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42章 来了

  “如今这个局面恐怕也是你意想之中的事情,不过我很不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是忍不住要动手?”大当家庄殿君斜眼看着二当家的,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对于这个二当家,他老早就开始提防着了,只是对方一直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他也不想和她斗得个鱼死网破。
  “哼!”二当家娇哼一声,眼神变得更加的冷冽。心里则是焦急万分,关宁和暮雪那两个不会是要卖了她吧...尼玛,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靠不住的人啊。
  他可是清楚的很,那个叫暮雪的丫头为关宁马首是瞻。
  “你就继续强硬,等我把你废了,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大当家露出了阴险猥琐的笑容。如他所料一般,二当家一直到如今都还是处子之身!
  “你!找死!”二当家厌恶恶心至极,就算是死她也不能落入庄殿君的魔掌。娇呵一声,二当家周身灵气暴动。
  地上的碎石被强大的灵气所吸引,渐渐悬浮而起。在二当家背后,神奇浮现出一轮耀眼的弯月。
  “妖月之刃!”强大的技能催发而出,二当家再度娇喝一声,只见她身后的那轮弯月顷刻间变得血红无比,然后越过她的头顶,朝着庄殿君怒斩而去。
  强大的技能,宛如毁天灭地般切开所有的拦路之石。原本还算完整的地面无辜的龟裂开来,宛如蜘蛛网一般延伸而去。
  “哼!这应该是你的极限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大当家张狂而笑,那厚重的鼻音瓮声瓮气,只见大当家双眼一瞪,喉咙宛如不断充气一般变得巨大无比:“吼!”
  一道无形音波攻击瞬间喷发而出,一路上更是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迎向了那锋利无比的血月。
  强大的能量撞击在一起,瞬间便将战场上的一切化为了湮粉。
  最终,还是大当家的更胜一筹。狂暴的音波攻击将那血月瓦解之后便撞击到二当家的身上,二者遭此重击,身体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射而出,狠狠的砸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
  “哈哈哈!敢跟我斗,你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大当家抚平了体内的躁动,看着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的二当家,顿时露出了只有男人才懂的笑容来。
  “咳!”一口殷红忍不住喷了出来,二当家脸色苍白如纸,看着庄殿君,她暗自懊恼为何要相信两个陌生人?
  庄殿君一步步朝着二当家走去,脸色那不言而喻的笑容越发的浓郁,终于,大当家的来到了二当家面前,一直粗壮的手掌捏住了二当家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告诉你,其实我早就已经晋升到黄金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到新的境界。你其实,输得不冤。”大当家邪笑着,目光落在了二当家那傲人的身材上。
  “呸!”尽管身受重伤,但二当家依旧不会妥协。
  “呵!”大当家嘴角裂开,单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然后用力的将二当家的身体砸在地上:“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
  想着一直高冷无比的女神如今也只能任凭自己摆布,大当家顿时心情愉快得不要不要的,仰头发出阵阵狂笑之声。
  “咻!”就在这时,一直小心翼翼隐藏着的关宁和暮雪终于出击了。耗尽了全部的灵气,以此来供养的噬神之箭洞穿了虚空,瞬息之间便降临到了大当家身前。箭还未至,那恐怖的洞穿力便碾碎了大当家胸前的铠甲。
  “纳尼?”大当家做梦也想不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来偷袭自己?
  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那噬神之箭便从他胸前而入,后背而出,带起一片血雨然后轰击在了地面之上。
  “太阳的...”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胸膛,宛如砂锅般大小的窟窿显得很是骇人,大当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抬起来头,看着箭矢发出的地方,哪里,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缓步而来。
  生命的气息渐渐离开了身体,大当家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他努力想要看清楚这一男一女的样貌,奈何自己拼尽了全力依旧无法捕捉到自己想要的。临走前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把五跟手指其中,中间那根手指竖了起来!终于,所有力量都消散的意识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轰的一声,那宛如巨熊一般的魁梧身体轰然倒下激起一片烟尘。
  二当家呆呆的看着倒下去的大当家,刚刚她连自刭的心思都有了,可就在她准备行动的时候,结局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当家的死了?就这样毫无招架之力的死了?这可是黄金巅峰的顶级强者啊,那怕是她都无法战胜的对手,就这样被一箭之力给弄死了?
  艰难的转过头去,她看到了关宁和暮雪的身影。双眼顿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异彩。他们,来了!
  “哎,你说你都弄不过人家还要去动手。要不是我们来了,今儿个你怕是晚节不保啊。”关宁瘪了瘪嘴。暮雪这一击可是耗尽了她的所有力量,虽说救了二当家的,但他心里还是为暮雪打抱不平。
  “晚节不保?”二当家愣愣的看着关宁:“晚节不保?我是你母亲还是怎么滴?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才28岁!”
  “啧啧啧~那也是奔三的人了。”关宁才不管这些。目光停留在二当家身上,关宁的鼻子突然痒痒的,一股热流流了出来。
  此时的二当家,经过了一场大战,衣衫褴褛,破...
  感受到关宁的异常目光和他那鼻下的殷红,二当家顿时脸色潮红,尖叫一声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新的衣物穿在身上。待到一切做好,二当家那吃人的目光落向关宁时,便是听到了后者那仿佛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好看不?你再看一个试试?”暮雪死捏着关宁的耳朵,恨不得把他的眼睛给挖出来。
  特别是关宁居然流鼻血了,仅仅只是看看就流鼻血?老娘被你抱了一整夜你都没有流鼻血啊!你是不是看不起老娘?啊?你说话啊!
  关宁: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