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30章 往事

  狗剩,由于一场意外,自幼父母双亡,那个时候的他仅仅才只有七岁。从那以后,原本活泼开朗的小子变得沉默寡言。原本村子里的人看他可怜,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家稍稍接济一点粮食给他,日子,倒算是还能够勉强的过着。
  可是渐渐的,这样的日子倒是令他的性格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好吃懒做不说,脾气也变得异常的火爆。
  一开始大家也没怎么在意,毕竟人家死了爹娘,性情上有些变化倒是能够让人理解。可是一切都错了,等到大伙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对于大家的接济,狗剩觉得理所当然。用他的话来说,已经养了这好几年了,这辈子养自己又怎么了?
  而且这小子经常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在他十五岁的那年,这家伙居然偷看村里黄花大闺女洗澡!这一下,整个村里都炸开了锅。整个村子就这么几十户人家,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败类,而且这种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那姑娘家的人那里肯放过狗剩?
  姑娘她爹提着镰刀就要剁了狗剩,大家怕真的闹出人命,纷纷上前阻止着。
  狗剩那厮不但不悔恨,居然还要人家姑娘嫁给自己。这下可是气坏了村里不少人,顿时有人便提着棍棒,强行把他给赶了出去。
  “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对于狗剩抛出来的狠话,大家嗤之以鼻。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难道还能有出头的一天?
  可是,十几年以后的某一天,狗剩这家伙真的回到了村子里。当然,这次回来的不止他一人,还有一百公里外的,妖魔强盗团成员!
  那一天夜里,月亮似乎是血红色的,一个个狞笑着面孔的强盗团成员扛着大砍刀。而狗剩,居然能够站在这支队伍的最前端,看那架势,似乎这群强盗是以狗剩为首的?
  “狗日的,没想到吧,老子终于回来了。”狗剩命令那群手下把村子里的人都聚拢在村里的广场上,就算是年迈得走不动路的老村长,都被他们的人给强行拖了出来。
  村民们战战兢兢的围在一起,他们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这个狗剩究竟要怎么对付他们。
  “放心!老子好歹也是这个村子里走出来的人,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不过嘛,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的你们心里应该清楚...”狗剩邪笑着。
  “狗剩,当初我们家可是接济你不少次啊...”一名年迈的老人家小声道。
  “啪!”然而,回应他的却是狗剩一记无情的耳光。
  “狗剩也是你叫的!”又是一巴掌下去,狗剩无所顾忌的:“老子让你说话了?”
  看着被狠狠扇了两个耳光的父亲,老年人的儿子那里受得了这个气?于是冲了上去,要狠狠的教训一下狗剩。
  结果不难想象,这名男子被废掉了四肢,这辈子只能是一个残疾人了。对于这样的遭遇,村民们更加害怕了,他们惊恐的看着狗剩,没有一人胆敢忤逆狗剩。
  对于这样的效果,狗剩很是满意,杀鸡儆猴做得不错。目光在人群里搜索着,他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
  终于,狗剩见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钟姨!
  “老人家,钟姨不会就是当初那个女孩子吧?”暮雪皱眉问道。
  老人家点了点头。
  夕阳和关宁惊奇的看着暮雪,这妮子的反应速度不得了啊。
  老人家继续回忆道:“那个时候的小钟已经嫁人了,狗剩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的确是十分的懊恼,可是这个局面,并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女人对于如今的狗剩来说便是如同那衣服一样,只要有钱有权有实力,哪里还找不到女人呢?可是对于钟姨这个女人,也许是小时候那单纯的留恋和悸动,让他对钟姨保持着一种异样的情愫。
  “可是他先前明明就...”关宁皱眉,如果这个狗剩喜欢钟姨,不应该这样对人家才对啊。
  老人家摇头,这种事情,不是当事人的她又怎么会知道?于是关宁三人只能认为,这个狗剩的心理,绝对的变态得不要不要的。
  三人同时摩挲着下巴,对于这个结论,他们三人是相当的满意。
  那天夜里,狗剩成为了他们村子的村子,而老村长本人,又有什么能力去反抗呢?又能找谁去反抗呢?
  对于狗剩成为村长这件事情,村民们无能为力,谁敢说反对?反对的人必然和先前那小伙子的下场一样。
  狗剩宣布完这件事情以后便让村民们回到了家里,这件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让人意外,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狗剩居然真回来了,而且还成为了他们村的村长。不过有一点可以庆幸的是,狗剩并没有对他们动手,不然这一夜,恐怕将会腥风血雨、血流成河。
  而狗剩回来了,就仅仅只是当个村长这么简单?日子平静了好几天,而狗剩也终于开始了他的计划。
  一条条新的村规被搬了出来,当然,这所谓的村规始终都离不开一个字:钱!
  原本村民的地被他霸占了过去,要用?可以,每个月要上供。总之,狗剩回来就是为了搞钱的。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也许,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一天夜晚,一场针对狗剩的密谋便悄然敲定了。
  第二天早上,村民们起床之后,猛的一声惊恐的尖叫声打破了村里的宁静。七八个青年的尸体被挂在村口的大树上,而狗剩则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村口的位置。
  “这,就是密谋他的下场。”
  狗剩宛如恶魔一般,他让所有村民都来到这里集合,然后吩咐手下点燃了这课大树。当时的味道,一直徘徊在村里三天三夜,村民们一个个宛如生活在地狱之中。
  后来,没有人再敢对付狗剩了,因为他们怕,没有人不怕死的。日子,就在这煎熬之中,悄然度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