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03章 第六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2

  陆仁炳花费了两个魂力打通了这具身体的经脉,将内力拉倒这个世界的极限60年。陆仁炳还尝试在这个世界能不能用魂力转化成为灵力,发现并不能,只是白白的浪费魂力而已。
  好在有了内力在,足够路人炳在这个世界有自保能力了。
  陆仁炳在药房里待了一整天的时间,午饭都是路向前送进来的,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好在路人禀每次采药回来,也要在药房里炮制药材,孩子们才没有觉得父亲在药房待一天有什么问题。
  村子很小,又在深山里,所以平常陆仁炳的小药铺,也没几个病人。陆仁炳分家的时候,分得了三亩薄田,一个五分地的小院子,五间茅草屋。
  路人禀自小读书,没有掌握种田技能,所以三亩地给了大哥种,每年大哥给他五成的粮米,算做租子。
  因为陆仁炳侍奉老娘,所以每年四个大哥都要给老娘200斤口粮,布匹,盐若干,这些东西都是分家时说好的,所以陆仁炳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陆仁炳,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野心,只想在这个山沟里,小心修行,奉养老母,养育儿女,最终能够解决掉自己的寿命问题,就最好了。
  但是世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在陆仁炳到达这个世界的第二年,发生了大旱,山上泉水枯竭,到了秋天,田里几乎绝收。小山村的生活,还可以勉强维持。
  陆仁炳经过大半年的经营,已经小有积蓄,老娘在他的调养下,身体恢复了不少,可以拄着拐杖下地走几步。儿子女儿也穿上了新衣服。日子正有滋有味,遇到了天灾。
  陆仁炳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所以开始准备长期艰苦生活的打算。冬季也没有下雪,连续三年大旱。陆仁炳赖以采药的后山,都快秃了。
  三年大旱下来,官府又赈济不利,所以再厚实的人家也撑不住了。听说其他州县,已经开始有强人,揭竿而起了,眼看着天下要大乱了。
  山村里开始有人饿死了,这里不能在呆下去了,必须逃荒去。
  陆仁炳的四个哥哥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再加上陆仁炳一家,浩浩荡荡的队伍足有四五十人。路上又捎带上陆仁炳的两个姐姐家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六七十口。
  村里其他人,也都是以家族为单位逃荒去,刚开始还走在一起,后来各人有各自打算,最后就走散了。陆仁炳一家,到还算齐心。他的两个姐夫也不是什么强势人物,所以他们倒是对于跟着陆仁炳一家走没什么意见。
  陆仁炳的老娘是这一大家人,能够走在一起的主因。
  各家都备了牛车,拉着粮食行李,年幼的孩子和行动不便的老人也坐在车上。
  一路晃晃悠悠的往县城赶去。陆仁炳在这个队伍里,不算管事的,他也没想着出头,所以就随大流。只照顾好老娘和自己的两个孩子就好。
  他的四个哥哥也觉得他是幼子,又是书呆子,也没指望他能当家作主。陆仁炳的侄子侄女,外甥的孩子有的都比路向前大了,他们也没把陆仁炳这个叔叔,舅舅当作什么指望。毕竟他们年纪都差不多,陆仁炳又没有表现出什么了不起的特异之处。就不要怪别人不拿他当一回事。
  陆仁炳也不太在意。
  赶到县城的时候,众人被拦在了城外。因为赶到县城的流民太多了,县里的老爷们担心出问题,就将流民拒之城外。只在四个城门外,支起了粥棚赈济灾民。
  但是看着粥棚外,一眼望不到边的排队的人,陆家人合计了一下,还是觉得要继续走下去。
  陆仁炳一行人,行李整齐,有牛车还有余粮,老弱妇孺占了一半有余。很容易成为别人打劫的目标。
  所以在家庭会议的时候,陆仁炳首次发了言,他的建议有两条。一是向南方走,南方气候湿润,民生富裕,总能找到食物和落脚地。二是要武装家里的青壮,以防路上遭到抢劫的时候,无力还击。
  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陆仁炳拿出了自己在县城里抄录的邸报,并且画了个简易的地图。在地图上标注了,哪些地方有战乱,哪些地方有灾害。
  地图上的江北地区,已经是遍地狼烟,天灾肆虐。这张地图吓住了一干最远走到县城的陆家老少。
  陆仁炳的几个哥哥姐姐,再有主意,也只是粗通文字的老农而已。他前路的复杂超过了他们的生存经验的时候,他们就失去了主意。这个时候,看起来对天下形势了如指掌的小弟的意见就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这个时候,他们全部记起了,自己的这位幼弟,可是有童生功名在身的读书人。果然这个天下还是读书人有见地。他们根本不清楚,童生根本算不得什么功名。
  于是话语权,轻而易举的回转到了陆仁炳的手中。陆仁炳在城里买了十几个枪头,一张强弓,几只箭羽,几把铁刀。又托以前一块读书,现在在县衙里做书吏的同窗的关系,给全家人开了去南方探亲的路条。
  路条这东西,带在身上,多少会起点作用。至少不会被官府当作流民处理。
  回到宿营的小树林,陆仁炳命人去砍了十几根一丈长的木杆子,插上枪头,就成了简易的长枪。
  陆仁炳将家里14岁以上40一下的男丁都抽出来组成了护卫队,总共有十五个,分成三个伍,每人一杆长枪,每个伍长配一柄刀。陆仁炳的四个哥哥都已经超过四十岁了,不用参加护卫队。不过陆仁炳也给他们配了刀,免得真有情况的时候,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陆仁炳当仁不让的成了护卫队的队长。首先他辈份最大,其次陆仁炳自从家庭会议之后,就不再藏拙,身上的气势乍起,不怒自危,一干小辈不由自主地选择了臣服。
  安排好队伍后,陆仁炳又让众人修整了一夜,然后护卫队打头,绕过县城,向着南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