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我的领主是重生者 > 第68章雨夜突袭

  PC:怎么一下午时间,都没有看见票票了,好想要票票,今天还是更新一万哒!
  一千一百人的队伍,下午时分从李家村出发,从细雨蒙蒙,一直到头顶着倾盆大雨行军。
  受制于天气的影响,行军速度从刚刚开始的快,一直持续到了一个小时走不了几公里的路程。
  出来李家村之后,便绵延不断草原了,草原之上可没有路给人走,路过之处皆是踩着绿草前行。
  若非脚底还能踩着一层绿草前行,怕是得一步踩一泥洼坑了。
  从李家村到底游牧部落的第一个部落,其中的路程不过是二十几公里的路而已。
  若是按照平时之间的行军速度,最多也就是三个小时到四个小时就能走完了。
  然而此时是雨天,本来几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楞是走了将近十二个小时方才完全走完这段路程。
  “咳!咳!”
  深夜时分,倾盆大雨已经逐渐变成了细雨,游牧部落前方不足百米的地方,程文空有点虚弱的牵着战马,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嘴里是时不时发出咳嗽一声,显然是在这十二个小时内受罪不轻。
  “唫~”
  缓缓的抽出腰间,装饰用的配剑,淋雨十二多个小时了,程文空虽说已经处于极度不舒服的状态之中了,可依旧还是只能强行撑着。
  “杀!”
  用装饰佩剑撑着身体,勉强翻身上马后,用尽了全力喊出来了一个杀字。
  程文空的说话声音很小,仅仅只能让跟随在自己周边一点的人听见而已。
  但是也已经足够了,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的行军,整支军队已经知道,自己等人这到底是要去干嘛了!
  却是只见,程文空骑在战马上,手里高举着佩剑直指前方的游牧部落。
  这个姿势放出来的信号,已经足够让士兵们理解出来其中的具体意思了。
  一千一百多人的队伍,由于程文空训练,军纪非常不错,最起码一点!
  那就是不会在,主将没有发信号之前,在进攻之时大喊大叫,通知敌人一声我们准备进攻了,你们可要做好准备!
  由于暴雨天气的出现,从下午一直下到了半夜时分,已经还在持续,没有丝毫的停息。
  也就导致了,眼前的这座游牧部落,根本就是一处没有设防的营地,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警惕心。
  在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各个部落之间的关系,可不是全部都是友好的,为了一块优质的草原,双方之间大打出手也是常事!
  不过大家都是游牧部落,即便是打起来了,也是在天气晴朗时,找个空旷的地方打上一场而已!
  至于半夜偷袭,也不是没有但是很少,至于在这种破天气下发动夜袭,那就是完全没有出现过的。
  大家都是骑兵,哪有骑兵会在这种天气下,连马都跑不起来时,对敌人发动攻击的?
  暴雨天气下,就是让战马自己在外面走动都比较吃力,要是再加上骑士,有很大可能性直接就是战马的马蹄被泥坑卡住,出都出不来了!
  这里是草原上面都是牧草,牧草的下面则都是泥土,可不是水泥做的马路,可以让骑兵在暴雨天气随意踩踏。
  一千多人的军队,伴随着天空之中落下的细雨蒙蒙,除去脚步声外,再无任何多余的动静。
  随着越来越接近游牧部落,最前方的士兵已经进入了无人放哨,无人防守的部落大门。
  整齐的步伐,逐渐变成杂乱的脚步声,在沉默之中,率先走入游牧部落的荣誉步兵。
  啥也不说,哪栋游牧部落的帐篷近,就往哪里去!
  都特么淋雨十几个小时了,肯定是得先找个温和的地方,休息一下!
  荣誉步兵们又不是刺客,走路还能悄无声息的靠近过去,冲入帐篷后的动静,那就难免会大了一点。
  “谁啊?”
  帐篷内的主人家,睡得迷迷糊糊之中,仿佛是听见了家里出了什么动静一样,闭着眼睛朝着闹出动静的地方,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
  只是现实是残酷的,若是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不就让入内的荣誉步兵找到机会了吗?
  “呃...”
  却是只见,不过是准备进来躲雨,顺便搜刮一下的荣誉步兵,高举着手里的长枪,对着还在做梦的主人家,挥起来了屠刀。
  由于此时的天空之中,还在下着细雨,且荣誉步兵们闹出来的动静,也不算太大,完全被细雨声掩盖住了。
  百人规模的荣誉步兵全部进入了游牧部落,紧随其后的便是千人规模的青壮队伍了。
  若是说荣誉步兵属于正规军的话,那么一千人规模的强壮,那就是民兵了。
  虽说经过了程文空十来天的训练了,军纪什么的基本上已经清楚了。
  但是,时间太短了,军纪也仅仅是只记住了而已!
  当眼前的诱惑足够大的时候,军纪什么的也能转眼就忘到脑袋后面去了不是!
  初时还好,骑在战马上的程文空,望着游牧部落之中的动静,完全掩盖在了细雨绵绵之中。
  “啊!”
  直到游牧部落之中,发出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最为特别的还是,程文空听出来了这声音完全就是女声!
  伴随着这声尖叫声响起,程文空此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了,心更加累了。
  一场好好的突袭战,却是被这些货色坏了好事。
  本来可以,一波就将整个游牧部落拿下的,这下好了,一旦发生了这些事情,整个游牧部落不和自己拼命才怪!
  整个游牧部落,从半夜时分开始,便进入了男人们愤怒的叫喊声,女人们的呼唤声,连绵不断。
  这晚,是属于这座游牧部落的悲哀时刻,伴随着天空之中细雨的落下。
  到了最后关头,整个部落陷入了铺满鲜血的地面,与每相隔着几米便会出现尸体的情况。
  游牧民族属于骑兵民族,下了马的骑兵,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步兵。
  但是他们别无选择,任谁看见自家老婆,女儿,同部落的女子,正在被入侵者侵害,哪怕是明知是死,也会热血上头,拿起武器就会冲上去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