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四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3

  现在薛家已经跑路去京城了,应该还在路上飘着,他们也心虚,毕竟自从薛家家主去世后,薛姨妈孤儿寡母,已经不能支撑门户,权势大不如前,虽说有娘家和亲戚可以依靠,但是本身已经没有办法维持这种杀人大案了。
  冯家虽然只是金陵小乡宦之子,但是冯家也有亲朋故旧,在当地并不能说是全无势力。要不然薛家何以举家迁往京城。还要靠娘家举荐来的知府,来擦屁股,冯家的家奴何以能在江陵告状一年,薛家没有任何应对之策?
  贾雨村之前的解决方案,是根本不行的,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绝后患。还好这件案子还有转机。薛蟠并未亲自动手,只是纵奴行凶。当时薛蟠只有十三岁,在现代根本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冯家也有错处,明知道香菱来路不明,还敢私下里买人,没有经过官牙。香菱出身良家,被人贩良为奴,买卖双方俱有罪。虽然薛蟠实为抢人,但也客观上起到了阻止犯罪的效果。
  这些事情最终的解决方案,应该是薛家交出那几个打死人的奴仆,薛蟠打上几板子,赔上冯家一些银钱。冯家还要承担私贩人口,逼良为奴的罪过,再抓住那个贩人的团伙。解救几个人质,自己青天大老爷的名声立马传遍金陵,完美!
  这些事情,必须提前与王子腾沟通好,和薛家也要沟通好,他们的配合是最关键的。要不然,薛家在京城,自己在金陵唱独角戏,就丢脸了。
  薛蟠的屁股是一定要打的,这样自己才能有不惧权贵的名声。反正薛蟠这家伙家族势力已经衰微,空有名头。他的舅舅也不会因为自己教训他一顿,就放弃自己这个能吏。真当谁都可以短短两年就复职金陵知府么?
  思虑完备,陆仁炳开始写信,一封给王子腾,一封给贾政,一封给林如海,一封给薛家的信由王子腾转交薛家。
  给王子腾的信,说明自己的解决方案,就是交出罪奴,杖责薛蟠,赔钱彻底完结此案,不留隐患。并说明了这样的原因,相信以王子腾的智慧,不会不了解贾雨村的心思,并请王子腾写信给正在路上游荡的薛家人,督促他们回来解决问题。最起码薛蟠,香菱和那几个罪奴要送回来。
  给林如海写信,是向他借几个人手,顺道将正在封家煎熬的甄封氏送过来。给贾政的信,除了吹捧之外,也是说明贾雨村的解决方案,贾政为人方正迂腐,所以贾雨村给他的心里,着重分析了这样做的意义:国法无情,但他贾雨村会尽力保全薛蟠性命,还请贾政劝说薛家。
  给薛家的信,主要分析利害,如果薛蟠不到案,会影响薛宝钗的入宫选,也会影响王家薛家的前途,并保证薛蟠性命无忧,让他们速回。
  写完这些,贾雨村差人,连夜将信送出。
  晚上贾雨村,用过饭,就睡在书房。他现在到底还是不能坦然的去睡贾雨村的老婆,娇杏和孩子也习惯了贾雨村,时不时的睡书房的时光。
  贾雨村罢官后,将娇杏和孩子扔在老家,自己游历江湖,官场失意,令他对于男女之事兴趣大减。等起伏后,朝思暮想都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权势,所以经常在书房,读书思考。娇杏和孩子也习惯了。
  娇杏原家姓王,父亲是个秀才,为独生女,自幼也是父母娇养的女儿,识文断字也有才情,因为天灾,父母因疫病亡故,娇杏卖身甄士隐家为奴,葬了父母。在甄士隐家遇见了进京赶考的贾雨村。
  娇杏奉命伺候贾雨村,贾雨村被娇杏的谈吐吸引,并念念不忘。
  贾雨村中举做官后,特意寻访甄家报恩。甄士隐已经出家不知所踪,贾雨村只好补贴甄妻封氏,并花重金纳娇杏为妾。
  那些聘礼其实就是贾雨村补贴封氏的财务。
  奈何封氏娘家贪婪,封氏后来日子过得潦倒,不能说贾雨村无情无义。
  贾雨村前妻体弱多病无子,因为体弱并未跟随贾雨村赴任,在老家养病,贾雨村也送了金银仆从照料老妻,娇杏进门一年后产子,不久老妻病故。
  贾雨村后来就扶正了娇杏,并未再娶纳其他女人,所以娇杏安心相夫教子。贾雨村的儿子名贾玥,才六岁,正由夫妻两人启蒙。平时跟着娇杏念书写字,倒也乖巧。贾雨村平日只在早上教授一个时辰的诵读,布置作业就去忙公务了。
  贾雨村家族人丁单薄。父母亡故后,田产也被贾雨村典买读书了,老家仅剩祖屋祖坟。贾雨村中举后投献的田亩,在贾雨村丢官罢职后,又纷纷要回去了。贾雨村复职后,又有来投献的,贾雨村就一一拒绝了。
  贾雨村第一次做官时,跟着他出去见世面的相邻子弟,也不好意思再跟着贾雨村来上任了。
  所以贾雨村来金陵,除了几个在京城贾政和王子腾送的几个师爷外,就没有自己人了。
  他自己又囊中羞涩,王子腾和贾政所赠金银,都已经在京城,金陵打典花完了。
  初到金陵,上下都还不服,也没有主动来送钱,前几天的接封宴上,收到的礼物也都笔墨,字画古玩一类,没人送金银。
  自己过一段时间还要往总督,布政使,按察使等上级部门送年礼规费,还要往京里各部衙门,王家,贾家,林家送礼。整个金陵地界的地头蛇们也需要多走动一下。这眼看要有亏空啊。
  捞钱也是第一要务,这薛家和冯家的案子应该可以捞一笔。这当然不是贪污受贿,这是潜规则。这些案子,断下来,上上下下这些原告被告是要花钱打点的。你不会没关系,有的是中介掮客帮你走门路,总会让你把钱花到该花的地方。即使你是地方豪门,也难免被宰一刀。要不然怎么叫潜规则呢。
  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自古皆通此理。这些规费里,自有人会将属于府台的那一份奉上,根本不用贾雨村亲自出面。
  这些阿堵物不会污了我辈读书人的清流之眼的。贾雨村第一次罢官,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些陋弊,要掀盖子,“澄清寰宇”,才惹了众怒,被众人排斥罢官的。
  海瑞千古也就那么一个,这个世道是不允许再出一个海瑞的。再次复职的贾雨村受到社会现实的毒打,尝到了世态炎凉,才向社会妥协,走上了另一个极端。但内心的志气,并未完全消弭,知道自己办不到,才出代价,让别人代替他来完成心愿。
  陆仁炳想说的是,这世道倘若没有开天辟地之能,真的只能随波浮沉了。他陆仁炳也不能保证能完成任务。
  一个金陵知府的开支还是很大的,除了自己的官服仪仗,师爷的工资,奴仆的工资也都是知府自己负责,各种礼仪往来才是最大的负担。现代的时代背景接近康熙时代,还没有雍正时期开始的养廉银,也没有士绅一体纳粮,要想不贪不占,你就只能做一个连官服都得打补丁的小可怜吧。
  靠下边送的那些节礼孝敬,连维持收支平衡都很难。
  所以贾雨村要想做一番事业,必须要开辟财源。有了钱,很多事才好做下去。要想开辟财源,就得有人,就得拉拢人才,这个时代正式大航海开辟的东西方贸易的高潮阶段。
  这个类似于清朝的朝代,又近似与闭关锁国,只在番禺有个十三行对外贸易。江浙一代的走私贸易不要太猖狂。王家就是靠走私贸易起家的,东海王就是这么来的,林家掌管盐业,薛家贾家负责皇家织造,除了瓷器和铁器,这个时代最赚钱的行业,就被他们几家把着了,自己从中分一杯羹还是能做到的。
  当个穷官有什么意思,还不是得看别人的颜色,当个富豪官员,腰杆子才硬不是。在海外有个动作,也不至于影响剧情世界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