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十章 美女

  关宁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可以用灵石到这里购买想要的卡牌,也可以用对自己无用的卡牌换取灵石。只是这价钱嘛,还得由人家定。
  “走吧,我们进里面看看,顺便了解一下现在的行情。”
  关宁说罢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和夕阳并肩走进了交易行。跟银行的配置一样,交易行里有个不大不小的前台,接着便是四个窗口。许是生意惨淡的缘故,前台并没有人站岗,四个窗口也只有一个窗口在办业务。再往里则是像超市一样的收银口,极目望去,里面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货物,有各种食品用品,墙上还挂着各种卡牌。
  “我靠,这明明就是银行和超市的结合品。”关宁不禁感叹。
  窗口前,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打着瞌睡。夕阳走近轻轻敲了敲窗口玻璃,笑着问:“请问,现在还办理业务吗?”
  “要办理什么业务?”工作人员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卡牌兑换灵石。”关宁答。
  工作人员这才揉了揉眼睛说:“拿过来吧,我先看看是什么卡牌。”
  关宁对她的服务态度有些不爽,但也无可奈何,随即从特有的存储空间将两张卡牌拿出来递了过去。
  那工作人员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然后有些不耐烦地说:“两张卡牌一共十五灵石,换不换?”
  “十五灵石,会不会有点太少了?”夕阳问。
  “不少了,要知道,这两张卡牌是垃圾,要在平时我们都不收的。”工作人员用手掌拖着脑袋,哈欠连天。显然,这两张卡牌对她毫无吸引力。
  关宁咬了咬牙:“换,反正是垃圾,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等等!”
  关宁话音未落,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宛若泉水叮咚,又如春风和煦,温柔而又知性,只听声音就能确定那一定是个美女。
  关宁猛然回头,随即看到了那女人的模样。
  但见那女人身着一件绿色连衣裙,上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了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下身绿色裙幅摺摺如江波光华流动轻泻于地。一头如墨般的黑发用浅绿色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于胸前,略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更添娇嫩可爱。皮肤比葱白都要白皙。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令关宁和夕阳竟不由看得痴了。
  她优雅地走到关宁身前,红唇轻启,露出一抹高贵典雅的笑意,柔声道:“小哥哥,你这两张卡牌能否割爱卖给我?我愿出一百灵石。”
  “一百灵石?”关宁和夕阳异口同声。
  “姑娘,你不会是在说笑吧?”关宁张大了嘴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要知道,敢和银行公然抬价,这个人来历一定不一般。可是,她为什么又要高价购买这两张垃圾卡牌?是他的卡牌就值这个价?还是这女人有钱烧的?
  那女人似乎看出了两人的疑问,她解释道:“其实这卡牌对我毫无用处,我之所以要买,是因为人傻钱多。”
  关宁一阵无语,这世上可没有人愿意这样评价自己。
  这时窗口后的工作人员开了口:“暮雪小姐,您还是别难为我了,这事儿要让少爷知道,他会惩罚我的。这两张卡牌明明就只值……”
  关宁想得果然没错,这女人很不简单。
  “你怕他惩罚你,难道就不怕我惩罚你吗?”暮雪美目圆睁,“怎么,难道我现在一百灵石的主都做不了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二把手放在眼里?我今儿就要买这两张卡牌,我出一千灵石,反正花得又不是我的钱!”
  暮雪的话让关宁和夕阳彻底惊呆了,这俨然是‘老板和小姨子跑路了,全场货物统统低价处理’的既视感。同时他们也明白了其中的真相,刁蛮的暮雪和工作人员口中的少爷应该是情侣关系,两人因为一些事闹了别扭,才惹得暮雪来了这么一出。
  正在想着,暮雪竟果真将一千灵石塞到了关宁手里,然后抢过那两张卡牌扔到了就近的垃圾桶里。
  关宁怔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一时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小雪,你别任性了好不好?我跟她真的没什么!”这时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快速走了过来,看到关宁手中的一千灵石时,不由沉下了脸。
  “没什么?都躺一张床上了还没什么?那怎么才算是有什么?”暮雪冷着脸问。
  “相信我,这是一个误会,不信我可以把她叫来和你当面对质。”
  “不必了。”暮雪顿了顿忽然说道,“欧阳明,我们分手吧。”
  “小雪,不要胡闹了好不好?”欧阳明抓着暮雪的肩膀,想将她揽入怀中,却被暮雪一把推开。
  暮雪冷声道:“欧阳明,实话跟你讲,其实我早就不爱你了。或者说,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
  欧阳明猛然怔住了,他定定看着暮雪的眼睛,竟不知她说的究竟是气话?还是心里真这么想。他张了张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
  暮雪又说:“既然已经没有了爱情,那不如就好聚好散吧。从此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她在一起,而我也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你撒谎,你是爱我的。你也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能给你幸福的也只有我!”欧阳明蹙着眉头,低声咆哮。
  “呵呵,你总是这么自大!”暮雪说罢竟上前挽住了关宁的胳膊,她轻笑道,“给你隆重介绍一下,他是我的新男朋友。”
  欧阳明这才正眼看关宁一眼,他攥紧了拳头冷声说:“小子,我警告你,识相的话,现在就给我滚!”
  关宁闻言竟突然搂住了暮雪的腰冲欧阳明笑道:“怎么?气急败坏了吗?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警告你,以后请你不要再纠缠小雪,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