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5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24

  成立大食堂这事,放在别的村,可能比较难搞,但是放在徐家村就比较容易。
  因为徐家村各单位早就成立了食堂,村里几乎没有闲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谁还有功夫去做饭。
  所以陆仁炳早就在各单位成立了食堂,不过各家各户的小灶没有拆,允许各家各户回家自己开小灶。
  现在上级要求开大食堂,跑步进入高级阶段!徐家村也不能落后,于是各家各户在接到通知后,就把自家的灶台拆了。把锅碗瓢勺都藏起来了。
  然后就都去大食堂吃饭,王福田带着人手挨家挨户的检查,查各家各户的余粮藏好没有,灶台拆除没有。
  但是嘴上却是凶的狠,要把他们各家各户的粮食都拉到仓库去。其实就是走个过场,应付上级检查。
  各家各户都已经被私底下谈过话了,一定要管住嘴,不然等上级来检查的时候漏了馅,粮食被拉走了,村里可不管。
  要说一个村里的人,都齐心,那是不可能的。总有一些人有些小心思,想上位的,想告别人黑状的。
  这些年徐家村也出过几个脑袋不清醒的人,总觉得陆仁炳,王福田他们搞贪污派,两面派,往镇里写匿名信啥的。
  不过这些信最后都回到了陆仁炳和王福田的手中,看过那些信之后,陆仁炳倒是没什么,王福田倒是给气的要爆炸。
  这些王八犊子,好日子过烦了,这是要造反呀!他当时就想带着人,把那几个搞阴谋诡计的家伙给揪出来,批斗一番。
  陆仁炳制止了他,不是陆仁炳心软,而是他另有打算。无论哪个时代,无论什么地方,都少不了这些人。
  他们自己不成事,但却又自命不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是这些人也有用处,比如一些脏活累活,坏事的活交给他们,正合适。
  就比如炼钢铁这事,就挺好。因为这几个人,有泄密告黑状前科。
  所以陆仁炳就根本没让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去那些可能藏着秘密的养殖场,副食品加工厂。
  还是老老实实的种地比较符合他们几家人的气质。这也是那几个家伙怨气更大的原因。
  现在好了,陆仁炳决定给他们安排个好活,大炼钢铁这活计就交给他们几家了。
  陆仁炳告诉他们几个,大炼钢铁是国家战略,马虎不得,但是村里其他人又都有发展生产的任务,抽不得身。他在村里看来看去就觉得他们几个能成事。
  于是他和支书决定成立一个徐家村钢铁厂,厂长就是那个跳的最欢的王要发,剩下的人也都成了徐家村钢铁厂的干部。
  一下子把几个官迷都乐坏了,他们跳那么欢,为的是啥,还不就是想当个官?
  现在一下子成了官不说,还成了徐家村唯一一个重工业部门的领导,几个人当然喜不自胜。
  一个个拍着胸脯向陆仁炳和王福田保证能挑起徐家村大炼钢铁的重任,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
  陆仁炳又劝他们话不要说太满,只要认真干活就行,咱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不会炼钢铁,炼不成没关系,大不了挨上级批评,千万别逞能。
  陆仁炳也不是纯忽悠他们,钢铁厂也是真的。还特意请了县里的专家来指导,建了土高炉,碳也拉了,地也圈了。
  院子里还堆了一堆这些年,陆仁炳让二流子业务员们,从各地收回来的破铜烂铁。
  钢铁厂里刷上了标语,陆仁炳和王福田,又召集群众开大会,外大会上正式向往要发一干人,颁发证书聘书,请他们正式接受徐家村钢铁厂,村里对钢铁厂大力支持。
  几个刺头,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一个个热血沸腾,发誓一定不辜负大家伙的信任,要为祖国再立新功。
  大会过后,陆仁炳就放手不管了。王要发他们怎么对付那堆废铜烂铁,陆仁炳就不管了。
  据说他们打算往高炉里注水,然后煮铁来着。
  别的村庄就有拿油桶注水,然后日夜烧柴,煮铁的。陆仁炳不管他们怎么折腾,都不管。
  反正炼铁的事,交给他们就不管了。上头开跟炼钢铁有关的会,陆仁炳都叫王要发去。满足他的虚荣心,当然挨批评啥的,也都是王要发去。
  用陆仁炳的话讲,这些刺头就是吃饱撑的。找个地方把他们架起来烤烤,他们就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钢铁厂的框架村里都给他们打好了,连需要的材料啥的,村里也都准备好了。现成的东西摆在那里,不能说村里人在坑他们。
  相比较而言,比起其他村的情况来讲,王要发他们要强太多了。
  一开始上头的检查组来村里看情况,还夸了徐家村的钢铁厂办的好来着。王要发还被陆仁炳推出来,接受了领导的表扬。
  可是渐渐地,钢铁厂里,炼不出铁,一个月,两个月,上头领导的批评也越来越严厉。他们就渐渐难受起来。
  一堆好好铁器,被一帮人炼成了一堆混了渣滓的废铁,几个人自己都感觉丢脸。
  不仅是上头的批评让人难受,更难受的是家里人的冷嘲热讽。虽说村里的地都是公家的了。
  但是徐家村还是实行的责任制,集中规划,集体播种,集体施肥,但是各家原本的地,其实具体管理还是归到各家自己负责。
  不仅是田地,坡地上的各种林木也实行了责任制,具体到户,这种责任制还涉及到年终的分红,各家还有自己的自留地。
  所以谁家的劳动力都没富余,现在王要发这几个傻子,整天跟一堆废铁使劲,地里的活都耽误了。
  家里人能乐意才怪,脾气好的还会劝几句,脾气不好的,都堵着钢铁厂的门,骂他们缺心眼了。
  几个人骑虎难下,陆仁炳许诺过他们,钢铁厂盈利了,村里给他们分红,比例跟其他养殖场一致。
  当时陆仁炳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种是在钢铁厂上班,拿工分。另外一种就是占股分红。
  陆仁炳也给他们说了占股的风险,即占股就要与场子荣辱与共。赚了有分红,赔了要承担相应的债务。这些都是写在合同里的。
  厂房煤炭,废铁,设备,土地算是村里的股份,合计两万块,他们几个人不用出钱,算智力入股,占钢铁厂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几个人来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怎么算都是占股划算,几个自命不凡的人,是不考虑自身能力的。所以几个人,都在合同里签了秘密,按了手印。
  现在他们不仅炼不出铁,还把厂里的资产霍霍了不少,赔是肯定了。现在退出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