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十一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10

  有一个问题:假若你家财万贯,时间充裕,也没人催你上进,你完全自由,你会做什么?
  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学习,读书,探索未知,完善自我是陆仁炳的的不二选择。物质上的极大充裕,人就应该把所有精力放在今生追求上。世界上自己有那么不会,不知道的东西,为什么不去学习,不去探索呢?
  现在陆仁炳又有了,这个可以帮助他穿越诸天的系统。让他有跳出原世界的束缚,超脱轮回的机会,如何不珍惜呢?
  怎样超脱?唯有不断学习,不断充实自己,强大自己才是终极之道,智慧,力量缺一不可。
  陆仁炳闻讯过小瓜,什么是业力,什么是功德,怎么计算。小瓜给的答案也是很模糊。
  只有一个大致的概念,业力即是因,功是果。业分善恶,功也分善恶,善恶亦然。
  你做多少事,便有多少业力。业也会产生后续不可估量的功,也会持续的产生功果。但是系统计量的业力和功德,都是善恶业力,和善恶功果的差值。
  所有业和功也只计针对,所涉及的众生的那点。一次业只计三级影响,功也只计三级。
  比如陆仁炳在知府任上,管辖治下60万人,100万鸡鸭牲畜,千万鱼虾,亿兆草木,不可计量的虫菌。陆仁炳下令要征税,这是一个业,那么治下的60万人便会有一次功果产生,这些人要交税,就会卖粮,伐木,卖牲畜,捕鱼虾,这是次级功果,所征税务上缴朝廷,被用于军国事,影响其他人群众生,这便是三级功果,再多的功果,就不再计。
  这道命令产生的,人间悲喜剧,都属不同阴阳。这些因果,大部分都是要记在这个国家政权身上的,因为陆仁炳只是在执行公务而已。只要陆仁炳不横征暴敛,私自加码,他就不会受到恶业缠身。相反他还能分润由国家气运反馈给他的善因善果。
  诸如好评,升迁之类的。
  倘若在朝廷公务之余,陆仁炳还能额外做一些举动,这些业使得治下生民,寿终正寝的人群增加,便会有额外的功德加身。
  大多数的时候,业与功是平衡的,不会出现大的失衡,善恶阴阳也都是平衡的。但是只有身居高位的人,才能以一业而产生大量的功,才有可能获得额外的功德。
  所以公门里好修行,就是这样的道理。平民百姓,如何能有获得大功德的机会?
  各个教派对于现世的影响也正是基于这一原理,无论哪个教派,都要紧密与现实政权合作,分得属于自己的功业。这都是很好理解的。
  功业的计算是如此的复杂,几乎是人力不可为。所以一般都是由传说中的天道计算完成和发放的。至于天道是什么,到底在哪,谁也不知道。也许那些传说中的圣人,知道一点。
  系统里显示的数字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功德和业力,而是社区所在的宇宙学术委员会的科学家们,经过无数年研究,无数次讨论,所得出的一些共识所发布的简化计算公式。这个学术委员会历史上发布了无数的,规范和公式。试图去搞清楚他们所处的宇宙的真相。但只能逼近真相而已。
  这个公式被各系统厂商所引用,经过多次验证,与各个使用者所获得的魂力拟合度最好,所以应用最广泛。每次公式的更新,都涉及到无数宇宙中的使用者,所以很受关注。
  当然了这个公式的使用不是免费的,每各使用者都要按期向委员会缴纳使用费用。不用你自己操作,公式所依托的组件后台会自动扣除。
  是的,每个系统组件,都是有相应的生产者的,这个宇宙中没有什么东西是免费的。一点都不浪漫,穷人到哪里都是苦逼的。
  功德业力组件是每个系统必备的基础组件,因为他是你能从所在任务中获得魂力的根本。如果没有这个组件,你根本无法从任务中获得任何魂力。
  原理谁也不清楚,大概属于行业机密什么的。
  陆仁炳不关心这个,功德业力的计算复杂,但是如何获得却有攻略。这个攻略也是要钱的,陆仁炳没有买。但是知道大致原理,陆仁炳还是大致知道如何提高魂力得率的。
  积德行善,恪尽职守,总是不会错的。
  实在不行,儒释道三家的经典,会告诉你如何获得功业。
  陆仁炳,在学习丰富之余,兢兢业业打理金陵府上下,如此第三年,也就是红楼第十年的时候,金陵府政通人和,官民富足。陆仁炳压制豪强,勉商励工,劝学助科,连年考评上上。
  再加上王家,和太子系势力的帮忙,迁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正四品。知府从四品,升一级不奇怪。但是能升任京官要职的正四品,就不简单了。
  凭借贾雨村的履历和政绩是不足以支撑的,但是有背景的支持,就不一样了。左佥都御史,在在京城要害部门都察院,虽然上面还有正副都都御史压着,也是相当要害了。都御史是言官清流,有纠察百官,风闻奏事的职责。
  虽然在红楼里,也去了都察院,但肯定是没有升任佥都御史,只做了一个普通的道御史而已。那是去给人做狗去咬人的,连贾家的人都可以嘲笑使唤的存在。
  但现在佥都御史,确实实实在在的升迁,是有资格坐堂的官,外放地方那也是要做布政史这样的高官官员的。
  虽然还不是真正的正印官,也是实权大员了,自己又没有把柄在人手里,自主性还是很强的,没有必要完全看人眼色行事。
  年底收到升迁的公文,陆仁炳便命人打典行装,前往修缮京城的宅邸。与三年前,轻车简从来金陵相比,现在的陆仁炳那可是家大业大。仅细软家装,就收拾了两大船。为了低调,笨重的家具物事就全留在金陵的主宅。
  其余的小宅子,田土什么的全都出售,商铺什么的,也只保留两家生意比较好的布庄和古玩店。估计以后,也很难回金陵了。
  金陵这三年,经济腾飞,这些宅邸田宅的价格都涨了不少,陆仁炳也没有全部换成现银,而是与金陵的大户门,交换了京城的田庄宅院。
  这些家族在京城都有大量的土地宅子,总有愿意交换的。京城的地价十倍于金陵,换成金陵的土地,不要太划算哦。
  陆仁炳最后换得了京城五进的宅子一座,三进的宅子两座。300顷的田庄三座。再带着两船财物赴京。现银都已经换成了银票。
  管家苏岷的船队已经发展到了10艘船,船也都换了两三千料的大船,还有两艘红夷人的飞剪船。在泉州,宁波,华亭各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船坞。水手船员也超过了3000人,陆仁炳还特意吩咐他,雇佣了红夷人教官,船上装了火炮配了火枪。
  已经在吕宋岛占据了一块基地,大概有一县之地。陆仁炳也抓紧了对船队的控制,派了帐房分管财务,派管事统计人员背景,计算功果赏罚。还派了家将去充当船员头目,这些家将都是陆仁炳都请专人做过严格培训,陆仁炳也多教了他们一些东西,他们家人也都在陆仁炳的全权掌控中。
  高薪加上分权,不断的调换管事,打散小团伙,再加上控制家人。陆仁炳不需要依赖别人的忠心,就能牢牢控制这只船队。
  苏岷的船队现在直接与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贸易,绕开了十三行。下一步就是控制星洲,掌控这个东西方贸易的咽喉,从此大发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