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我的领主是重生者 > 第110章宴会

  PS:有预感,明天六频陪跑的我,90%可能性直接完蛋了。
  第一次上分强时我还有50%的信心。
  至于这个app的话,由于群里一个作者和我同期,分强又被我压了一头,所以我是有百分百之80%的信心冲出来。
  但是明天这个六频,我仅仅只有10%的信心冲出来,或许本身的几率还会更加低吧。(同期作者被刷下去了,没人给我垫底了......O_o)
  不过,明天还是想求票票。
  (读者大佬们能不能满足一下这个小小的要求......即便是收藏加的很低,可推荐票这块可千万也能太低了一点,不然也太丢脸了一点)
  第四更等明天下午上六频再发,求稳一点吧,我只能尽量也别太给游戏分类丢脸了......T^T
  ————分割线————
  比下有余,比上不足......
  伴随着程文空说出来的这句话,场面上的气氛瞬间就冷静下来了。
  “程将军,士兵们离家这么久了,想必是很想念家中亲人了,不如我们先进村再说如何?”
  程文空这样子说话,作为村长的顾倾城脸上是没有面子。
  但是顾倾城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说是在这里和程文空吵上一架吧?
  或者是符合程文空的话,直接就将刚刚归降于倾城村的降将数落一顿吧?
  在这事上,顾倾城作为中间人是最难办的,也只能是和稀泥一样,先将这些糊弄过去再说了。
  伴随着顾倾城的话,程文空看了看顾倾城的眼神后,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李遵交代道。
  “李遵,将战利品以及俘虏们安排完毕后,就可以让大家回家了!”
  交代完毕,程文空重新将眼神放在了顾倾城的身上,表达出来的意思非常明显,你是村长嘛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你的!
  “程将军,我已经在村长宅院中为你准备完毕了庆功宴。”
  言罢,顾倾城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好!”
  既然顾倾城都已经做出来了这幅姿态,程文空也就只能带着平静的脸上,同意了顾倾城的做法。
  至于程文空心里是什么想法,那肯定是不会有太好的心情。
  说好的将军事大权全权托付给自己的,现在倒好,村里忽然就一次性冒出来了三名将军程文空也就不说了,最为重要的就是你顾倾城居然还让他们训练民兵?
  且训练出来的兵种,也不是什么强力兵种,那不是浪费资源么?
  现在好了,人家已经训练出来了十人的民兵,也不能说是你训练出来的民兵一点用都没有,然后就不准人家继续训练了,那没这个道理!
  人家训练出来的民兵,不管是有用没用,那也要拉到战场上用一下用战绩来说话才知道行不行,而不是光靠用嘴说出来到底有没有用的!
  庆功宴上的饭菜还是非常不错的,只要是倾城村内有的东西,在饭桌上基本都可以看得见了,就连三角灵羊这种上档次的都端上来了。
  不过虽说是叫做庆功宴会,但是实际上而已连酒都没有,仅仅是只有倾城村的副村长吴德,以及王冲,李家兄弟二人,加上程文空和顾倾城六人坐在议事厅内而已。
  宴会上整体气氛有点尴尬,王冲等人由于被程文空用话给讽刺了一顿,仅仅是吃着自己碗里的菜而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是半句话都不敢说。
  生怕自己说错话了,又被程文空讽刺的下不来台。
  “程将军,不知你们此去收获具体如何?”
  对此,作为副村长的吴德也只能自己站出来,想活跃一下气氛,毕竟是庆功宴嘛!
  若是各自都是吃着自己碗里的食物,半句话都没有连个笑脸都看见,那这叫啥事啊?
  “幸不辱命,此战俘虏千余人,其中一半人都可以在经过稍加的训练后,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兵!”
  夹了一口菜在嘴里咀嚼几口咽下后,程文空还是给与了吴德这个副村长面子,脸上带着有点勉强的微笑回答了问题。
  “这么多?那不知道程将军你们这次,有没有留下什么不解之仇,一旦将他们转化为骑兵之后,不会出现什么坏事吧?”
  作为副村长的吴德还是记的非常清楚,之前那些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的丑事。
  “一切比较顺利,并没有出现战场之外的死伤,多数的俘虏应该是不会怀恨在心!
  在战场之上必然会有死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要不是小心眼之人,必然不会在内心留下太大的仇恨!”
  吴德问出来的话很有水平,程文空回答的同样也不错,在话里非常隐蔽的提示了一句,除了在战场上出现了伤亡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至于将人家的帐篷一把火给点了什么的,以程文空的眼光看来,这不过是正常的事情而已,心里是半点内疚感都没有!
  对于古代的冷兵器战争在来说,不就烧了一些房子么,这些都是小事情了。
  只要没有干出来,纵兵劫掠,杀良冒公,奸**女等等这些事情来,那就算是一支好军队了!
  冷兵器时代,各种物资的产出都是极为的低下,敢去当兵的人基本上都是苦哈哈,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军纪差的军队只要打赢战争了!
  (就是到了现在都还有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的,你们别和我说古代的穷人,就和电视上看见的穷人一样,一个个满面红光,出手就是几两银子吃碗面.....
  根据我爸妈说,我小时候家里穷的连个吃饭的碗筷都没有,那就可想而知,生产力低下的古代,那是到底有多穷了。)
  基本上就是纵兵劫掠了,那是看见啥就抢啥,恨不得将看见的东西,全部都搬回自己的家里去!
  兵匪,兵匪,这二者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不过其中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属于师出无名的打家劫舍,一个是属于正义的打家劫舍!
  对于胜利一方的士兵来说,他们获得了战争的胜利,不就是去失败者的家里,抱走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这要是还不算正义那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