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96章 第十四个任务 博雷尔要长生25

  “嗯,那个我们还是在谈一下吧!”那个老头终于忍不住出口说道。
  “好吧,“陆仁炳从善如流,他也实在是厌倦了这种没完没了的纠缠。
  ”你能不能放开我的琵琶骨,这玩意根本没啥用好吧!“老头无奈的说道。
  ”没用,你干嘛要我拆了它?“陆仁炳根本不为所动。
  “这玩意很疼好吧,你摘了他,我带你去一个干净点的地方谈,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在这里谈吧,谈完咱们各奔东西。”陆仁炳才不给他缓冲的时间。陆仁炳手里拿着一把小菜刀,开始剁这老头的脚趾头。
  “哎呦,你特么不是要谈么?怎么就开始剁人?这么玩不起吗?”老头虽然四肢都断了,但是神经系统还在工作。
  “反正这具身体也不是你的,剁着玩也不心疼!”陆仁炳说着又剁下一颗,老头又开始惨嚎。他的哭喊惊动了所有人,大家齐刷刷的看着他们两人。
  老头无奈,挥手施展了个小法术,屏蔽了所有人的视线和听力。陆仁炳挥舞视若无睹,挥舞着小菜刀,准备继续剁脚趾。
  “爷,您是我大爷,成了吧,我放您走,这就放您走!”老头无奈的说道
  “呦,你还是个华人?”
  “瞧您说的,在这诸天万界混的,有几个不是华人呢,外国人他也没这平台不是?”
  “那倒也是,说吧这事怎么解决?”
  “我这就接触您的时间禁锢,放您走。”说着这家伙就要伸手来摸陆仁炳的手,这姿势陆仁炳熟悉,这分明就是在之前那个时区世界,转账的节奏。
  陆仁炳就要伸手跟他链接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就这么轻易放过这家伙,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必须要捞点好处才行。
  另外一个,陆仁炳对眼前这个家伙的来历也很好奇,为什么他能掌控时间。于是陆仁炳就让他讲述一下自己的来历。
  讲完之后,陆仁炳才恍然大悟,说起来也简单,这个糟老头子本名叫阚东来,本来也是个任务者,不过好运气建立了三个新位面。分别是时间管理局位面,雪国列车位面,饥饿站台位面。这三个位面很相似,也很冷门,这也是他能建立新位面的原因。
  成为掌控者之后,阚东来便动了利用这三个位面钓鱼的心思。专门吊那些敌对势力的任务者,或者是野生系统的任务者。
  他是三个位面的掌控者,想要控制位面内的生灵发布个任务什么的还是比较容易的,他发布的任务,一般都是看起来比较容易的那种,吸引一些实力不强的任务者,降临。然后他就利用各世界的特殊性,将他们困死在世界里。
  利用这种手段,他确实发了不少财。因为手段隐蔽,一直没有被人发现。不过这次他确实是踢到了铁板,也是他太贪心,看上了陆仁炳这颗人形魂力包。一心想要把陆仁炳困在自己的小位面。
  他实力不济,打不过陆仁炳,不敢硬刚,只能耍各种手段,想让陆仁炳认命。以往很多高手,都是这样被打败的。
  可惜碰上了不讲道理的陆仁炳,连续弄坏了他两个位面。虽说这些位面都能恢复,但是消耗的可是阚东来自己的积蓄,现在他已经是个穷光蛋了。如果陆仁炳再把他这个小位面给炸了,他就得破产了。
  陆仁炳猜的没错,这座狱坑外面确实啥也没有了。虽然位面自我运行,会产生魂力反哺掌控者。但是掌控者强行运转位面,却是要消耗魂力的。
  阚东来连续被破了两次位面,已经没有多少积累了。这次又强行运行第三个位面,他已经没有多余的魂力维持庞大的世界了。
  听到了阚东来的罗嗦,陆仁炳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特奈奈的,算自己倒霉,进入了别人的陷阱里。陆仁炳想要阚东来的那种调整寿命的功法,却被告知,那是时间管理局位面的天赋,只有那个世界的掌控者,才可以修改世界内人的寿命。
  “那这么说,你啥也没有了?拿我还是炸了这个破监狱算了。”
  “别,爷,大爷我这里还有点好玩意,都是从那些失败的任务者那里得来的,你看看有啥能入眼的,尽管拿走。
  说着他哗啦一声扔了一堆破烂在陆仁炳面前,陆仁炳看了看,有储物手镯,有功法玉简,还有各种药丸,还有一些不知道用途的物品。
  陆仁炳看了看,那个储物手镯,发现容量是100立方的,进出位面打五折的那种。太现在魂力多的都爆了表了,也是时候奢侈一把了。于是他将储物手镯认了主,又将地上的玉简和丹药装了起来。指不定啥时候,就能用上了呢。
  然后心情愉快的,陆仁炳握住了阚东来的手,手臂上再次出现那个绿色的倒计时,将自己的时间全部转给了他。陆仁炳手臂上的时间瞬间清零。
  然后这具博雷尔的身体,瞬间就失去了生命气息。嗯,活了几百万年,也算是长生了吧!任务超标完成!
  阚东来喘了口大气,心道还好这个不知名的土老帽被我忽悠了,总算送走了。特奈奈的,动不动就炸人家位面,还能不能好好玩了,一个超级大佬,非要在低级位面晃悠,不感到羞耻吗?
  猥琐!
  也许是感应到了他的心声,阚东来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陆仁炳的声音,”敢骂我?炸了你的小世界。“
  于是阚东来的这个小位面也爆炸了,留下了欲哭无泪的阚东来!
  无论什么阶级,什么世界只有你自己强大了,才有资格去掀桌子。那种想通过谈判,改革让统治者给一条活路的想法,是幼稚可笑的。
  地位,幸福从来都不是靠别人施舍能得来的。抱怨社会不公有啥意义呢,要么你就认命,要么你就用自己的双手,去博一个未来。
  俺陆仁炳就一个想法,认怂但是不认命。
  唉,还是自己不够强大,一个小小的低级位面就能把自己困个几百万年。看来自己真的是要多学点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