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30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22

  陆仁炳很头疼,他自己根本不想招惹任何事,奈何万事不由人,财帛动人心。他要是不建立力量,就保不住自己的产业。
  谁让阿贵的心愿第一个就是要发财呢,陆仁炳感觉自己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发了财了,可惜发了财就得想办法自保,想自保就得建立自己的势力,有了自己的势力,行事就由不得他做主了。
  资本和手下自己会推着陆仁炳走路,太危险了,陆仁炳现在感觉自己就像坐在一口火山上,随时都会爆发,指不定啥时候就会招来灭顶之灾。这个世界本来对陆仁炳来说,是个安全的世界,现在却成了个危险之地。必须赶紧完成任务,想办法离开这里。
  嗯,现在就是解决姓赵,和娶吴妈两件事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阿贵姓赵了,但是陆仁炳知道,这个任务并没有完成。因为阿炳的心里,只有未庄的赵老爷承认他姓赵,他的心愿才算完成。
  现在虽然他在全世界都算是个知名人物,但是消息闭塞的未庄,也不一定知道他就是那个睡在破庙里的阿贵。
  看来还是得回未庄一趟,1928年的腊月,陆仁炳带了1000人的卫队组成的车队,回了未庄。这个车队由卡车汽车,舟桥车组成。车队装备了精良的冲锋枪,机枪,甚至还拉了几门小炮。陆仁炳还派侦察机,在行进路线上反复搜索可能的危险。
  毕竟这兵荒马乱的,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给陆仁炳来一家伙,他可受不了。谁让他现在肥得流油,又没有亲族儿女。只要陆仁炳一挂,他的那些产业,就会被其他股东吞吃干净。
  不要说什么朋友,下属之类的,再好的交情也没有真金白银更亲切。
  好在,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不开眼的人。陆仁炳没有在绍兴和鲁镇停留的,直接杀奔未庄。他倒是想来个衣锦还乡,跟戏文里唱的项羽,刘邦一样。
  可惜未庄里他没有产业,连个落脚地都没有。他一去十几年,未庄的人基本上都忘记曾经有他这么个人了。
  大家被忽然光临的全副武装的大军吓坏了,许多人都记得辛亥年,成立的举人老爷,仓皇逃到未庄的事情。
  只不过即使是那时,城里来的兵油子,也没有眼前这帮人凶悍。难道是这未庄有谁犯了案了么?
  陆仁炳在他出逃的尼姑庵,停了下来,然后一干护卫,封锁了未庄所有进出的道路,然后就开始肃清街道。
  尼姑庵里,只剩下了老尼姑,小尼姑已经还俗嫁人了,据说已经生了几个娃娃了。老尼姑,有些发抖的给陆仁炳斟了茶,陆仁炳嫌弃那茶杯子脏,一口也没喝,弄得那老尼姑忐忑不安。
  “那个军爷,咱这庵堂在辛亥年已经被革过命了,赵茂才和钱鬼子带着人,咋坏了皇帝赐的匾,还搜走了菩萨跟前的宣德炉,这庙里的尼姑也都革命,还了俗,就剩老尼一个人了。您要是不信,可以四处搜搜看。”
  原来辛亥年,打过阿贵的假洋鬼子,和找茂才看清了心思摇身一变,混进了革命队伍在这未庄闹起了革命,还入了县府的眼。他们别的人也惹不起,就抄了尼姑庵,发点小财。
  对世道有点迷糊的,老尼姑被吓了个半死,啥也不敢说。一点也没有当初追赶阿贵的矫健。
  只是可惜,据老尼姑说,找茂才和假洋鬼子也没捞着好处。辛亥后县城的治安大坏,窃案频发,更是有一股子白衣白甲的贼人,抢劫了丁举人家,县里的把总找不着罪犯,大索全城,发现曾经有个租住在大通学校附近的住户,很可疑,他租了房子不久就失踪了。
  据房东老头,回忆那人似乎是未庄人姓赵,叫阿贵。他失踪的那些日子,离这里不远的一户人家便闹了窃案。
  指不定就是那个阿贵,又回来作案了。
  办案的把总,觉得很有道理。便着人去未庄抓人,结果自然是屁也找不着。于是县官便迁怒了赵茂才,谁让那阿贵说是找茂才同族呢。连带着跟找茂才交情甚好的假洋鬼子也被认定有同党嫌疑。
  两家花了好大一笔钱,才得以脱身。两个人灰溜溜的回了未庄,心里却是对阿贵恨到了骨头里。
  陆仁炳听着老尼姑,说着未庄上的大小八卦,喝着自己带来的酒水,很是惬意。
  不一会,有手下来报告,说是未庄已经排查完毕,没有敌特。陆仁炳才起身走出了尼姑庵。临走的时候,为老尼姑留下了几封袁大头,大概有个四五百元。并且告诉老尼姑,他就是当年的那个阿贵,现在叫赵贵仁。
  不提老尼姑的震惊,陆仁炳开始了未庄的装叉之旅。他先去土谷祠,找老庙祝吹了会牛,这老庙祝命可真硬,依然活蹦乱跳的。
  然后就是到码头,赌档寻找他的故交,老板还是那个老板,老面孔的苦力少了一些,又多了一些新面孔。
  外面世界的变化,对于未庄人,似乎没啥大影响。不过此时的一干人,正像鹌鹑一样猥集在一块,忐忑不安的看着富贵打扮的陆仁炳,以及他带进来的一干大兵。谁也没有认出他的身份,这让陆仁炳很是有些扫兴。他赵阿贵,在未庄真的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啊。
  然后就歇了跟这些叙旧的心思,没啥意思。然后他扭脸,摆了摆手,就带着一干人等出了茶档。
  他走后,过了好一阵子茶馆里,仍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直到老板吩咐伙计出门查看,回来说人已经走远了。茶馆里的气氛才开始松快起来,大家一开始不敢大声议论,生怕刚才的大人物杀个回马枪。
  等过了一阵子,看看没啥事,才敢议论起刚才的事来。突然癞胡拍了一下自己那都快流脓的脑袋,说道:“怎么看着刚才进来的那位,像是阿贵啊!”
  大家一阵冷场,然后开始纷纷表示不可能,一个穷汉再发达,也得有个界限不是。看着刚才那阵仗,那绝对是个富贵至极的人物,怎么可能是那个房无片瓦,地无一垄的阿贵呢?
  渐渐大家有点沉默,忽然有人说,“好像阿贵说过,他是姓赵来着!”
  “哦,原来是这样。”大家释然起来,在未庄姓赵的人,就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有了解释。大家的疑惑得到了解释,然后收拾心情,继续开赌。那人是阿贵又如何,人家又不会多给他们一文钱。
  陆仁炳也确实没有给他们钱的打算,嗯,衣锦还乡的感觉,并不是特别强烈啊。
  这种感觉直到来到赵家大院门口,看到佝偻着腰的赵老爷,在赵茂才的搀扶下,领着一家老小,在门口迎候他的时候,才荡然无存。
  嗯,回乡打脸的感觉,还真是爽啊!
  赵老爷,瞪大他那浑浊的眼,看着陆仁炳,嗫喏了半天,才吭哧出一句”你,你是阿贵?'
  找茂才,心里恨阿贵,恨得要命,这个时候,却也不敢炸刺,低着头又往赵老爷后面缩了缩,生怕陆仁炳,想起往事让他那些如狼似虎的手下,把他给咔嚓喽。
  “唉呀,赵老爷着身子看起来,还是很硬朗的么,我害怕这次回乡,见不到你了呢?这都到家了,也别在外头等着了,都进去吧,外面也挺冷的!“
  然后也不等赵家人同意,就领着他的人,呼啦抄进了门,直接到客厅坐下。
  嗯,苟了这么多世界,还从来没有上演过装叉打脸的情节呢,这第一次竟然给了赵老爷,这个乡下土财主,这感觉还是,嗯,挺爽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