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53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18

  解放军进城前的一段时间,北平真是兵荒马乱。不时有溃兵到胡同里抢吃的。整个北平城的物资供应也都混乱无序,物价飞涨到津巴布韦的水平。
  陆仁炳除了暗地里发大财之外,就是安置好了小福子。嗯,新社会肯定是不允许纳妾了。与其等到将来被人上门做工作,还不如自己早点做切割。嗯,确实是切割,他让小福字带着她生的那三个孩子搬到了隔壁的四合院。
  虎妞带着她生的五个娃和她弟弟,住在现在的院子,陆仁炳自己住一个院子。嗯,虎妞和小福子觉醒了,然后抛弃了他这个渣男。反正他已经快五十岁了,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糟老头子了,等到饭点。两个院子的孩子们轮流给他端过来就是了。
  刘有后已经考上了大学,陆仁炳也早早给他在学校附近安排了房子,被思想先进的刘有后同学鄙夷了半天。脑袋瓜子里,整天就是房子房子,也不看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
  陆仁炳才不管他个瓜怂,爱要不要,不要老子给你那些兄弟姊妹去。
  部队进城的时候,陆仁炳家的小崽子们,都去凑热闹摇旗呐喊去了。陆仁炳拉着两个老太婆也去永定门看入城式。他们家的小崽子们,早就被安排去排练了,他们这些看热闹的。真正的驻军几天前已经入城接管了城防。
  在永定门这里是举行一个仪式,挑选的都是精兵强将,向世人展示风貌。陆仁炳带着两个老太太,见证了历史。两个老太太,嗓子都跟着唱哑了。都是虎妞这傻老太太整的。
  陆仁炳有些遗憾,在他的藏宝洞里,倒是颇有几台照相机,连拍电影的器材都有。奈何他现在在扮穷人,不好拿出来显摆。唉,那些东西还是想办法拿出来好了。
  刚进城的部队可是一穷二白,开国大典的时候,摄像机都没几台,还是靠苏‘联人支援的。他的那些器材,有霓虹人来的时候,走的那拨人变卖的,也有霓虹人走的时候变卖的,当然也有软骨党走的时候变卖的。
  反正是各个时期的都有,器材很丰富。送出去,就当支援国家建设了。功劳就不要了,一个平头老百姓,不需要那么些功劳。
  嗯,从看热闹回家,北平新政府筹备委员会,就收到热心群众的献礼,在一个民间仓库里发现了大批影像器材。嗯,热心群众没找着,但是器材是实打实的。
  来到了新社会,虎妞和小福子算是抖了起来,成了胡同里反抗封建包办婚姻的典型,直接成了传说中的胡同居委会大妈,每天忙的脚打后脑勺。
  糟老头子陆仁炳,便被人无情的抛弃了,要不是几个闺女给力,他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
  好在新社会没有遗忘,他们这帮在旧社会受剥削受压迫的苦哈哈。因为新交通的发展,他们这帮人失业是必然的。
  所以新社会,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协调电车,公交车让出部分通行路段,给人力车夫挣钱糊口外。又开了许多工地,以工代赈分流车夫,陆仁炳就被安排了个好活,清理市内垃圾。
  这是一个全北平动员的运动,整个北平在过去的几年内,市政混乱,垃圾如山。不说别的,故宫里的鸽子粪,都得清理好几个月。
  清理北平运动,持续了大半年,共清理出去上百万吨垃圾,还清理了无数条臭水坑,大粪池。
  整个北平算是焕然一新,这次清理垃圾运动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劳力和运输工具。可惜整个北平也只凑出两千多辆,独轮车,排子车,胶轮大车都很少。陆仁炳家里有个胶皮大车,还有一头驴,算是豪华配置,理所当然的被动员参加劳动。
  于是陆仁炳便每天早出晚归的去运垃圾,运大粪,因为表现突出,还被发了大红花。被允许等到十一那天,参加群众大游行。
  北平城各种工程不断,陆仁炳的驴车便没有停下的时候。他也顾不上去收拾那两个玩疯的老太太了。
  开国大典的时候,陆仁炳挂着大红花,跟着群众队伍走过长安街,虽然陆仁炳已经是千年老苟。但是这时候热烈的气氛,还是激动的他浑身热血沸腾。
  他可真的是路人,城楼上的才是时代主角。他们是在大陆上走过的路人,也许再将来的纪录片里,连个露脸的镜头都没有。但是这毕竟是华夏几千年历史上少有的经典场景。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感受到那种开天辟地的兴奋感!!
  这一天,老夫聊发少年狂的陆仁炳,嗓子也吼哑了。因为时间太久,还差点尿了裤子。不过这番卖力,还是有好处的。就是以后的纪录片里,总能看到群众队伍最前面一排里,有个糟老头子扯着嗓子,卖力喊口号的经典镜头。
  就这个镜头,把他们一家子老少都给嫉妒的不行。两个老太太根本没资格去群众队伍里。他们当时带着红袖章,在胡同里执勤,防止敌特分子搞破坏。
  刘有后倒是挤进了大中专院校的队伍,可惜年轻人太多,根本就轮不着他上镜头。其他小毛头就别说了。能看到个头发丝,就算他们走大运。
  不过每次他们表达嫉妒的时候,陆仁炳都会满脸矜持。真当一个合格的路人是那么好当的么。
  也不看朕这条千年老苟,当了多少次路人。对于如何在影片里抢镜头那是相当门清的好吧。
  嗯,反正作为职业路人的陆仁炳,可以抢到镜头。作为路人后代的他们,那真是路人中的路人,只配充当户口统计上面的一个数据而已。这就是本事。
  还真不是陆仁炳自夸,北平以后的群众游行活动年年都有,只要陆仁炳参加,总能抢到一个镜头。而刘有后他们,那真是屁也捞不着。
  新社会的生活日新月异,陆仁炳的三轮车夫生涯渐渐就结束了。随着天下的逐渐稳定。北平的三轮车夫,开始被分流,一部分被送到山西,分了田地,耕牛种子,重新恢复了农民身份。一部分被分流到东北的钢铁基地,转职成了工人阶级。
  还有被分流到内蒙,河北的,反正他们都有了妥善的安置。陆仁炳作为在北平有家有也的土著。最后被分流到公交公司。
  开车是不可能开车的,在公交站当个后勤人员还差不多。工作轻松又体面。这也是上头人,看他年纪大了,又是个积极拥护新时代的,才给他做的特殊照顾。陆仁炳对此很满意。反正再过几年就到了退休年龄。就可以拿着退休金,喝茶遛鸟,打太极了。
  公家给他家定的成分可是工人阶级,这时代还有比工人阶级更好的么?么有!咱们工人有力量!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