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86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23

  嗯,是的只有官方认证过的才是真正的神仙,没有执照,没有编制,你修为再高,本领再大,那你也就是个野人,妖怪而已,上不得台面。
  没有编制,寿命一到,你还是要入轮回,一身修为还是空。有了编制,你就有了暂免轮回的证书。编制的职位越高,寿命越长。
  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好残酷地说!最低地是连地狱都进不去的孤魂野鬼,最高的是统治三届亿万生灵地天帝。连陆仁炳都觉得这个体系好牛叉!
  根据陆仁炳的观察,再加上现有信息的推断,颜如玉应该真的很从天庭逃出来的,只不过,不知道事因为啥原因被人打至重伤,失了修为,只能藏身在书中躲避。
  因为失了修为,所以当初,她才不能看到陆仁炳自带光环光环。在原著里也无力反抗灾祸,被一个凡人官吏,一把火烧成灰烬。
  不过颜如玉现在仍然不说她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她不想连累陆仁炳。她不说,陆仁炳也不逼问。
  正好趁着她怀孕,自己有机会照顾她,慢慢地帮她调理身体,争取让她能够恢复修为。
  到时候有了能力自保的颜如玉,就应该有底气给她的相公讲故事了吧。
  至于让颜如玉给他生孩子这件事,那可不是陆仁炳主动要的,是颜如玉这个妮子,为了报恩,主动要生的。
  原著里,虽然那个郎玉柱啥也不是,她还是为了报答他的庇佑之恩,为他生了孩子。
  这个女子就是这么知恩图报,她可不知道陆仁炳可是个坐怀不乱的真正的好人呢。
  陆仁炳在颜如玉的教导下,“磕磕绊绊”地学会了做饭调羹,于是颜如玉眼中的书呆子,整天翻着书,换着花样的给她做各种饭菜,补品。
  每天晚上,还要给肚子里没出世的孩子,读书朗诵,说要从胎儿抓起,把他们老郎家读书的种子传下去。
  慢慢地颜如玉地心越来越软,她本来确实是冲着报恩,才把身子给了呆子的。
  她都打算好了,等到给这呆子生了孩子,给老郎家,留了后,六悄然离开的。
  她的伤势很重,追杀她的人并没有放弃,她不想连累这个呆子。
  可是现在她越来越不想走了,她爱上了这个她亲手布置的家,爱上了装傻充愣,为他做补品的男人,当然更舍不得肚子里还没成型的小东西。
  唉!平日里开开心心的颜如玉,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叹息。
  陆仁炳除了,每天打卡上班,去宫里跟两位道友聊天打屁之外,就是回家关起门来,给颜如玉调理身子。
  朝堂上,外界的风风雨雨啥的,它是一概不理。有大佬看他圣眷正隆,就想拉拢他,可惜书呆子郎玉柱,根本听不懂他们的潜台词,装傻充愣,谁也拿他没辙。
  嘉靖皇帝对他这位道友,倒是越发看中,给了他可以随意出入宫禁的牙牌,还赏了他道袍。
  陆仁炳每日穿着道袍,去上班打卡,然后外如西苑丹房,观摩嘉靖皇帝和陶仲元炼丹。
  在后世的各种传闻中,将皇帝炼丹的事情,都传得很邪乎。但是具体是怎么炼丹,炼得什么丹,却都是语焉不详。
  翻开史册,发现真正炼丹求药的皇帝,并不都是无道昏君。像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嘉靖皇帝,雍正皇帝,这些可以说都是有为之君。
  可是这些皇帝,为啥都要炼丹呢?史书上都已经记载了,炼丹事不可能长生的,他们何苦还要如炼丹呢?他们又不傻。
  所以那些皇帝执着于炼丹,肯定是有现实问题原因的。
  那些方士,几千年积累下的散剂,丹方,都是有一定功效的。服用之后,都能达到一定的效果。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皇帝,名士痴迷于服散用丹。
  嘉靖皇帝从古籍中收集整理了几十种丹方,散剂,经过名医审阅,确定厉害,再依次炼制试服。
  道家方术中的炼丹术,也是有一套完整的理论的。外丹术能和内丹术分庭抗礼,岂能小觑。
  外丹术是一套完整的修炼法门,门类庞杂,大众所知的炼制铅汞的黄白术,只是外丹派的很小的一个分支而已。
  药物的辨别,分类,炮制都属于外丹术的范畴。你翻开中药书籍,那些药物得属性,什么寒,凉,辛,甘,苦之类的,都是怎么来的?
  那都是千百年来,人们用外丹术不断实践得来的成果。药物的炮制方法,也都来自于外丹术。要不然哪一个医家有那个闲心去研究,每一株药材的根茎叶的功效不同,毒药乌头炮制过后,竟然是救命良药?
  外丹术与内丹术都共用一套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理论,是道家天人合一理论的两个方面。
  内丹术研究人体内部构造,构建了神奇的经脉丹田系统。着重研究人体自我的精气。
  外丹术构建了神奇的中药配伍体系,外丹术还研究了如何引外界灵气入体的法门,也研究如何以肉身沟通天地得法门。
  符箓其实本质上也是外丹派的创举,不过后世这些东西都被归进垃圾堆,传承也断了。
  本质上内丹派,外丹派是同源的,真正修道的人,是没有严格拘泥的,只有愚人才会强调自己是什么正统。
  不过从上古以降,天地灵气总体是成下降态势的。修道的人内外兼修,很难成正果,只能选择一门专修了。
  这个聊斋世界的外丹术其实也不完整,但是相对于陆仁炳之前经历的世界来说,已经是很全了。
  尤其是嘉靖皇帝这里,除了丹方之外,还搜集了无数的秘籍经典,让陆仁炳看得如痴如醉,受益良多。
  说实在的,在华夏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出现仙侠小说里那种什么门派凌驾在皇权上的情况。
  在这里没有哪个门派可以对抗皇权,秘籍什么的,当然也是皇宫里的最全面,没有哪个门派可以对抗国家。
  这里也根本不存在什么人皇不能修炼的规则,练气士们巴不得皇帝修道,他们好分一杯羹呢,怎么会不让皇帝修道。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修道的人,要抱皇家大腿。
  即使是所谓的天庭,也得靠着人间帝王给他们收拢香火过日子呢,巴不得皇帝修道得长生呢。
  反正不管那些乱七八糟地,陆仁炳在嘉靖皇帝那,整日就是看书,再就是看他们捣鼓丹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