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12章 第6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11

  在京城里安顿下来的,路向右放飞了自我,每天都要去逛街,刚开始陆仁炳每天都陪着。但是后来实在是不愿意出门了。只好安排几个武功高强的随从,跟着路向右上街,自己就不去了。
  这些随从,都是陆仁炳收养的练武天资高绝的孤儿。陆仁炳对他们倾囊以授,还给他们成家立业,所以这些人陆仁炳如父,对于陆家人忠心耿耿,堪称死士。无论什么东西,其实都离不开天赋,这东西真是气人。
  同样是练武,路向前、路向右有个当世天下第一的老爹,练了这么多年,也就是个二流高手而已。而陆仁炳挑选的那些孤儿,放到江湖上也算的上一流了。
  至于说,陆仁炳怎么解释他自己会武这件事,额,陆仁炳从来都不用解释,因为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也没有人知道他武功有多高。陆仁炳只是教授给他们的,只是一套医家导引术,养生的。至于其他武功,都是恰巧出现在陆仁炳的藏书里。陆仁炳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真是假,让他们自己随便看看,愿意练什么就练什么,他不干涉。
  就这么个道理,要解释什么?这年代,谁家还没有个武功秘籍啥的。陆仁炳也都跟他们说这些都是些庄稼把式,一般不要在别人面前显摆,免得被别人笑话。
  所以陆仁炳的儿子女儿,还有那些护卫们,都天真的认为他们练的都是什么长拳,短打,什么棍,什么枪之类的庄稼把式而已,一点都不骄傲。
  路向右带了四个庄稼把式上街,陆仁炳很放心,自己在家研究这个奇怪的朝代。也研究一下京中的局势。至于说天下事,陆仁炳现在已经看的很开:与他有毛关系?
  陆仁炳等待似乎遥遥无期了。
  就在他们上京的第三个月,又发生了宫廷政变。刚登基不到一年的皇帝,又在寝宫暴病而亡了。
  这已经是这十年来,死在皇宫里的第四个皇帝了。因为皇帝死的太容易了,所以京城中并没有发生什么动乱。硬骨头的大臣们已经被杀过一遍了。所以现在朝堂上的大臣们,对于宦官与皇帝们的那点破事一点也不关心了。你们谁杀谁都可以,别管我们,我们是打酱油的。
  宦官们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将都城戒严了几日。换了个十六岁的小皇帝后,才放开了都城。这个小皇帝据说脑子有点问题,除了吃喝玩乐,别的啥都不会,还认不清人。他的老爹,老娘早就在前几次的斗争中被清洗完了。
  连外家都被收拾干净了,果真是光棍一条。他当时也是因为年纪小,脑子又有问题,才被放过,跟着一个忠奴在民间混日子。现在皇族凋零,宦官们想起了他,才让他一步登天做了天子。
  这些消息本来陆仁炳是当瓜吃的,结果吃瓜吃成了卖瓜的。貌似路向右还是卷进了这场漩涡中。
  原因是四处闲逛的路向右,心肠好经常接济京城中的乞丐,流民,还爱打抱不平。救过那个时候还混迹乞丐群的当今皇帝白霄。
  白霄脑子有问题,他的老奴年事已高,家产又入了官。两人生计无着,全靠着老奴上街乞讨过日子。
  白霄皇室的背景又是人尽皆知,所以不免受了更多人的欺辱。底层的那些乞丐,无不以戏弄这个落魄的皇子王孙为乐。
  有一次,白霄在栖身的破庙中被一伙小乞丐殴打的时候,被恰巧赶来做好事的路向右救了下来,白霄从那时起就粘上了路向右。路向右去哪,他去哪,这傻子也知道跟着路向右,可以保护他,还可以吃饱饭。
  路向右看他可怜,也就收留了他和那个老奴,将它们安顿在一个小院子里,供养他们吃喝。
  白霄是个傻的,但是那个老奴却是个历经世事的。他看路向右虽然,衣着普通,不像是官家人,但是跟着路向右的随从却都是高手。就凭着这些高手,就可以判断路向右身份不简单,他也过够了整天上街乞讨的苦日子。有个背景神秘的路向右大小姐的护佑,自己正好清闲几天。
  以后的日子里,路向右就多了一个傻子跟班,整天跟在他屁股后头,四处疯玩。还遭遇了那天大街上行侠仗义的女侠,以及那个纵马狂奔的小国公。
  那小国公对女侠狂追不舍,但是那女侠明显对傻子白霄更感兴趣。对于路向右一路无视,只是对着白霄使手段。
  搞的路向右莫名其妙,不过反正她对白霄也没啥想法,有女人追捧傻子,她也管不着。只是从此对那个女侠的好感顿失。
  路向右的这些事,陆仁炳是知道的。他最开始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直到“女主”,“男主”出现后,他就紧张起来了,莫非自己搞错了,这不是女频,而是男频?还加上了穿越重生,炮灰逆袭啥的?
  知道这些事后,陆仁炳就控制着路向右远离那个白霄傻子了。
  果然剧情比现实还刺激,傻子白霄竟然成了皇帝,陆仁炳感觉事情有点麻烦了。他想带着陆向右回交趾。
  谁知这时候,他的便宜儿子也来到了都城探望,离家日久的老爹和妹子。
  更狗血的时候,路向前在入城的时候,就碰到了正在纠缠女主的小国公,然后正义感爆棚的路向前和小国公打了一架,获得了女主的感激的眼神,然后就被迷倒了。
  回来见过了陆仁炳,就像陆仁炳和妹子阐述他可能遇到真命天女了。这狗血让见多识广的陆仁炳也抚额长叹,这都城怕是离不开了。
  随后的日子,就是各种狗血淋头。傻子白霄三天两头缠着老奴来骚扰路向右。路向前确实加入了真命天女的备胎团,四处招摇。
  真名天女的备胎团已经扩大到了八人,小国公,海商巨贾路向前,小王爷,小将军,宰相之子,太学高才,某苦大仇深的资深智囊,某京中大侠估计随着时间的进展,这个备胎团仍然会加长。
  因为那个真命天女实在是太招摇了,整个京城都是她的事迹。陆仁炳,现在已经有点迷糊了,他感觉这京城中可能要有大乱子。这个世界好像不是单纯的男频女频,可能是一个综合的世界,就是传说的综穿架空世界。
  意思就是,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可能遇到剧情,每一个地方都有可能遇到所谓的主角。这个都城有宫斗宅斗,官斗。藩镇也有争霸,宅斗,传奇,武侠什么的,就连交趾都有。因为根据还没有昏头的路向前的回报。
  自从几个月前,郡吏回去之后,那太守就自立了。虽然没有称王,但是割据交趾的板上钉钉了,太守的儿女下吏,也开始上演各种剧情。路家作为交趾的新进豪强,当然受到了太守一家的拉拢。路向前就是为了逃避太守的联姻,才跑到京城投靠老爹的。
  现在的局势,对于陆仁炳来说越来越复杂了。他现在已经担心自己之前的那点布置,根本应对不了这种复杂局势了。
  不仅是大陆,世界的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各种主角。连中南半岛,还有东南海中的那些岛上都出现了身具气运的主角。想要,像之前的世界那样,随便占据一个荒岛自立为王的难度已经不太容易实现了。
  陆仁炳,开始调整自己的策略,加速自己的实力膨胀,先把交趾太守一家搞掉再说。交趾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根基了,绝对不能让贪婪的太守一家占据。
  他现在不能回家,路向前又昏了头,好在他还有自己的可靠人手能用。通过海路,将消息传递到交趾,命令在交趾的手下,三个月之内举义干掉太守一家。
  他想着靠着别人搞事情终究不放心,还是自己回去比较靠谱。正在筹划着将放飞了自我的路向前,路向右绑回交趾的时候。
  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了,路向右成了傻子白霄的皇后,真命天女成了皇贵妃。旨意传到陆仁炳家的时候,陆仁炳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路向右怎么看,也没有皇后命啊?他可是有望气术的好不。
  依着陆仁炳的望气术,自己的女儿路向右也就是个丫鬟命。有了自己的加持,日后能嫁个读书人,做个官家夫人就不错了。现在竟然成了皇后,这是要做高级炮灰吗?
  没看到真命天女,都入宫成了皇贵妃吗?
  这是要为皇贵妃上位寻找合格的绊脚石吗?
  问题是路向右根本不具有绊脚石的资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