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王之王者归来 > 第七章 不落天堂

  模糊中,一个声音慢悠悠地飘进了关宁的耳中。
  没落的玛法大陆,邪恶势力因为祖玛教主的重生而生灵涂炭。英雄豪杰,流氓盗贼,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乱世中生存。我是个战士,一个在这乱世中默默无闻的战士。每天,我都会在略带血腥味的晨风中醒来,穿上盔甲,拿起我的武器与各种怪物厮杀。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能保护自己的,只有我手中的武器!
  我的力量日渐强大,与我结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多。后来,我们在一起创立了自己的帮派——不落天堂。兄弟们把我奉为了不落天堂的老大,若说初心,其实我只是想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在这乱世中生存。可是当时的沙城主人太过残忍,他每每都会欺负其他的帮派,甚至会对反对他们的帮会进行大规模的屠杀。他曾在天下人面前扬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直到有一天,他将矛头对准了我们不落天堂。
  在生死存亡之际,我们决定先下手为强,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杀进了皇宫。那夜,沙城里到处都是鲜血。城墙上堆满了法师和道士的尸体,街边、皇宫门口则是数不清的断臂残肢。那夜,哀鸿遍野,惨绝人寰。城墙上的血足足擦了三天三夜才擦干净,足见那夜战争激烈的程度。
  最后是我亲自砍下了沙城主人的头颅,兄弟们兴奋地把我抛向天空,曙光照在我的脸上,我一度以为那就是我想要的一切。
  我被奉为了沙城的新主人,我带领着的不落天堂自然也就成了天下第一的帮会。那时的我们很风光,就连我们帮会里最矮的矮子跟别人说话时也总是用鼻孔瞪着他。
  再到后来,越来越多的行会要求与我们联盟,一个个卑躬屈膝的奴才样子陆续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知从何时起,我忽然感到很厌恶。可我是沙城的主人,是整个玛法大陆最强行会的老大,我不能因为一己之愿,而枉顾无辜的百姓。
  我站在沙巴克城楼上,望着一望无际的荒漠,心中升起莫名的感伤!
  妖兽横行,各地战争不断,每天都有饿死的人。而我,却做为沙城的主人,在杀戮无数敌对行会的人之后,终于站在这人人都想占领的沙城之上。早先那些和我并肩作战的兄弟,有的现在位居高官,但大部分,却连尸骨都找不到了。他们长眠在凄冷的土中,没有人会记得他们的模样。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夜晚,当我砍下沙城前主人欧阳狂的脑袋时,他的眼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充满绝望。不仅没有绝望,竟然还有些解脱般的释然。我不明白行将入土的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难道做了沙城主人不是件令人自豪的事么?
  但他没有告诉我。带着我的疑惑,我的答案,就那样死在了沙城皇宫的楼梯上。
  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那份释然。我想,我的结局,终归会和欧阳狂一模一样。
  声音到此戛然而止,关宁的眼前豁然开朗,极目望去,他此时正站在沙巴克城楼上,他的眼神中竟也带着莫名的感伤。此时此刻,他恍惚变成了那个最强大的战士,变成了沙城的主人。
  “神王,英雄殿派来使者想和我们结盟,现在皇宫中等候!”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关宁缓缓转身,来的那人正是不落天堂的二当家——幽灵判官。近年来,神王鲜少出面,沙城的一切大小事务都是他亲自办理。但不得不说,作为管理者来说,他做得很出色,或者说,他本来就比神王善于管理。
  “判官,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咳咳,有很久了吧,久到我都有些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十四岁时就跟着你,直到现在!”
  “是啊,很久了呢。”关宁摇头苦笑,“想当年你跟着我打天下时,那是何等的骁勇善战?还依稀记得,当时为了救我,你被欧阳狂的剑刺穿了心脏,差点丢了性命!”
  幽灵判官干笑着:“呵呵,老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关宁又苦笑道:“是啊,我们战胜了很多敌人,却终究抵不住岁月的蹉跎,你看,你的头上已生出丝丝白发”
  是啊,他们都老了。但没有人敢小看他们的实力!
  关宁突然望着远方问:“你刚才说什么?英雄殿?暮云的帮会吗?”
  “是!”
  “哦!知道了,我这就去!”
  他说罢突然又问幽灵判官道:“幽灵,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快就会被岁月打败,然后重归黄土?就像我们死去的兄弟一样?”
  幽灵判官显然没想到他竟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不由迟疑了一下。然后低声答道:“未来无人可以欲知,死去的兄弟无法再活过来,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不让他们的牺牲白费!”
  关宁拍拍他的肩膀,没有答话,默默向皇宫走去。
  皇宫内站着两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站在左边的是英雄殿派来结盟的使者,站在右边那人自称是使者的车夫。但无论从气质还是相貌上来说,那个车夫显然要比使者高一个档次。他们没有之前那些人的唯唯诺诺和卑躬屈膝,他们也一点都不像奴才。
  关宁笑着问:“你是来……和我们结盟的?”
  “是!”使者回答。
  “听说英雄殿是个了不起的行会,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拥有极大的势力。”关宁说。
  使者有些小小的得意:“神王盛赞了。”
  关宁突然走到车夫身边正色问:“你想做沙城的主人吗?”
  话音未落,那车夫的眼中突然闪出了无尽的恐惧,他的身体因紧张而剧烈颤抖了起来,他张了张嘴,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关宁见状哈哈大笑,良久,他才冲一旁的幽灵判官摆了摆手说道:“幽灵,送客!”
  幽灵判官走到两人身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把他们送出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