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42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1

  所以本就富庶的江南地区,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繁华,果然是新朝新气象。
  陆仁炳进城采办药材,顺道带点礼品,去看望老丈人一家。
  老丈人陈大有一家,对陆仁炳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尤其是陆仁炳,真的洗心革面,还盖起了新房之后。陆仁炳在陈家,已经基本恢复了一个姑爷该有的待遇。
  亲戚还是要多走动,说实在的,陈家对富贵算是仁至义尽了。陆仁炳可不能像原身那么不通人情世故。
  在老丈人家,吃饱喝足。又在城里,给孩子买了点零嘴,给婆娘买了个针头线脑,才往家里赶。
  陆仁炳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村长王福田拿着一张文件来找他。
  陆仁炳接过文件一看,原来是要求加强防疫的。这个年代,江南地区的防疫工作压力很重。每年都有各种疫病流行。原因有很多,但总体是跟医疗卫生条件差,医生数量少,没有特效药有关。
  陆仁炳作为一个地方上有点名声的村医,也接到了去参加培训的通知,他去地区参加了防疫培训。
  培训主要是如何发动群众,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的。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群防群控,搞好卫生条件,灭杀传染源,也是有效的手段。
  回来之后的陆仁炳,算是有了个官方身份,主要负责徐家村附近的防疫工作。
  这个年代,国家地制药企业还没发展起来,后世被广泛批评的滥用抗生素问题,现在根本不存在。
  抗生素基本上依赖进口,国内仅有的几家药厂,也只具备进口原料药进行分装的能力。所以现在对抗疫情,只能是凭借中医药对症治疗,然后就是搞爱国卫生运动了。
  在后世基本上绝迹的天花,白喉,霍乱在这个时代都是常见病,年年都要爆发一波。活下来的人,还要经受血吸虫病,各种寄生虫的折磨。
  婴儿死亡率很高,基本上活下来的人,都是从小到大被各种病菌,筛选出来的幸存者。
  这国家大事,陆仁炳管不了,也不是现在的他能解决的。只能等国家一五以后,建立起大规模的制药厂,再建立众多的医科学校,建立普遍的医疗体系才能基本解决问题。
  陆仁炳只能负责徐家村左近的一块地方而已。
  主要工作就是宣传,拎着个白灰桶,在墙面上刷标语。然后就是组织人清理村里的污水沟,督促各家各户,粪便定点排放,堆肥发酵无害化处理。
  除四害,抓老鼠,灭蟑螂用白灰给各家各户消毒。
  反正搞得轰轰烈烈,不宜乐乎。因为这个时代,农药也没有,老鼠药也不是那么灵,抓这些东西,可是费了老鼻子劲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徐有庆他们这帮孩子倒是开心的不行。
  另一桩大事就是修水渠。乱了几十年,农村本就不多水利设施也早就损失殆尽,河道淤积严重。
  所以这两年,兴修水利的工程不断。在农闲时节各家各户,都要派人去做工。
  陆仁炳家有两个壮劳力,但是陆仁炳肯定不能让陈家珍去干挖水渠,修水库这种重体力活。
  所以每年的秋收以后就是陆仁炳出苦力的时节。
  今年冬天也不例外,虽然他是村里仅有的医生,但是不脱产,没有不参加劳动的权力。
  去参加劳动,工具自备,离家近的地方,干粮也是自己备。离家远的地方就惨的多,真有吃不饱的情况。
  这年头连夜干活不是什么稀罕事。
  在修上面规划的新干渠的时候,陆仁炳他们负责的一段,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一个人半夜里干活,从河心担土到河沿上,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他担过一担土,倒在河沿上之后,就靠在土堆上睡着了。
  结果天黑,大家都没注意到他,还是不停地往那个地方堆土,结果那人就在那里被埋了。
  等到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人早已经没气了。
  其实这些工段都是按村子分配的,比方说今年冬天,陆仁炳村子的劳力就负责开挖一段大约一公里长的一段水渠。
  这点工程量在后世南水北调工程时期,就是几台挖掘机,几天的工作量而已。这个时代就需要百十号人,挖上几个月。
  吃不饱,穿不暖,全靠着一股子精气神。不断有慰问团体,来工地上慰问。有人加油打气,工地上红旗招展,有各种评比,不同工段之间还要争流动红旗,这不仅仅是荣誉,也代表着面子,村子,乡镇,县里的面子。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工段的人都要夜里加班的原因。陆仁炳是很难理解这时代的人们那种集体荣誉感,也不理解他们的劳动热情。
  陆仁炳这些年已经,将身子调养过来了,身强力壮的他,干起活来,也是一把好手。
  经历过几个世界,陆仁炳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适应能力快。融入角色快。起初他其实也是有那么一点抵触的。但是一路下来,反正自己回家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那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还不如安安心心的享受每一世。
  吃苦受难是一世,荣华富贵也是过一世。顺其自然,将每一世都当作对自己的历练。用心的去体会人生百态,或许他最终能得到真正的超脱吧。
  他在现在已经不能动用任何魂力,但是他却能感受到,魂力时时刻刻都在增加。尤其是他踏踏实实适应自己的角色之后,这种魂力增加的速度反而比自己逞强好胜来的更快。
  或许这也是自创功法的最佳修炼状态吧,打坐修行,强求仙缘。反而不如尘世历练,道法自然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感悟,陆仁炳才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某种执着,决心从今往后,踏踏实实的过好每一世,认认真真的生活。
  嗯,不要嚣张,要苟,要一直苟,苟着才是混诸天的最佳方式。陆仁炳暗自下定决心,要做一只诸天老苟,苟到最后,应有尽有。
  话说,在这个世界有个美貌的媳妇,还真是件让人心理舒服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