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47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6

  养殖场的建立和成功运营,使得陆仁炳的威望彻底建立,村民三组的劳动热情高涨。
  可以说是陆仁炳指哪,他们就打哪!
  因为有了大牲口,还有各种简易的机器。田里的劳动量,下降了很多。不再需要那么多劳动力,富余的人正好安排在养殖场里。
  为了提高下田人的积极性,陆仁炳规定,下田劳动的人实行小包干。比如每一家负责五亩地,等到年终结算的时候,按照一亩地140公斤的产量结算。在规定得工分基础上,多出的产量全归负责那块地的人家所有。
  肥料,耕牛,种子,全部由互助组负责,只要出工,就有工分拿,农忙时还有集体帮助,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富余的粮食可以归自己所有,那所有人劳动积极性不高才怪。
  饲养场的人,也实行包干制,各个工种都有专人负责,计工作量也计时,也有年终奖,反正就是各司其职,各显其能。
  连小孩子放羊割草,也有工分拿。陈家珍成了组里的会计。
  组里一个经过脱盲夜校学习,成绩不错的年轻女孩,成了出纳,两个人还是记工员。陆仁炳对她们进行了简单的培训,之后就让他们上马了。
  边工作边学习也是一样,反正账目的事,陆仁炳每天都会亲自核实。
  陆仁炳主要负责,指挥别人干活,甚至连黑棉籽粕脱毒,配饲料这样的涉及到核心机密的工作,陆仁炳都交给了别人做。
  没有为什么,工作量太大了,累死他也做不完这些事。反正这年代也没有专利法,讲究的是全国一盘棋,你的就是我的,所有成果全国共享也不稀罕。
  随着徐家村养殖场成为典型,全省乃至全国的学习队伍就会蜂拥而至,根本就不存在秘密。
  甚至如果你的方案确实有效,还会拍成教学片,全国播放,大家共同学习。
  所以陆仁炳便对这些工艺的保密什么的,就不那么在意了。
  反而大方的在做过几组实验后,将这些工艺都写成论文,发到了新成立的相关杂志期刊上,得到了不少好评。
  陆仁炳主要得工作,就是花钱。信用社新批的贷款已经到位。陆仁炳就开始继续饲养场的建设,首先就是将原先的夯土墙砖瓦化。
  为此陆仁炳特意建了一个规模比较大的砖瓦场,建立一个正式的饲料厂,专门的育种场,钱多力量大。
  等到下半年,地区领导来考察的时候,陆仁炳的徐家村养殖场,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了。
  整齐的砖瓦墙,饲喂栏,干净整洁的畜舍,训练有素的饲养员。已经与半年前的草台班子,截然不同。
  当参观到饲料工场,砖瓦场的时候,粪便处理场的时候,区领导已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什么是制度的优越性,什么是农村的发展方向,这就是。
  领导询问陆仁炳有什么困难?
  陆仁炳当然不客气,需要饲料粮采购的资格,需要贷款,需要机器,需要电。
  这些有些领导能给条子,有些他自己也解决不了。只能答应负责协调。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当然如果会哭的孩子还能出成绩,就更受待见了!
  等到年底的时候,陆仁炳的养殖场出栏了五百头肥猪,五百只羊,四千只鸡,鸭,鹅。兔子也出栏了200多只。
  栏里还留着几千的牲畜,这份成绩单然后各级领导都很满意。
  一个劳动模范的荣誉,给了陆仁炳。
  陆仁炳也会做人,村里,镇里,县里市里的相关单位陆仁炳都送了几口猪羊,名头就是报喜汇报工作。
  这年头各个衙门也缺油水,陆仁炳的东西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当然各单位的领导也都是给了钱的,这年代,廉洁和群众路线可是实实在在的。
  这种关系经营是很必要的,哪个时代,关系都必不可少。
  其中镇信用社的关系,在陆仁炳眼里最重要。
  现在镇信用社,是他最大的债主。但是陆仁炳的养殖场,也是镇信用社最大的政绩。
  信用社负责人马为民,见到陆仁炳就老弟长,老弟短的。据说马为民因为成绩突出,年后有可能升一格去县里。
  这关系当然要维持好,陆仁炳还指望从信用社持续贷款呢。
  当然了村里最高兴的人,当然就是第三组的人了。
  他们这一年虽然很辛苦,但是每家每户都收获也大不仅家家有余粮,有现钱,有肉有布,反正是他们这些年最富裕的一个年。
  据有城里亲戚的人说,他们今年的收获,比那城里待遇最好的工人,也不差。
  因为分红只包括田地的产出,养殖场属于纯粹的集体财产,大家只领工资和奖金福利。所以他们才没有一夜成为地主老财。
  他们也都知道养殖场看着红火,其实是一屁股债,他们能有工资拿,有肉分就不错,不指望什么分红。
  相比之下,其他村民小组的成员的收入就差太多了。辛辛苦苦一年下来,也就分了点粮食。
  如果不是陆仁炳给村里的几头猪羊,家家户户,连个荤腥可能都见不到。
  看着第三组的人,不仅平时好吃好喝,干活有牲口,年底还有大把的钱粮福利,一个个都羡慕的不行。
  所有人心里,都有些小九九。年底过节的时候,村里各个组里心里活泛的人都来找陆仁炳拜年。
  各小组的组长,包括村长也都来陆仁炳家拜年喝酒。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着跟陆仁炳合伙。村长也是这个意思,虽然当个村长很威风,可是家里老婆孩子还是吃糠咽菜有啥意思。
  陆仁炳其实也是有心,把村里的人给收过来的,产业铺开的太快,他手里的劳力根本不够用,而且100亩地也太少了点。
  手里的土地越多,他这些产业将来自给自足的可能性才越高,现在才哪到哪啊。
  未来最好把整个公社都并过来才好呢。
  不过上赶着不是买卖,现在着急的是其他的人。
  村长王福田带着一干组长,轮番上阵,软磨硬泡,陆仁炳总算答应来年带他们一起玩。
  条件是,陆仁炳当村长,王福田升格当支书。原先王福田是村长代支书的,村里现在也没几个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