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40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5

  虎妞坏了孕之后,陆仁炳便得到了解脱,暂时不用接受压榨。虎妞对于这个孩子也很重视,变的神经兮兮的。轻易不出大门,生怕冲撞了什么。后来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说是怀了孕,最好别让男人上炕。
  虎妞做得更虎,直接把陆仁炳赶回了他们租的房子里。这倒是舒了陆仁炳的意,虽说每天还要起早去个虎妞买零嘴,去看顾她。但总算有了更多自己的时间。
  虎妞住在刘四爷的车厂里,比在这大杂院更得意。刘四爷已经将虎妞肚子里的孩子预定了。怕自己照顾不过来,有个什么闪失,还特意拖了南苑的妹妹,给虎妞请了个有经验的老妈子,来照顾虎妞。
  这一下,陆仁炳算是彻底解放了出来。他现在每天有大把的时间了。这一段时间他把北平逛了遍,心里大致有了点主意。回到他住的小羊圈胡同的大杂院,仔细琢磨了好几天,才算彻底理清楚头绪。
  这年代要当爷,要么有钱要么有势。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个臭拉车的,社会最底层的苦哈哈,虽说吃上了虎妞牌软饭。成了苦哈哈中让人羡慕的那个。但仍然没有啥值得稀罕的。像他这样的苦哈哈,这北平城里足有五万多。
  不说别的,就在这小羊圈胡同,也没人把他当回事。小羊圈胡同相当袖珍,总共六个院,路南的一号院住的是一户姓钱的,据说是书香门第。长子是个教书匠,次子是个汽车司机。都是体面职业。
  这一家子好像都有点读书人的清高,整天闭门不见客。他家的女人也轻易不出门。不过据说不是因为规矩大,而是因为这一家子人,都不善于理财。虽然挣了不少钱,都花掉了。
  搞得这一家的女人,连件时兴的衣服都没有。所以轻易不出门,偶尔买个针头线脑的,也是隔着门缝与人交易。
  二号院的李四爷一家,李四爷是个“窝脖儿”行的好手,以前专门帮人搬家,搬运贵重的东西。为人正直善良,乐于助人。
  三号院是个齐整的四合院,里边住着姓冠的一家,祖上似乎是个有点势力的人家。所以在这胡同里,也惯常对其余邻居颐指气使的的不招人待见。
  四号院就是陆仁炳住的大杂院子,除了陆仁炳,还住着剃头匠孙七夫妇,小崔夫妇,小崔是另一个车行的车夫,别人都叫他小崔。陆仁炳管他叫小强子。
  五号住了姓祁的一家,是个四世同堂的人家。人丁兴旺,是这胡同里住的最久的土著人家。
  六号院也是个大杂院,住着丁约翰,在英国使馆做事。棚匠刘师傅,会练拳耍狮子。唱戏的小文夫妇。
  七号院人员更杂,连暗门子都有,又因为离者小羊圈的中心有点远,大家都不把那个院子算在小羊圈胡同内。
  陆仁炳住进来之后,才反应过来,这特么不是《四世同堂》里的那个小羊圈胡同么?
  这里在抗战开始后,可是发生了一系列的悲惨事啊,这里就是老舍先生安排的试炼场。他就这么一头扎了进来。
  按照骆驼祥子的时间线,他的剧情还没到抗战就结束了,还没有同在大杂院的另一个车夫小崔的戏份多。好歹小崔,还被莫名其妙的被日‘本人抓了当作替罪羊,砍了脑袋挂在牌楼上风干呢。
  果然骆驼祥子,就是个路人中的路人,在这个时代就不配有姓名。
  嗯,在这羊圈胡同住着也不错,最起码在这里的即将发生的事,他都有印象。要是把他扔到别的胡同,指不定又是哪位大神设计剧情呢。
  毕竟这个以这个时代的北平做背景的经典小说不要太多,相较而言,老舍先生的世界最容易混。他已经将小羊圈胡同四周转了个遍,那个传说中的裕泰茶馆就在,小羊圈胡同后边的护国寺西巷里。
  那个名字一听就惹人遐想的百花深处胡同,就在小羊圈胡同的背面不远处。护国寺庙会隔两天就有,买东西生活啥的都很方便。在这里住着倒是很爽。
  因为陆仁炳是才搬过来的,搬过来就跟着虎妞,去人和车厂啃老子了。所以这个四号院所有的人,对他都还很陌生。
  虎妞不在,陆仁炳也没有心思跟他们打交道,先弄点钱再说。虎妞虽说对他死心塌地,但是怕他拿钱去买洋车,继续当车夫。所以死死攥着体己钱,不肯松手。
  陆仁炳本来对她那点钱,也看不上眼。要想当爷,虎妞那点钱,屁也不够,刘四爷那个有七十辆的车行都不放在眼里。
  他现在需要海量的钱,起步资金就来自于那个坑了祥子30块钱的许巡长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先是乱军的头目,拉了祥子做壮丁,黑了祥子新买的洋车。然后摇身一变做了巡长,借着祥子给人家跑包月的曹先生一家涉嫌乱党的事,讹了祥子30块。
  可以说,祥子之所以落得原著里,那般下场,这个许巡长绝对是居功至伟。既然这样,就别怪他陆仁炳,替祥子出这口恶气了。
  许巡长的住处并不是秘密,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没有什么看家护院之类的。不过毕竟也是个巡长,他们一家六口人单独住了一个小杂院。
  这倒是方便了陆仁炳行事,陆仁炳盯着这个巡长一个礼拜,亲眼看着他敲诈了几个铺户之后,越发肯定选他下手是对的。不仅是报仇的缘故,最重要的是这绝对是一头肥羊。
  并不是所有的巡警,巡长都是黑心的。毕竟巡警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是个危险职业,达官贵人的擦脚布。没有谁真的会为那点可怜的薪水,去往死里得罪地面上的那些街坊。
  不过这个许巡长不一样,这家伙从前清时,就是个会钻营的。前清刚成立巡警处,他就托关系进去了。北洋的时候,又混进军队做了个头目,反正是哪有好处,就往哪里钻。着实捞了不少钱。
  陆仁炳亲眼看着他,将新榨来的钱,放在了火炕下的密室里,才结束了跟踪许巡长的任务。
  选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陆仁炳翻身进了许巡长的家,院子里的狗早就被麻翻了。陆仁炳又挨个房间,给许巡长一家上了药,保证他们睡个好觉。
  然后就打开了许巡长藏钱的小机关。机关打开,藏钱的地方类似于红薯窖。许巡长在这窖里放了不少陶瓮,瓮里放的是米面。看来这个巡长也是个会居安思危的。这些米面不好整,陆仁炳也没心思搞破坏。
  翻检了半天终于在几个陶瓮里,看到了想要的。许巡长还真是个精细人,银票,洋钞,银元,金条,碎银子都是分类放的。
  陆仁炳看了一下,也不细数,统统装进自己带来的布袋里。拎了一下足有五十多斤,真是肥啊,活该他陆某人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