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2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6

  陆仁炳的票证业务发展的很快,整个下半年他都在东游西逛,整个黄原地区都被他拿下来了,业务多到忙不过来。为了隐藏自己,他采取了多级代理制度,各个区县,乡镇的二流子都负责固定的区域,每一级拿不同的分成。
  在原西县的时候,还有可能查到陆仁炳,但是除了原西县,不费大力气的话,已经很难在查到陆仁炳了,陆仁炳现在的业务重心,已经放在了黄原行署。毕竟是大城市,票源丰富,客户也多。
  事实证明再贫瘠的土地,只要用心刮,也能刮出丰厚的油水。这年代,虽说经济制度极度封闭,但是人们的需求也是极度旺盛。
  人为造成的城乡二元制,隐藏着巨大的商机,陆仁炳就成功刮到了最丰厚的利润。等到年底的时候,仅从倒腾票证上,陆仁炳就捞到了六万多块。这还是他分出去了一多半利润的情况。靠着他吃饭的大小票贩子,二流子,武斗头子多达千人。
  可以说,陆仁炳一个人盘活了整个黄原地区的地下票证市场。这张网络隐蔽而强大,一般人轻易不会察觉到。
  所有人都知道黑市的存在,这是没办法的事。连原西二把手田福军都知道粮食黑市的存在,他们也都默许了这种对城乡居民都有利的存在。
  屡禁不止,老百姓又都迫切需要,连田福军的老丈人都需要从黑市买旱烟叶抽,你还能说什么。
  除了个别立场坚定的干部,比如那个抓了很多劳教人员的那个大学生公社主任周文龙。其他人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风来了就抓一抓,风走了,该干嘛干嘛。积极分子有的是,落后分子也不少,但是最多的还是随大流的普通群众。
  陆仁炳现在就是纠着,落后分子做普通群众的生意,钻那啥的空子。
  钱多的烧手,每个月,二流子都往家里拿回,一大捆一大捆的钞票。起初吓的孙兰花,心惊胆战的。等后来钱多了,也就麻木了。反正都不能拿出来花,钱多了也就是个纸片片。孙兰花主要的精力就都放在了,那几百头猪身上。
  不过钱多了,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她的胆子也就大了,不像往常那么苦着自己和孩子。
  孙少安从山西,寻了个媳妇的事,已经传到了孙兰花的耳朵里。人家那个女子不要财礼,也不嫌弃他老孙家穷,还跟着来了双水村。
  她这个当姐姐的,无论如何都得过去看一看。这要是搁在往常,孙兰花也就带两升高粱米。现在她胆子壮了。经过陆仁炳的同意,她带去了一百一十块钱,十块钱是给人家姑娘的见面礼。一百块钱,是她给少安办喜事的钱。
  正好那天陆仁炳也在家,孙兰花就央告着,陆仁炳一块跟着去。
  这要是放在以前的王满银,那是肯定不去的。孙家一家子看他不顺眼,他躲还来不及呢。现在陆仁炳可没那点子自卑。
  再怎么说,咱现在也是黄原地区,地下票证市场的抗把子。脸皮厚,那是必须的。一家四口到了双水村,见到了孙少安,和他带回来的婆姨,贺秀莲。
  这个贺秀莲还真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能耐有能耐。陆仁炳是知道,孙少安其实跟他的青梅竹马田润叶的事情的。可是一来孙家人历来看不上他,二来放弃田润叶是孙少安自己的主意。这感情的事,真不是他能掺和的,他也掺和不上。
  来看新媳妇的人很多,陆仁炳看了几眼之后,就去双水村瞎溜达去了。孙兰花等人都走了,塞给了贺秀莲十块钱见面礼。又塞给孙少安一百块钱,让他结婚的时候用。
  这可把这小两口给整的咋也不是,贺秀莲已经从孙少安嘴里,知道这位大姑姐日子过的有多不容易。可是现在人家还大方的给礼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钱,孙少安是很需要,但是他从来没想过管本来就已经苦的冒水的大姐借钱。但是看着大姐坚定的眼神。他又不得不收下。
  他下定决心,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补偿大姐。他从来也不敢想他那个二流子大姐夫,已经成了个大富豪。
  孙少安结婚的事还要再等几个月,陆仁炳能帮他的也就这点钱了。不是他抠门,而是不能露富,露一点点马脚都是万劫不复。
  他那个猪场到了年底的时候,竟然真的完成了收购任务,还多富余了一百头猪。刨去跟大队小队的分红后,还了贷款后,给别的社员发了工资后,陆仁炳一家还落了五百六十块钱。
  这都是明帐,做不得假,有人眼红,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没胆子,也没那个能耐去张罗那个猪场。不过各小队干部,加上大队干部却上了心,看来这活真能做。没道理一个二流子,能干成的事,他们就干不成。
  于是为了平息,一众社员的红眼病,猪场就正式回归了大集体。孙兰花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的猪场。但是陆仁炳却高高兴兴的让了贤。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个猪场做掩护了。手上有了五百六十块,那还等什么,花呗,先借给要办喜事的孙兰花娘家人一百块。剩下的钱,给老婆孩子扯上几件新衣服。然后就是请人收拾他这个破家。
  箍窑修院墙在村里是件大事,除了请工匠,全村的老少都会过来帮忙,人家帮忙不要钱,但是饭是要管的。所以在众人眼里,孙兰花辛辛苦苦干一年挣的这点钱,全让陆仁炳这个二流子给败坏光了。
  不过孙兰花却不这么想,她最高兴的,还是自家男人最顾家,现在她家的窑在这十里八村都算排得上号了。
  看那些当初笑话她嫁了个二流子的小姐妹,如今怎么说。这些年她可是没少受她们的数落。虽说都不是恶意,但是她就是不乐意别人说自己男人。
  等过一阵她非得将那些女人,都请过来做客,让他们好好眼红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