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封神之雷震子 > 第九章败走

  迎上姜子牙等人的目光,雷震子微微一笑道“师叔放心,弟子虽没有十成的把握,能将这魔礼青击败,可九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哼,你这小娃娃好大口气,既然,小娃娃你知道贫道的名声,也当知道贫道的手段,你若识相现在投降与我,贫道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一命,要不然,今日就是你这小娃娃的死期。”
  魔礼青的话,让雷震子的脸色,一阵难看,虽然,他重生之后,让他比前世活得更加精彩,可孩童的样貌,却让雷震子心中不满,毕竟,在雷震子的心中,他是一个大人,岂会愿意被人说成小孩。
  随后,雷震子也不再说什么废话,风雷神翅出现在雷震子身后,微微一震,带着雷震子瞬间消失在原地,等到再次出现时,这雷震子已经出现在魔礼青的身后,在魔礼青震惊的目光之中,挥动手中的风雷棍,重重击在魔礼青的身上。
  风雷棍之中的蕴含的风雷之力,喷涌而出,击在魔礼青的身上,瞬间就让魔礼青的背后一片焦黑,同时,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在背上,鲜血不断从伤口之中流出来,飞了出去。
  原本,雷震子以为自己全力一击,能将魔礼青给打杀,却没想到,这魔礼青的身体,比雷震子猜测的还要强上几分,并没有被自己打杀,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遗憾,毕竟,若能将魔礼青打杀,自己在西岐之中的威望,也能更强几分,事后得到气运,也能多上一丝。
  不过,这魔礼青虽没有被雷震子打杀,却也在雷震子的攻击之下受伤不轻,一身实力,此时并不能发挥出几分。
  而一旁的魔礼红三人,看到大哥被雷震子偷袭重伤后,纷纷大怒“小子卑鄙。”说完,纷纷祭起手中的先天灵宝,往雷震子身上击去。
  在魔礼红的驱使之下,那混元伞出现在雷震子的上方,突然撑开,不断旋转,一股混乱的力量,击在雷震子身上,化为一柄柄铁锤,不断敲击在雷震子的头上,让雷震子感觉到一阵难受。
  见此,雷震子打算驱使身后的风雷神翅变大,将自己护在其中,可还不等雷震子有什么动作,那魔礼海快速拨动手中的碧玉琵琶,一道道风火之力,不断往雷震子的身上击去,想要将雷震子打杀。
  这魔礼海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若不是雷震子修炼了九转玄功,且将其修炼到第四转圆满境界,恐怕已经在魔礼海的攻击之下受伤。
  心念一动,身后的风雷神翅,在雷震子的驱使之下,快速变大,将雷震子包裹其中,将混元伞和碧玉琵琶的攻击,给抵挡下来。
  原本,姜子牙等人看到魔礼红和魔礼海两人,突然对雷震子出手时,心中充满了担忧,可看到雷震子的身后的风雷神翅,轻松就将魔礼青和魔礼海两人的攻击,给抵挡下来时,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果然,云中子师叔(师兄),为雷震子炼制了几件威力不凡的后天灵宝,有这些后天灵宝在,魔家四将想要伤害到雷震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后,哪吒等人纷纷出手,往魔礼海等人身上击去,想要将魔家四将给打杀,打击商朝将士的士气。
  看着往自己身上击来的哪吒等人,魔礼海快速拨动手中的碧玉琵琶,一道道音波之力,强行灌入他们的耳朵之中,让他们感觉仿佛有无数人,拿着锤子,疯狂的敲打他们的脑袋,让他们剧烈的头疼,不由自主在原地,惨叫了起来,无法再做其他事情。
  看到这一幕,雷震子心中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风雷棍一抛,让风雷棍化作一道流光,往魔礼海的身上击去,阻止魔礼海继续拨动碧玉琵琶,要不然,韩毒龙等人,会惨死在魔礼海等人的手中。
  之前,这魔礼青已经领教过风雷棍的威力,知道这风雷棍的威力极为强大,凭借魔礼海的实力,并不一定能抵挡住风雷棍的攻击,有很大可能会死在风雷棍之下,连忙将手中的青云剑一抛,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风雷棍之前,立在虚空之中,快速舞动,一道道地水风火之力,青云剑之中涌出,往风雷棍上击去。
  那风雷棍也不甘示弱,一道道风雷之力,不断从风雷棍之中涌出,将众多地水风火之力抵挡下来,两件灵宝在虚空之中斗得是不亦说乎。
  虽然,雷震子没能阻止魔礼海拨动碧玉琵琶,可不远处的哪吒见状,连忙将身上的乾坤圈,取了下去,往魔礼海所在抛去,一旁的魔礼寿想要阻止,却被杨戬拦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乾坤圈,击在魔礼海的身上,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受伤不轻。
  感应到自己身上的伤势,魔礼海哪里还敢再停留,化作一道流光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失去了魔礼海的钳制,其他三人,岂能是哪吒等人的对手,也如魔礼海一般,化作一道流光,回到营帐之中。
  看着离去魔家四将,哪吒等人都没有追赶,跟着姜子牙回到营帐之中,刚回到营帐之中,姜子牙便微笑的看着雷震子道“雷震子师侄你果然厉害,要不是,师侄你在一开始,就将魔礼青重伤,此番想要击退魔家四将,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之前,韩毒龙等人以为雷震子的修为,比他们低上一喜,就算手中有灵宝相助,这战斗力最多也就和他们差不多,甚至不如自己。
  可经过之前的一战,韩毒龙等人已经明白,这雷震子的修为,虽没有突破到金仙境界,可战斗力却是极为强大,金仙境界之中,并没有几个能,将雷震子给击败,甚至是实力稍弱一些太乙金仙,雷震子也不是不能击败,不是他们可以相提并论。
  “师叔客气了,之前只不过是那魔礼青太小看贫道,下一次,贫道想要将魔礼青重伤,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