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我的领主是重生者 > 第123章很迷的程文空

  “这城墙对于我们也仅仅是有点麻烦而已,其下是石料累积而成,其上不过是木料制造出来!
  欲要摧毁此城墙,莫不如我们先想办法烧掉上面那一段木质城墙,剩下的一段石城墙高度不够,也就不足为虑了!”
  对付这种‘城墙’,莱茵也只要用脑子想一下就知道应该怎么打了。
  当然了也有人够多才行,若是只有几百人的骑兵的话,那肯定是不能去打五千多人守护的城墙。
  现在这里有二千多骑兵了,且还是在战斗力上面完全碾压玩家的存在这就比较好打了。
  只要摧毁掉了合胜公会建立的城墙,其中最上面那一段木质城墙就行了。
  只有最底层的石墙,这个高度已经不算太高了,在战争之中想要摧毁石墙仅仅是依靠人力的话,怕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摧毁了。
  伴随着莱茵的话,玛卡首领抬起头来用手稍遮掩着,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头顶的阳光。
  头顶烈日炎炎,在这种天气中想要摧毁木头做的城墙,就是差那么一把火了而已。
  “那就用火烧掉那些木头城墙吧!”
  在选择如何摧毁木头做的城墙这一点上,玛卡首领还是不需要询问莱茵怎么烧了。
  毕竟玛卡同样也是做首领的人,要是什么事都需要询问别人自己那是半点主见也没有,怕是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了。
  现在玛卡首领已经决定了,烧掉上面那一段木质城墙减少自家部落骑兵的伤亡为战略目的。
  不过由于是草原NPC势力,都是骑兵带出来的后勤物资中,基本上就是武器和食物根本就没有引火之物。
  暂时来说玛卡首领也只是让自家部落之中的骑兵们,先将合胜公会围起来再说。
  至于发动攻击什么的,在没有烧掉那段木质城墙之前是不会发动攻击了。
  ......
  于此同时倾城镇外。
  程文空却是非常奇怪的没有进行日常训练了,而是带着已经回归了准将军卫队成员的李遵十二人,在镇里外的农田附近转悠着,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闹哪样。
  “程将军!”
  正在地里干活的NPC们,对于程文空还是非常熟悉的,一个个都是带着尊敬和程文空打着招呼。
  “嗯。”
  骑在战马上的程文空对于来自地里的打招呼声,也仅仅带着笑脸对着他们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而已。
  却是只见程文空带着十二人脸色平静坐在战马上悠闲自得的四处观望着。
  对于程文空这种骚气操作,作为学生的李遵等人虽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好好的训练士兵不做了,给大家伙放了一个假不说,居然还拉着自己等人一起出来‘游玩’。
  依照自家老师的做法,难不成这是真的嫌弃训练过于无聊,今天是特意出来散散心的嘛?
  “跟我来!”
  悠哉悠哉的骑在战马上晃悠了一段路程后,程文空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对着李遵等人吩咐了一声,便率先驱使着坐骑加快了速度。
  一看程文空这幅姿态了,李遵等人连忙跟了上去生怕程文空自己一个人离得太远出现啥意外那就不好办了。
  别人或许是因为没有见过程文空动手,或许会不知道自家老师的武力值如何。
  可李遵等人却是非常的清楚,自家老师的这个武力值,或许只要来个稍微强壮的妇女都能够一拳给揍趴下,趴地上恐怕都爬不起来了......
  却是只见程文空快速驱使着坐骑,来到了一处看上去有点贫瘠的农田上。
  “程......程将军...”
  伴随着程文空的这番操作,正在地里干活的人却是吓的额头上的虚汗都冒出来了,手里干活的工具都掉了尚不自知,连忙颤颤巍巍跪倒在地上的看着程文空。
  “你可以起来说话了,别害怕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毕竟我要是真的想找你麻烦那也也不需要我动手不是!”
  程文空脸上带着笑容,声音比较温和的对着双腿跪地,连脑袋都就差没有自己给钻进土里去了。
  不过很显然,对于程文空的这番话跪地地上的人非常不认可,浑身依旧是颤抖不已半点想起身的想法都没有。
  “唫~”
  看着这人这幅样子,程文空拔出了腰间用来装饰的佩剑,对着跪着的人附近便是一甩剑尖插在地面上震动不已。
  “我不喜欢重复的说第三遍,你要么马上起身要么自刎吧!”
  程文空这次的说话声中带着杀气,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副友善姿态了。
  伴随着程文空这次的话说完之后,跪着的人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时不时还会晃动的剑,最后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来,不过头依旧还是低着看着地面,完全不敢抬头多看程文空一眼。
  “抬起头来回话!”
  不过对于这人胆小的做法,程文空却是皱着眉头再次说了一句既多余又浪费时间的话。
  对于程文空的这种强盗作风,这人也没办法只能勉强的抬起头来,脸上漏出来一个笑的比哭难看的笑脸。
  伴随着这人抬起头来之后,跟在程文空身边的李遵一眼便发现了。zh
  这人的额头上印着一个奴字,应该是属于倾城镇内的只能干活干到死奴隶,显然是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平民了。
  “我问你,现在距离上一次下雨已经过去多久了?”
  程文空眯着眼神死死的盯着这名年纪差不多四十有余,五十岁应该不足的奴隶开口询问道。
  “应该......应该得有半个月时间了吧?”
  对于来自程文空的问话,这名奴隶又不是天天关注天气的人,每天干活都是累死累活的连吃也吃不饱,哪有那个闲心情关注别的事情?
  “那么我问你,你们在这里生活这么久了,最长相隔多久的时间才会下一场雨!
  这个问题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回答的好从此以后你就自由了,回答错误了必死无疑,你连做最低贱的奴隶都做不成!”
  问出这话时程文空身上不由的带出来了一股,曾经作为大将军时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