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我的领主是重生者 > 第17章臣服吧! 改

  “来了,注意领头的这匹野马,可能是马王,千万不要伤到它!!”
  山谷的出口外,程文空一眼便发现了,领头的这匹野马,整体看起来非常有神韵,毛发粗壮,四肢强壮,奔跑起来时,火红色的毛发,看起来极为的帅气,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不说,双眼中还带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咴儿~咴~”
  随着一声急促的鸣叫声响起,却是只见得带头的野马,选择无视了山谷入口外,那连续摆放了三排的拒马,高高一跃,腾空而起!
  望着这匹看上去,应该是这支野马群马王的姿态,程文空有点不忍心,单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咔嚓~”
  不出五秒的时间后,便只听得一声,听着向着骨折了的声音响起。
  “咚~”
  “咴...”
  随后,便是重物摔倒在地的声音,引起了大量的灰尘四处飞扬,紧接着便是,躺在地上的野马,嘴里传出来了,一声声的哀鸣之声。
  伴随着带头的野马,越过了拒马后,马腿一脚踩在陷马坑内,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条马腿被活活的折断了,只能躺在地上,马嘴里发出一声声悲鸣声。
  “吁!吁~吁...”
  而此刻,山谷内没有出来的野马们,在拒马面前,果断的刹下了车,不再继续前进,迟疑不已的望着,躺在地上的第一匹野马。
  “长枪兵前进!”
  停止了奔腾的野马群,失去了他们的速度优势后,那还不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么?
  伴随着程文空的一声令下,三十人的民兵,排成三排,各自将自己手里拿着的长枪,对准了山谷内的野马群。
  在阳光的照射下,民兵手中铁质的枪头上,带着亮眼的光芒。
  “踏!踏!踏~”
  “呵!哈~”
  经过几天的训练后,三十名民兵,表面上看来,已经是有模有样了,最起码这个架势还是挺吓唬人的。
  三十名手持长枪的民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训练时喊的口号,一步步的接近着山谷内的野马群。
  伴随着这些亮眼的枪尖,一看就是不能用血肉之躯上去抗的玩意,越发的接近了。
  “咴儿~咴儿~”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匹马的带领下,剩下的野马头也不回的,一扭头就返回了山谷内,并没有打算继续从这里逃跑。
  “停止前进,全体后撤到陷马坑的后方,继续列队!”
  眼看着野马群已经退回去了,程文空也就不再让民兵去追了。
  毕竟么,倾城村长要的是活着的马,而不是杀马吃肉。
  让民兵们追进去,用手里的长枪抓马么?
  拿杆长枪去抓马,你确定这不是,去杀马吃肉的吗?
  三十名民兵,原路返回,继续在陷马坑的后面排成了三列,原地待命。
  程文空的任务非常简单,那就是带着三十名民兵,守在山谷的入口处,将所有想要从这里跑出来的野马,重新赶回去!
  至于抓马,民兵们不会这个技能,民兵们会的技能非常简单,列队,前进,出枪刺,拥有这种技能的民兵,还是不要进来参与抓捕野马的好。
  不然的话,要是哪位民兵嘴馋了,拿起手里的长枪,只要轻轻一刺,今晚上就能吃上马肉了。
  野马群可是宝贝,可不能让民兵们,这样子就糟蹋了。
  “咴!嘶~”
  陷马坑上,程文空不过是才刚刚想稍微接近一点,躺在地上的野马,便是一声嘶鸣声响起。
  通过这声嘶鸣声,程文空到是可以判断出来了,眼前这匹躺在地上的野马。
  其被折断的腿,应该还不至于完全折断,反正骨折是肯定的了,一时半会的,肯定是爬不起来了。
  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这匹野马,发动攻击,置身于危险的状态下后,程文空脸上带着一股,极为灿烂的笑容,缓缓的接近着这匹,哪怕是躺在地上了,还一看就桀骜不驯的野马。
  走到这匹野马的身边后,通过自己的经验,程文空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属于骨头移位了。
  只要用手接一下,再稍微休息一下,这匹野马只要不用全力奔跑,就可以在不受影响的情况下,继续奔跑了。
  但是么,程文空还没有那么傻,自己有多少本事,自己还不清楚么?
  要要犯傻吧这匹野马的腿接好了,人家转身就跑了,程文空也就只能跟在后面吃灰了,追是不可能追的上了。
  “叮~”
  “选择跟着我如何,我不仅仅帮你接好这段移位了的骨头,让你能够继续奔跑,要是同意的话,你就吃下这些,谷类粮食怎么样!”
  布满了陷马坑的地方,程文空笑眯眯的拿出一把早就准备好了的稻谷,放在躺在地上的这匹野马重要动一动嘴就能吃到的地方,试图诱惑着这匹野马。
  可惜,野马性格是桀骜不驯这一类,哪怕是到嘴边的食物,可楞是将马头移开了。
  “你确定么不吃么?”
  却是程文空手里拿着的剑,稍微用了一点力。
  “嘶~”
  伴随着程文空的再一次开口,这回躺在地上的野马老实多了,双眼中已经带着,即将留下来的马眼泪了。
  “给,我身上就带了这么多,快吃吧!”
  说着,程文空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把豆子,拿在手里,对着野马的嘴喂了过去。
  看了一眼,就差送入自己嘴里的食物,以及那闻起来,就极为可口的豆子,又看了看那把锋利的武器,死死的抵着自己的马腿。
  不要尊严了,选择要吃的,还是选择不要马腿了,留下自己的尊严?
  这可真是个,难以抉择的选择......
  考虑再三,这匹野马最终还是觉得,马腿比较重要,失去一条马腿后,那对于一匹马来说,不能肆无忌惮的奔跑了,那和失去性命了有什么区别么?
  伴随着躺在地上的马匹,一口一口的吃着,来自递到了嘴边的食物,程文空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了。
  将佩剑收回剑鞘后,待到这匹马将自己身上带着的食物吃干净了后,程文空便小心着帮这匹马,接好了移位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