧。
  “觑!德行。”关宁憋了一眼夕阳,然后拉着暮雪准备离开。有些事情,也不能太毒嘴了不是?以免夕阳真的就此颓废掉了。
  暮雪犹豫了片刻,丢下一句关宁说的是对的之后便离开了这间小木屋。
  空荡荡的小木屋里,再度只剩下夕阳一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而另外一边,花萝背着关宁三人独自来到了长白山天池,这里是她曾经居住和学习的地方,只是医仙去世之后她为了减少自己的伤感才独自一人搬到了山下。
  神情凝重,花萝看着眼前的一切,师傅一直到去世之后都还在为她操心,设下这座八卦大阵保护着她。不知不觉间,花萝的眼角湿润了,强忍着心中的悲痛,花萝转身下山而去。
  “也不知道要花多久才能找到永夜之花和天烬...”关宁有些惆怅,特别是夕阳刚刚的样子,作为兄弟,他又何尝不为此而心疼?
  “放心吧,我觉得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找到,女人的直觉可是很可怕的。”暮雪牵紧了关宁的手,二人漫步在林海之中,而银翼和白雪也没闲着。特别是白雪,这么多年来都居住在这片林海之中,对这里的环境掌握的也十分的清楚。
  这一路既漫长而又枯燥,关宁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和脖子,长时间的低头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天色渐晚,关宁和暮雪一无所获的背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回去吧,晚上视野更加不好。”暮雪心疼的为关宁揉着脖子。
  关宁默默咬牙,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真的只能等到天亮了。稍稍休息了会,唤来银翼和白雪之后,关宁二人踏上了回去的路。
  走着走着,关宁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露出猥琐的神情:“媳妇,你说那间木屋子那么小,怎么可能容下我们四个人呢?”
  暮雪眉头微微一挑,她虽不明白关宁想说什么,但看那猥琐贱贱的笑容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要不,我们别回去了吧,让夕阳和花萝住小木屋就好。”关宁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扩大。
  “噗!你不至于吧!”暮雪喷了一口,突然掐住了关宁的耳朵:“说,你们以前是不是老干这种事情?还有你,看不出来你花花肠子坏的很啊。”
  “那有那有,我这都是为了夕阳嘛,你下午也看到了,他那个样子,我这不帮帮忙,他不是要废掉了?”关宁求饶道:“媳妇,先松手先松手,我们有话好好说。”
  暮雪娇哼一声,不过还是松开了关宁的耳朵。没有起身,暮雪的声音低如蚊鸣:“那我们,晚上住在哪?”
  关宁乐了,坏笑的在周围看了看,此地就是一片林海之中,为了安全,恐怕只能选择上树去住了。
  “就这棵大树吧,你先休息会,我来把风。”关宁手指向一棵参天大树。
  月黑风高夜,一股冷流冲天而降流窜到这片大地之上。冷静监视周围情况的关宁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紧了紧自己的衣服领。
  看了看身旁依旧熟睡的暮雪,关宁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件大衣,然后将它盖在了暮雪的身上。
  有的时候,男人的温柔是无法取代的。
  暮雪可爱的皱了皱鼻子,也许是身边有着关宁的原因,暮雪睡得特别的安心与安稳。
  关宁静静的凝望着熟睡之中的暮雪,有妻如此,此生倒是无憾了。
  “也不知道夕阳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霸王硬上弓?嗯...依我看他估计不行...怂货一个!”关宁在心头暗笑道。
  “沙沙沙...”远处,细微的脚步声逐渐传来,白雪第一个反应过来,嗖的一下跳到了关宁的肩膀上凝望着某一个方向。
  “怎么了?!”关宁神色一凝,压低了声音。
  “叽叽叽!”
  关宁脸黑,不过还是顺着白雪指引的方向看去,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不过他相信白雪的感知能力,将身体压低了些,借助树干来掩饰自己的身体。
  约莫三分钟左右,一道黑影出现在关宁的视线之中。如此深更半夜的,能出现在这里的岂是凡人?
  关宁紧紧的盯着这道黑衣,待到他走近一些之后,关宁的瞳孔狠狠缩了一缩。
  “欧阳集团的人!他们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关宁心头震动,而且这个家伙,并不是先前自己遇到的那批人中的一个,难道欧阳明还派遣了更多的人手?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岂不是依旧危险?
  干还是不干?一时间关宁心底很是犹豫。如果对方只有这一人倒还好说,如果是一群,那自己干掉对方一定会打草惊蛇。
  “该死!谁能给我出出主意?”关宁简直哭笑不得。
  “吼!”突然,一声低沉的,充满威胁性的野兽吼叫声响起。这一声吼太过突兀,倒是吓了关宁一跳。
  而树下那欧阳集团的人停住了脚步,目光凝视着从黑夜里走出来的身影。
  暗红色的皮甲之上流转着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结实壮硕的肌肉线条,锋利的虎牙裸露在外,一双炯炯有神而又凶残的双眼正盯着那欧阳集团的人。
  “呵...碧晴火虎么,还真是难得遇到。”欧阳集团的人咧嘴笑道。
  碧晴火虎,一种高阶的火属性妖兽,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和敏捷的速度。如果硬要给它划分一个等级的话,它的实力足以堪比黄金巅峰的超级强者。
  碧晴火虎的怒吼还惊扰到了熟睡之中的暮雪,后者眉头一皱,瞬间便睁开了双眼。只是暮雪的行动有点大,导致树下那人抬头看了看,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原来还有苍蝇藏在这上面。”
  “哎,看来不拼不行了。”关宁低叹一声,翻手之间便取出自己的裁决之剑,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