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四十二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10

  放出几个大招,弄得洛阳朝廷一团乱麻之后。陆仁炳专心梳冀州,幽州和刚划出来的辽州。
  收拢了冀州豪杰之后,陆仁炳手头上又有了8万可以机动的兵马。陆仁炳挥师进入幽州,肃清幽州流寇。刘虞被陆仁炳赶回了洛阳,公孙瓒被陆仁炳安排到了辽东。幽州因为地处边境,还没有后世天下之中的气势。这里对于洛阳诸公而言,就是偏远蛮荒之地。
  民风彪悍的幽州,被陆仁炳搜刮了4万人马共12人马,整顿后分四路出长城扫荡乌桓。
  乌桓首领丘力居,勾结张纯造反,寇略青,徐,幽,冀,公孙瓒追击乌桓,被围狼狈逃回。就是这样一众逆贼,竟然被刘虞招抚,代价是张纯的脑袋。
  虽然这算是刘虞的功绩,但是未尝不是刘虞与叛逆的妥协。这是陆仁炳绝对不可以忍受的,乌桓必须全灭,张纯也必须是汉军亲手斩杀。
  20年后乌桓就是在曹操手中灭亡的,一个被汉室庇护了200年的部落,犯了错之后还能逍遥20年,这是不符合大汉核心利益的。
  乌桓和南匈奴都是汉室骑兵的重要来源,乌桓与鲜卑也有着深仇大恨,所以他们无路可逃。公孙瓒也收到了陆仁炳的命令,从辽东出发攻击乌桓。
  乌桓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部落联盟,丘力居也只是名义上的共主。各部乌桓其实对于与汉朝的作战是完全没有信心的。
  只有等大汉虚弱的时候,趁机捞点好处的心思。一旦汗庭大军压境,他们就会臣服。
  陆仁炳接受,各部的头投降,抽调青壮骑士充入军中,老弱妇孺送往幽州各地安置。幽州缺人缺的厉害。
  陆仁炳四路大军再加上公孙瓒大举出动,靠近长城的乌丸诸部纷纷投降,转头成为带路党,很快丘力居并幼子,楼板,从子蹋顿,以及丘力居的铁杆难楼、苏仆延、乌延等率众5万骑被围在柳城白龙山。
  这也是历史上张辽斩杀蹋顿的地方。
  现在张辽正在肆虐西部鲜卑,斩杀蹋顿等一干头目的重任就落在河北四将,广阳阎柔,辽东公孙瓒的手里了。
  战役毫无悬念,丘力居等人被斩,无一逃脱,乌桓在场的头人们全部被陆仁炳砍了脑袋,传首投降的各部。至此乌桓彻底成为历史。投降的呼汉众有20万,陆仁炳将他们悉数迁往幽州充实人口。将乌丸的地盘划归辽州刺史公孙瓒。告诉公孙瓒人口就靠他从鲜卑和高句丽和三韩掳掠了。
  而且陆仁炳承诺,公孙瓒向北向东拓展的土地都会划归辽州,这就是给了公孙瓒充分的作战自主权。
  公孙瓒本就喜欢同鲜卑这些草原部落作战,现在听到陆仁炳充分放权的命令自然大喜过望。
  收拢安置乌桓后,陆仁炳又得了无数马匹牛羊,以及6万乌丸骑兵。这军队真是越打越多啦。
  陆仁炳现在手头的18万人,都已经成了骑马的兵了。因为马镫,高桥马鞍的,长枪弯刀的装备,这是十八万人勉强都可以当骑兵使用,机动性大大提高,现在正好又在草原上,拿东部鲜卑练练这些骑马的步兵的骑术也是不错的。
  于是陆仁炳把他们全都放到了草原上,不给他们具体的作战任务,就是练兵劫掠。
  乌丸骑兵作为老师打散在各部之中,互相融合。
  陆仁炳这种做法,无疑于放出了18万装备精良的野兽。
  如果是面对有明确作战目标的汉军,鲜卑人可以运用总总战术应对。但是面对这种跟草原的流寇一样的军队,就是冲着劫掠来的军队,鲜卑人也无可奈何。
  对方装备精良,全部骑马,又有乌丸人,鲜卑人,还有汉奴做向导,根本无法应对。
  不断有部落被劫掠,不断有城寨被打破,不断有去救援的骑兵被斩杀。
  西部鲜卑只有不断收缩势力,疲于应付。陆仁炳也给公孙瓒下了命令,让他的人劫掠高句丽并三韩人。
  这种毫无道德的流氓作战方式,是所有与大汉朝打交道边境势力所不能应对的。一个比你强大的人耍流氓,你能怎么办。
  西部的吕布,张辽,中部的徐荣他们也都接到了同样的策略。整个草原上的部落这一年是倒了大霉,草原上的天灾也就罢了。
  更可怕的是肆虐不断的汉军。让他们连安心游牧都做不到。
  这次汉军还不接受谈判,除了投降不接受谈判。
  汉军因为有长城做依托,有陆仁炳提供充足的军械粮饷做补充,根本不考虑草原上的季节。反正从初平元年五月开始,就一直不停的骚扰劫掠,无休无止。所有靠近长城的鲜卑部落都崩溃了,投降的部落络绎不绝,投降之后,妇孺被安置到长城内,青壮随后就被收编,继续肆虐草原。
  转变身份的鲜卑骑兵,对待其他同族一点都不留情,这是草原上的规矩。滚雪球一样的越来越多的草原部落被打破收降。三部鲜卑的贵族们,不得不将部落越迁越远。
  他们也想集中兵力跟汉军来一场大决战,但是陆仁炳不给他们机会啊。只许你们来去如风吗?我们也可以的。
  以草原人的作战方式对付草原人,最有效。还能劫掠牲畜牛马,发点小财何乐而不为。
  不受约束的军队就是最恐怖的野兽,装备精良的汉军一旦毫无顾忌的糟蹋草原,草原上的部落是难以承受的。这跟草原部落劫掠中原一样。因为他们只会破坏,不顾后果。在秋冬之际放火烧草原,这种事哪个部落会干?牛羊还要不要养膘?往河里塞满动物的尸体,污染水源,除了打仗的时候,哪个部落会这么干。这帮野兽一样的汉军就敢干。反正他们自己有充足的净水,也有铁锅可以烧开水喝。
  三部首领不断派出使者,请求汗庭休战,鲜卑各部请求内附,并保证绝对再骚扰边境州县。
  高句丽,三韩的使者也都纷纷上洛阳告状。坐镇蓟城的董丞相处,也是跪了不知道多少波次的使者。
  正在为各种改革方案,狗脑子都打出来的大佬们,接到鲜卑,高句丽,三韩的告饶奏表时,才明白洞大丞相在北疆做了什么?
  大儒们的同情心爆发了,要求董丞相停止这种不人道的行为,给大汉的这些可靠小弟们以安宁。
  董丞相说,草原上流贼肆虐,他原先不知情,现在知道了,立即派兵去草原清剿流寇。
  朝堂诸公和三部首脑都对陆仁炳这种无耻的态度惊呆了。
  然后三公们就坡下驴,愿丞相尽快平定草原流寇,回头继续瓜分大饼。鲜卑三部,含泪将部落向更苦寒的漠北和外兴安岭搬迁。
  陆仁炳不管他们,怎么样,自己的练兵计划是不会停止的。练好骑兵怎么着也得两三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