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79章 猜测

  “呼~”长出口气,关宁站起身来,脸上挂着笑容说道:“那我就先下去看看。”
  关宁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根长长的绳子,一头系在了自己的腰间,另外一头丢给了夕阳。
  “我可不想死在这片烂泥地里,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把我给拉上来...”关宁故作牵强的笑着。
  “还是我去吧...”夕阳低着头,刚刚看着关宁捣鼓的时候他的心里不由得刺痛了下。真的要让关宁去吗?意见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不管怎么说也应该是他去才对。还有一点也至关重要,他已经算是个废人了,而关宁还有强大的希望!
  这一去,很有可能就是一条不归路,关宁活着,远远比自己活着要有意义的多。
  “你去?你玩过泥巴没有啊。”关宁故意戏谑道,眼中隐隐闪烁着感动。
  “别说了,还是我去比较好。”夕阳已经开始行动了,用绳子缠住自己的腰间。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普通人下去死亡的几率百分百,别闹了好吧!”关宁那敢真让夕阳下去啊,说着便走向夕阳,要解开环绕在他身上的绳子。
  “暮雪?!”突然,夕阳看向了关宁的背后,眼中充满了惊喜与不可思议。
  “啊?!”关宁先是一愣,旋即无比激动的回身过去,只是...眼前那里有暮雪的身影。
  夕阳在关宁转身的刹那间便动了,他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冲向了不远处的沼泽地。
  “糟了!”关宁突然意识到不对,他猛然转身,看到的是夕阳跃起的身影。
  “不!”关宁冲了上去,但仅仅只是碰到了夕阳的鞋跟,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看着那翻滚的沼泽地和已经失去身影的夕阳,关宁只觉得大脑一阵轰鸣,半天回不过神来。
  沼泽地里,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夕阳只能凭借着本能的反应不断朝下延伸下去。
  “快憋不住了!”全身都被淤泥所包裹着,夕阳浑身难受得要死。特别是鼻子和耳朵,里面充满了泥浆。加上不断加大的压迫感,夕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超负荷了。
  “该死的!果然是个馊主意!”心里有苦说不出,不过夕阳倒是还有着安慰,至少死的是自己而不是关宁。
  夕阳依旧奋力的往下探索着,哪怕是死,也要探个究竟出来。
  “不行了么!”就在夕阳等待死亡降临的阶段,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所传来的压迫感在逐渐减轻。这种感觉虽然细微,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难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夕阳心中燃起了对生的期望,他不断的挥舞的双手双脚向下延伸,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的压迫感也越发的减缓。
  “噗!”终于,在某一个时间点里,夕阳的身体宛如穿越一般从一面涟漪之中冲了出来。他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只是鼻腔被淤泥给堵住了,他差点被自己给活活呛死。
  好半天的功夫,夕阳才缓和过来,擦干净眼眶上的淤泥,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山峦叠嶂,放眼望去皆尽是一片山峦,不见青草不见树木,一切显得光秃秃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夕阳也已经很满足了。突然想到了关宁,夕阳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间,除了系在腰间的绳子还在以外,另外一节,仿佛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切割断了。
  “糟了!”夕阳顿时露出了苦笑,这件事情不难猜测,一定是从那片沼泽地到这片山峦之间有着分割的结界,然后那根绳子处在中央位置,于是被切断了去。
  “也不知道关宁能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回去肯定是回不去了,至少这个地方是没有回到那片沼泽地的可能。夕阳无奈,只能继续等待着。
  “关宁...夕阳...”
  山峦之间,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呼唤,夕阳原本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紧接着便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暮雪的声音。夕阳激动了,对着空气大喊着:“暮雪!暮雪!我在这里!”
  而在沼泽地那边,关宁双眼通红的拉扯着那根绳子,夕阳下去已经有些时间了,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已经死在这片沼泽之下。
  不管怎么说,关宁都不会丢下夕阳不管的,那怕是在这片绝境之地。
  绳子不断的被拉了出来,很轻,轻的不太正常。按道理来说,夕阳的身体也有些重量,加上阻力,应该还是比较费劲的。只是关宁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阻力。
  关宁咬牙,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终于把这根绳子全部拉了出来。没有夕阳的身影,在绳子的顶端,光华整齐,就仿佛是被什么切断的一样。
  关宁脸色何其难看。难道有什么东西在这下面?夕阳绝无可能自己切断绳子,那么也就是说...
  关宁咬了咬牙,旋即看着银翼和火儿:“我要下去了,你们...”
  银翼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是飞到了关宁的怀中,至于火儿,也是两条前腿匍匐下来,一副准备行动的姿势。
  关宁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这片沼泽地,眼神何其坚定。不管这下面有什么,他都要找到夕阳的身体。
  “扑通!”一声,关宁任由那强烈的拉扯力拖着自己的身体,挥舞着双臂不断朝下潜行着。
  “你...你是夕阳...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暮雪极为吃惊的看着夕阳,搞明白他怎么就成了个泥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夕阳讲述着先前所发生的事情,一边说着,一边还简单的概述了自己的猜测。
  暮雪听得目瞪口呆:“那关宁会知道你过来了吗?”
  夕阳苦笑摇头:“现在只能先等等看了。”
  夕阳继续叙述着自己的猜测,眼中隐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便有了离开这里的可能。
  突然,一片涟漪闪耀,一道泥泞的身体破镜而出,夕阳和暮雪惊喜至极,但接下来这泥泞身影却暴起粗口:“那里来的妖怪,放开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