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11章 第6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10

  陆仁炳在驿站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被召见。他自己也不着急,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带着自己的宝贝闺女,逛逛这个世界的都城。
  虽然各地已经风起云涌,但是都城并未被围攻,京畿州郡也都在中枢的控制当中,所以这里仍然聚集了天下财富的国家中心,更因为各地的叛乱,各地的有钱人也都打包了自己的财产,来到京城避祸。所以都城的繁华依旧。
  路向右虽说跟着父亲一路行来,算是长了见识,但是还是被这世界第一城的表象所震慑,一下子显露了自己是个小地方来的野丫头的本质。
  逛街的路上,叽叽喳喳,看到什么都感觉稀奇。陆仁炳也不以为意,路向右问啥,他都微笑作答。想要啥,陆仁炳都卖给她,反正又不用他拿,跟着他们二人的两个护卫脸都抹上了黄连。
  父女二人从一个成衣铺出门的时候,就看到街上的行人,商户,纷纷向街道两边躲避。一匹快马从街的右边,飞驰而来。街上人头拥挤,这马上的骑士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这也是街上行人,纷纷躲避的原因。
  马上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劲装年轻人,神情骄纵,目中无人,手上闪闪发光的鞭子,抡的溜圆,却并不打马,而是挥向街道两边的人群。众人有躲闪不及的,登时被打的皮开肉绽。那鞭子竟然是加了料的。
  众人的惨状,落在这年轻人的眼中,令的他大为满意,俊脸上也有了笑容。
  年轻人,身后数十丈的距离,是一帮大概十四五个人的家丁打扮的人,气喘吁吁的跟着跑。这帮人腰间带着兵刃,显然应该是那年轻人的下人。
  “小公爷,您慢点,千万别摔着!”
  陆仁炳拉着路向右,反身又进了那间成衣铺,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路向右气呼呼的,这是谁呀,太嚣张了,长街纵马伤人,太没教养了。看样子是想去给那个年轻人一个教训来着。
  结果被陆仁炳死死的按住。陆仁炳想到之前自己的猜想,眼前这一幕,很明显是个剧情场景啊,万一自己家闺女没忍住,冲上前去,跟那个公子哥产生了冲突,然后就卷入了,莫名其妙的剧情中去就不好了。
  果然,陆仁炳看到路中间,不知怎么着出现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那孩子的母亲在旁边哭天抢地,却被围观的人夹住了胳膊。眼看那年轻人的马蹄就要踩在孩子的脑门上了!
  陆仁炳饶有兴趣的观看着这“剧情”,旁边的路向右已经忍不住了。眼看就要纵身上前,救下那孩子。胳膊却被陆仁炳死死的压着,路向右急得都要哭了。
  却听他老爸说道“乖,那孩子没事的!”路向右不解的望着自己的老爹,就看老爹的手一指,说道“呶,你看喽!”
  果然,就在那年轻人的马蹄子,就要踩上那孩子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从人群中,飞身而出,一把将路中央的孩子扔到了那个在旁边哭嚎的母亲手中。
  另一边,这道身影一把勒住了这匹疾驰的骏马,硬生生,将这匹马按到了地上。马上的年轻人被巨大的惯性,甩下了马。然后,这马上的年轻人,紧急提纵身形,向着前方奔跑了十几步,才堪堪停下来。
  陆仁炳眯了眯眼,他能看的出来这场中的两人,都是有内力的每个人大概都是二三十年内力的样子。每个人还都一身不俗的武功。拦马的人虽然是男装打扮,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女人。
  啧啧,果然是经典场景呀!路向右不能理解自己老爹的恶趣味。她因为那个孩子得救,而松了一口气。
  场中上演的依然是经典剧情,那个孩子的母亲,向那个疑似女主的救人者,磕头道谢。那小公爷的随从跟上来,将那个救人者围起来。女主三下五除二,将一干龙套,打倒在地。又同小公爷噼里啪啦一通打斗,小公爷略输一招,女主潇洒而去。
  然后小公爷邪魅一笑,说女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然后待人嚣张而去!一众吃瓜龙套,收拾着满地狼藉。
  陆仁炳因为看了一场大戏,心满意足,路向右也感觉很有收获。回程的路上,还不断向陆仁炳诉说着,自己的看法,说救人的那位公子好帅呀,那个小公爷真是可恶之类的。
  陆仁炳无情的剧透道,那个救人的公子是个女人,那个小公爷是她的未婚夫。将来他们打打闹闹,最终还是会结婚!路向右目瞪口呆,三观动摇,坚决不信!
  陆仁炳耸耸肩,你不信,俺也没办法。其实陆仁炳也是猜的,是按照女频言情的套路猜的。至于对不对,谁在乎呢。反正只要路向右不掺乎进去当炮灰就好。
  陆仁炳觉得自己的角色是炮灰,路向右也没看出来有女主的气质,大概率也是个炮灰。所以一家炮灰,何必上去凑热闹,送人头呢?当个吃瓜群众不好么?
  有的人献祭了父母成了大气运的主角,有的人献祭了父母,也只能当炮灰。比如后楼贾府中一干伺候人的丫鬟们?
  陆仁炳根据自己一家的能力,推演了一下路向前路向右的未来,最好的状况就是,自己这具身体挂了,然后家乡大灾,一家人逃难走散,路向前,路向右被人收养,或卖做小厮丫鬟。然后两人混成了,主角身边最得力的,额,炮灰!
  反正不可能成为主角,除非被人穿越!
  带着叽叽喳喳的路向右,继续逛街,直到天黑了才带着收获,回到驿站。
  郡吏已经向相关部门,投递了文书,但是一直没有回复。等了一个月,这郡吏和随行的军士已经无法在呆下去了。他们所带的盘缠已经不够了,必须启程返乡。不然他们就回不去了。
  好在他们的任务就是护送,陆仁炳上京,并没有要求他们一直陪着。所以他们便同陆仁炳告辞回老家去了。
  他们可以走,陆仁炳父女却不行,因为他们是在相关部门备案等待宫中召见的人。他们没有官身,现在随行的官吏走了,他们就不能住驿站了。向相关部门备案后,他们搬到了内城中的一处宅院。
  这宅院当然是陆仁炳自己家买的,陆仁炳家的生意,不可能错过都城这个天下最大的都市。
  路向前也不放心自己的老爹,老妹纸,早就嘱咐京里的伙计掌柜,将一切安排妥当了。
  陆仁炳,很享受自己儿子的孝敬。
  之前住在驿站,是为了照顾郡吏的面子。现在郡吏走了,就没有必要委屈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