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网游之我的领主是重生者 > 第95章骑兵教导课程

  “不错的想法,就连你这个从来没有指挥过骑兵的人,都可以想的出来,那么这个游牧部落的骑兵将领就没有理由不知道对不对!”
  程文空赞赏了一句自家学生王乐后,便说出来了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话。
  伴随着程文空的话,十二名学生在脑海之中顾倾城稍微一想也就想的通了。
  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就连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骑兵的人,都知道用弓矢骑兵怎么打近战骑兵,没道理人家游牧部落的骑兵将军会不知道嘛!
  不过?
  怎么感觉好像偏离话题了一样?
  看了一眼十二位学生们,已经在脸上显示出来疑惑的表情。
  “你们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先让你们思考这个问题么?”神秘的笑了笑,程文空出生说话道。
  “还请老师,为学生解答疑惑!”
  作为学生还是需要虚心请教才行的,而李遵等人还是比较虚心的。
  “很简单,此次我们的目的就是游牧民族的游牧部落!
  你们在八公里外遇见的游牧部落,很有可能他们的老巢就在附近!
  现在他们和一股敌人发生了战斗,还是打的一群杂兵,那么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东西来判断他们的战斗力如何,其具体的阶位到底有多高!!”
  作为老师的程文空,还是比较尽心尽力的教导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伴随着程文空的话,李遵等人也只能尽量考虑一下,到底怎么才能判断出来对面的战斗力如何了?
  “老师,学生好像是有点明白了,就是不知道猜想的对不对了!”说话之人这回是李遵了。
  “说说你的理解!”点了点头,程文空示意李遵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按照老师您之前所言,不计算任何阶位差距,装备这些差距来看待的话。
  那么就依照学生来看,我们就已经可以这样子估计游牧部落骑兵的战斗力了!
  第一点,这股游牧部落的骑兵若是战斗力,真的和他们敌对的骑兵差距不大,那么他们就肯定会使用王乐师弟所言的战术!
  其次便是,若是这股骑兵实力强大,依照游牧部落尚武的性格来看,他们决定会一路杀过去,放弃使用弓箭消耗敌人的力量!”
  李遵的话说的很直白,在没有得到太多情报之前,也是有一定的道理得。
  “说的不错,不过我需要补充一点,装备杂乱的这股骑兵,很有可能就是天外之人,也就是我们的倾城村长嘴里的玩家!
  至于我为何会这样子推测,很简单这里是属于游牧民族的地盘,一股外来的骑兵,特别是人数达到五百人规模的骑兵,根本就不可能到达这个地方!
  你们可不要忘记了,我们曾经在倾城村的西方发现了一处特殊的地方!
  现在的这个位置上,很有可能就是游牧民族的中心地带,也就是心脏地带,外族骑兵根本就不可能可以大规模的偷渡进来!”
  同学生李遵点了点头,程文空最终补充进来了属于自己的观点。
  二百人规模的游牧部落骑兵,五百人规模的骑兵。
  加起来也不过就是这么一点点的线索而已,经过程文空指引。
  在这师徒十三人进行慢慢的推测下,基本上就已经快将这座疑似距离神秘的游牧部落,快给一层一层的剥干净了。
  就差没有直接将所有的数据,摆在眼前供给程文空所率领的大军观看了。
  ......
  不过是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而已,经过短暂的休息过后,一千五百人的大军便再一次启程了。
  由于拥有战马代步,一千五百人的军队在启程不久之后,便到达了目的地。
  命令士兵们再一次进行休息,程文空带着李遵等人来到了一处,一眼看上去就能发现附近拥有尚未完全干枯的血迹,以及凌乱的马蹄印记。
  “这里应该就是之前的战场了吧?”
  看着这块带着血迹的地方,程文空带着肯定的语气说话道。
  “估计战场的中心地带,应该就是这里了!”早期将军卫队成员之中为首的李遵,同程文空点了点头附和道。
  也只有这里才会有明显的血迹,其余地方的血迹相比较于这里,还是没有那么明显的!
  “好,那么你们就以这里为中心地点,到处去看看,最后你们再回来告诉我,你们从这些痕迹之中,能够看出来什么东西!”
  做老师都做到这个地步了,程文空已经算是老师之中,非常合格的优秀老师了!
  毕竟么,也没有几个老师能够在这种战斗结束不久的战场上,还有心情在这里慢慢的教导学生不是!
  “诺!”
  在内是老师,在外是主将的程文空都发话了,李遵等人哪有反驳的余地,再说了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在传授经验啊!
  只要不是个二傻子,那就只会开开心心的赶紧去搜索一下,然后将得到的信息一一讲出来,看看最终自己有没有出现判断错误。
  现在在有自家老师的带领下,即便是判断错误了,还是可以有机会进行及时改正的不是!
  若是真的到了哪天,老师不在身边,且自己又判断失误了,那么等待你的将是死亡,你连个及时改正的机会都没有了!
  约摸着时间应该是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李遵等人便全部返回了。
  “将军,属下经过一番摸索后得知,这个战场的主要范围应该是差不多达到了,方圆五公里左右!
  根据推断,其中的具体战斗经过,应该是这样子的!
  在战斗刚刚开始时,应该是双方的骑兵,都进行了一次互相之间的对冲,不过就在双方即将接触时的前一刻,其中有一方忽然就改变了战术!
  改变战术的这一方,将已方的骑兵一分为二,对其中的另外一方进行了左右夹击的攻击!”率先开口说话的人是地位最高李遵。
  伴随着李遵的话,程文空在内心回味了一下,又看了看四周的痕迹。
  “那么依李遵你看来,最终的结果到底是哪一方获胜了呢?”程文空脸上带着笑容,同李遵开口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