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亡者殊途 > 第二章-第七话-神盾邀约

  叮铃!
  “到咯,下来吧。”
  阿尔萨斯按着车铃提醒着戴着耳机没有看路的行人,骑着单杠自行车载着多琳来到了玛德琳夫人的楼下,他们从伐木场调查回来,很可惜,没有发现太多有用的消息。
  本来保证要带多琳去牛排馆的阿尔萨斯,也在一通电话之下回到了他的家,没有办法,电话里的摩尔神父无可奈何的告诉了他,玛德琳夫人能下床后就一直吵着孩子们还等着她做饭,怎么都要回去准备午饭,他阻拦不住,只好给阿尔萨斯打电话,让他回来吃饭。
  白天皮特有点分身乏术,摩尔神父作为热心的邻居有时会去帮衬帮衬,但事实证明,这位慈善的瘦弱老人根本拦不住一腔热血的玛德琳太太。
  “你可是欠我一顿牛排,阿尔萨斯。”
  “记住了,你都说了一路了,多琳,赶快上去吧,他们肯定已经等我们好一阵了。”
  锁上车,阿尔萨斯和多琳朝着楼门走去,一辆黑色的别克车正停在他们的楼门前,一位衣着得体的绅士正微笑着看着走来的两人,嗯,准确的说是从阿尔萨斯骑着自行车过来得时候,就推开车门,站在了门口,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待得二人走进,带着一副如沐春风的和煦微笑,西装革履的男士主动走向了阿尔萨斯,礼貌的伸出手和阿尔萨斯初次寒暄:
  “您好,阿尔萨斯和美丽的小姐,自我介绍一下,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菲尔·科尔森,很高兴认识你们。”
  “额,不好意思,你找我有事么?”
  友好的握了握手,阿尔萨斯回忆着自己曾经见过的人,科尔森确实没有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不过这位来自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先生并没有让尴尬持续太久,很直接的发出了寻求帮助的请求:
  “嗯,确实是有事,我们听闻了您和您的伙伴在洛杉矶的正义之举,此番过来,就是想拜托你们,对一位身陷重病的英雄伸出援手。”
  “身陷重病?谁?”
  旁边的松鼠妹很快的插了一句嘴,这种超级英雄间的八卦让她非常感兴趣,不过对面的科尔森并没有这么轻易的给出后续的答案,反而是笑着看向比他高上一头阿尔萨斯,给出了一个诚恳的声音: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具体的内容,我们可以上去详谈一下吗?”
  阿尔萨斯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位隶属于一个名字很长部门的男士,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有着一个油光锃亮的大额头,额,准确的说可能有一点发梢后移的秃顶嫌疑,当然也可以美名曰聪明绝顶的前兆,棕黄色的短发朝上梳起,眉峰略微向下,嘴角带起一点友善的弧度,略带沧桑的面容上有一股自信的味道,不自觉的散发着让人觉得亲近舒服的气息。
  总的来说,应该是一个友善的家伙,而且没有什么威胁。
  “嗯,可以,请吧。”
  沉吟了片刻,阿尔萨斯邀请这位不请自来的先生一同上去品尝玛德琳太太的午餐,能够准确的找到自己的住所,这种有着国家背景还对自己如此客气的组织,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恶意,不然,恐怕自己回来见到的就不是这样的景象了。
  ……
  推门入内,身手矫健的多琳第一个蹦了进去,高声喊道:
  “玛德琳太太,我们来啦,咦,摩尔神父你也在呀!”
  “额,是啊,很抱歉,我没有把玛德琳夫人留在医院,唉……”
  “没事的,神父,玛德琳夫人倔起来的脾气和力气,您确实不是对手。”
  阿尔萨斯带有一点玩笑口吻边说边走到了神父的身边,亲切的揉了揉他的肩膀,继续说道:
  “这几日,多亏了您的帮忙了,我和皮特都在忙一些特别的事情。”
  “天主爱你,小伙子,你们做的都是为了这座城市,愿主与你们同在。”
  “阿门。”
  阿尔萨斯和多琳像模像样的行礼,感谢了神父的祝福,在和谐的氛围下,突然想起什么的王子才回头发现科尔森正站在门口,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这和谐的一“大家”人。
  “进来吧,科尔森先生,正好,你赶上了饭点,先坐下来,尝尝玛德琳夫人的手艺。”
  应邀的科尔森非常绅士的将鞋脱在了门外,换上了门口的脱鞋,对坐在桌边的老神父报以友善的笑容,坐在了阿尔萨斯的旁边。
  老神父同样笑了笑,然后侧头微微扯了扯多琳的袖子,低声问道:
  “小妹妹,这个人是?”
  “他呀,这是那个国土……国土什么来着,不管了,反正是国家秘密机构的人,来找阿尔萨斯帮忙的。”
  “哦?国家秘密机构都能找到阿尔萨斯?难道是因为那天……”
  “嘘,肯定是,说是有人重病还是什么的。”
  听到小姑娘正和老神父讨论着自己专程过来的目的,作为一个特工,脸上丝毫看不出被人悄悄说道的尴尬,反而轻声提醒着那位可爱的女孩:
  “是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不过也可以叫我们的简称,神盾局,这个比较上口。”
  坐在了阿尔萨斯家里的科尔森反而没有急迫的继续请求帮助的话题内容,和桌上的一老一大一小聊起了洛杉矶的家长里短、新闻趣事,风趣幽默的用语和丰富的面部表情,倒是把餐桌上的气氛弄得活跃起来,至少让外人来看,几人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一样谈笑风生。
  直到,厨房的声音渐渐平静,端着菜肴的玛德琳夫人走出了她的专属地区,玛德琳太太不喜欢其他人进她的厨房,在她看来那是她的私有地,是神圣的战场,不需要碍手碍脚的队友。自从私自去帮忙的阿尔萨斯被赶出来后,就一直和皮特老老实实的坐在桌边。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满面红光的老妇人又弄出了一桌拿手好菜,至少从那相对麻利的动作上看出,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难怪可以从医院跑回家里。
  “来来来,神父,快尝尝,这次我可是按照你的意见改良了我的玉米浓汤,帕克,你也试试,哎,这个可爱的女孩是谁呀,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把肩上的毛巾粗略的产在了腰间,上完菜的玛德琳夫人一副自来熟的态势坐到了多琳的身边,用打趣的眼神在阿尔萨斯和多琳之间来回晃荡,那犀利的台词让刚拿起汤勺吃了一口的松鼠妹眼珠都凸了出来。
  噗!
  很不争气的多琳,还是把玉米浓汤噗到了对面,保持微笑的科尔森被敷了个面膜,那一身整齐洁净的西服上瞬间出现了不少黄色的点缀和米白的汤汁,但他没有一丝一号的惊慌,反而先从桌面的纸巾中拿出一叠递给了对面的多琳,然后才取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脸颊。
  “哇,你这小姑娘,反应可真大,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经逗,哪像我们当年,帕克,你爷爷和我谈恋爱的时候,可还是我主动去追的呢!”
  连续被认成帕克的阿尔萨斯心态逐渐平和,他很清楚的认识到,玛德琳夫人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自己在她眼里又变成了她那还在当着警官保卫洛杉矶的好孙子……
  饭桌上,玛德琳夫人的心情非常好,在心里认为多琳这个姑娘面子薄之后也没有再继续打趣自己的“孙子”和心里默认的“小女朋友”,反而大谈起了自己当年打日本人的英勇事迹,中间还时不时穿插一点帕克小时候的小笑话。
  如果不是科尔森和阿尔萨斯隐秘对视的目光和多琳的小白眼,这餐饭可以说吃的是宾主尽欢了……
  饭后,在玛德琳夫人的催促和饱含深意的眼神中,阿尔萨斯和多琳都被赶到了里屋,神父告辞回到了隔壁。
  吱呀……
  趁着玛德琳夫人在厨房收拾的时候,科尔森悄悄地推开了内门,看到小姑娘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阿尔萨斯站在窗前不知道想着什么。
  咳咳!
  特工先生轻声咳嗽了两下,正准备靠近,阿尔萨斯背对着他率先发声,低沉的嗓音有一股磁性的魅力:
  “你们……知道我的能力?”
  “我们知道你有一些特别的异能,嗯,或者说是神术?除此之外,还有超出常人的身体素质,以及一点不错的治疗技巧。但是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报以任何的恶意,虽然,一个刚见面不久的人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一定相信,但我保证,如果你能来协助我们,我们可以让玛德琳夫人,不会再出现刚才的情况。”
  “什么?”
  闻言,阿尔萨斯立马诧异地转过头,有些震惊的看着科尔森,他不是没想过办法,但是这种精神的疾病他无能为力,医院也没有好的办法。
  “我的意思是,我们有能力治愈她,治愈一位曾经为国家披肝沥胆的士兵,她还为国家培育了一个优秀的人才。”
  话音落地的科尔森走到了阿尔萨斯的面前,略微仰起头看着他,右手拿起了旁边壁橱里的警官证,用一个惋惜、诚恳的语气继续补充道:
  “不过很可惜,他牺牲了,这是国家的损失。但是,你的出现,是国家,也是她的幸运。”
  凝视着科尔森的双眼,阿尔萨斯沉吟了片刻,坐在窗台上,爽快地开口笑着说道:
  “你们如此确信,我不会对你们的计划造成威胁?”
  “当然,我相信那位女士,也相信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