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49章 身份

  如今整个战场上只有关宁一人还有再战之力,可是他如今的情况也是最糟糕的。
  瞳孔被血色所渲染,关宁顾不上自身的安慰,只想着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夕阳和暮雪救出去。
  关宁整个人宛如疯魔了一般,烈火剑法胡乱的劈砍着,根本就没有丝毫想要防御的意思。
  这样的关宁,一时间居然让那些银甲护卫束手无策。
  “关宁不用管我们了!你快跑!”夕阳嘶吼着,双唇被他自己给咬的出血。
  暮雪同样是双眼充满了雾水,心疼不已的看着关宁。
  “你们还再犹豫什么!连个黑铁的渣渣都解决不了?难道非要老夫亲自动手?”尊老愤怒的嘶吼着。
  银甲守卫们一个个汗颜不已,关宁明明就是黑铁级别无疑,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的奇妙。仿佛是有着一双无形的大手正操控着他,使得他的境界十分的奇妙。
  “小子,一切也该结束了!”一名银甲守卫怒吼一声,手中长枪直捣黄龙。
  这一招几乎是用尽了银甲守卫的全力,他有信心能够彻底重伤关宁。
  然而,面对这凄厉的攻击,关宁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平静,除了他那通红的双眼外,一切显得十分的平淡。
  可就是这个状态下的关宁,他突然动了,脚尖一动,身体诡异的在场地画了个半圈,然后手中裁决之剑猛的刺出,如毒舌吐信一般刺中了银甲守卫的右胸,顿时鲜血飞洒,惨叫连连。
  “嘶!”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关宁的状态,他居然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突破了!那个气息,分明就是白银级别强者所带有的气息!
  一连突破黑铁,跨过青铜,关宁居然突破到了白银四的实力!
  “怎么可能!”哪怕是身为黄金级别的尊老都惊呼出声!没有哪一个人能够做到一次跨过一个等级的突破!
  那怕是神王,都没有传出过这样的伟绩!
  关宁恍若未闻,呆呆的直立在场中,那股奇妙的意境渐渐离他而去,他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眼色。
  “突破了?这便是白银强者的力量?”关宁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最后由衷感叹道。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他擒拿下来!”尊老坐不住了!关宁身上发生的事情太过神奇,加上他一身的宝物,使得尊老更加坚定了决心。而且,尊老也开始担心起来,这个关宁不会是那个大家族里的太子爷吧。
  尊老越想便越心惊,果然选择自己动手!
  尊老动了,锋利的双爪再度出现,只是他刚刚有所行动,一声大喝将他给制止下来。
  “通通给我住手!”
  熟悉的声音,里面夹杂着怒火,尊老不敢不从,哪怕是他地位非凡,也只能硬生生的止住身形。
  众人皆尽转头看去,只见两名年轻人正满脸怒意的大步而来。其中一人,关宁三人见过,正是先前在那酒店里面发生碰撞的胡烈。而另外一人,和他样貌有着八分相似,不难猜出二人有着浓郁的血缘关系。
  “是他?!”关宁心头计较,能够让这些守卫包括尊老都听命的人物,难道是这恩格列拍卖场的人?
  “哦?居然是你们?”胡烈看清楚关宁三人之后表情变得诧异:“你们来我恩格列拍卖场闹事?”
  “大哥,你认识他们?”胡烈身旁的男子好奇道。
  “有过一些渊源...”胡烈沉吟片刻,老实说道。旋即看向关宁三人,特别是对暮雪说道:“你们真的是来这里闹事的?”
  尊老顿时心头一紧,这三个家伙居然认识大少爷?只是不知道他们和大少爷究竟是什么关系!
  “哼!”关宁冷笑:“闹事?我特么吃多了来你这里闹事!”
  “那这是为何?”胡烈皱眉,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在刚刚,他和二弟来到恩格列拍卖场,便被大厅的人流给吸引了注意,稍稍打听一下,便知道有关内廷里的情况。
  开什么玩笑!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有人敢来闹事?这下子可把胡烈和胡苏气得不轻,推开人潮,便是见到关宁三人被包围制伏的情况。
  胡烈提问,尊老顿时急了:“大少爷、二少爷,这件事情就交给老夫去办,你们还是去招待贵客要紧。”
  “来人啊,把他们统统押下去,若有反抗,直接杀了便是。”尊老立马下令。
  银甲守卫再次出动,不过胡烈却是低喝一声:“慢!”
  “我想问问,你也不急于一时。”胡烈还是很有礼貌的。
  “我就想问你,就为了酒店那点破事,你就敢来我恩格列拍卖场闹事?”
  “放屁!”关宁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想你们堂堂恩格列拍卖场名气甚大,居然也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你说什么?”胡苏也怒了。
  “我说什么?你还好意思反问我?不要脸的恩格列拍卖场,为了谋取私利,故意...”
  关宁话还没有说完,尊老便闪身一掌将他接下来的话给震碎在肚子里。
  “住手!”胡苏和胡烈岂容尊老胡闹?暴喝一声便齐齐出手将尊老挡住:“你这是做什么?”他们二人不傻,稍稍看出了点事情的蹊跷,尊老似乎有点不让关宁开口的意思?
  “咳咳咳...”关宁受到攻击,体内气血躁动不已。
  尊老有些讪讪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无奈退开了些。
  “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这里可能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谈谈?”胡烈建议道。
  关宁咬牙:“随便你怎么办。”
  于是关宁三人重新来到了那先前的房间,只是这次,只有关宁三人和胡烈胡苏两兄弟。
  “你们就不怕我们三人临死反扑?拉你们下水?”关宁冷笑的看着对面的胡苏和胡烈。
  “你恐怕不会...”胡烈自信一笑:“现在可以我们好好谈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Ps:今天又做了一次二更兽,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