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27章 第十一个任务 阿Q要姓赵19

  陆仁炳说服城里人的方法,就是按面积一比二换房。土地面积加上居住面积都算。哪怕他们私搭乱建的杂物间,陆仁炳都认。一时间沪海沸腾,那些早就住够了烂房子的居民哪还不同意。
  陆仁炳命人,跟他们签署正式的协议,条件好的他们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很快拆迁就开始了。
  沪海城建集团,完全就是在陆氏房地产公司的基础上成立的,设备先进,人员充足。一个月的时间,整个沪海城就被推平了。城墙上被开出了八道宽阔的口子,按着双向四车道的路面规划,保证七十年不落伍。
  分割开的城墙,顶部被结实的天桥联通,既方便,又时尚。沪海内部凡是祠堂,庙宇,教堂,衙署,命人故居,大型园林等有纪念意义的建筑全部原样保留,并加以修缮维护。
  建筑保留完好的,老式建筑巷弄,也有选择的保留一批,作为古镇原貌。其余的统统拆除,疏通河道,修建桥梁,公园,集中修建居民小区,修建道路。疏通护城河,以城墙为中心,向外修环形路,规划区民区,工业区,商业区。
  反正整个沪海就是一个大工地,任凭外界风云变幻,陆仁炳都毫不关心。一门心思的扑在沪海大开发事业上。
  整整三年,沪海城的改造才算完成。回迁的沪海居民,都成了这个时代的拆一代。最差的一家也能分到七八套房子。提早过上了二十一世纪,包租公生涯。不过他们得到的都是小菜,陆仁炳他们这些人才是最大的赢家。陆仁炳一举成为沪海滩,最大的房东和地主,租界的那个犹太大亨哈同,麦德逊家族跟他比就是小菜。
  具体有多少地产,陆仁炳自己都不清楚。反正这次沪海扩建工程,仅新圈的面积,就有四个租界那么大,这还不包括陆仁炳在浦东圈的地。
  唉,真是愁,这钱真是越花越多了,愁四个人。新修的沪海城对于自来水电力的需求剧增,陆仁炳伙同沪海士绅,一口气修建了六个电厂,四个自来水厂,沪海成还规划了这个时代,最先进的下水道系统。
  反正仅从外观来说,沪海城的面貌一举超过了租界,华界的民众再也不用艳羡租界里的现代化。
  最重要的是,陆仁炳主导的沪海城的建筑风格完全保留了,华人建筑学的精髓。注重风水和谐。同租界的欧式建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各有千秋,相映生辉。
  因为沪海城的改造成功,沪海人的心气都高了一大截。这个年代的人们虽然穷困,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颗不屈的心思。华夏人但凡有一点能够媲美洋人的地方,他们都会骄傲不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主持这项工作的陆仁炳,获得了极高的声誉。因为袁世凯的手段,沪海自治会早就树倒猢狲散。但是沪海改造工程,还是顺利开展了。不管袁世凯派谁来做沪海镇守使。他都拿陆仁炳没辙。
  陆仁炳已经成了沪海,最大的地头蛇。沪海改造工程的完成,陆仁炳不仅成了沪海最大的房东。还成了沪海事实上的控制者。无论谁都忘不了,陆仁炳的卫队,在老城墙旁边的炮击表演。
  不过好在,陆仁炳对于北洋和革命党的斗争,不感兴趣,他们要来沪海筹款也好,收税也好,只要不耽误陆仁炳收租,陆仁炳就不管。
  三年的时间,陆仁炳的人手完全掌控了沪海的警察系统,各个街道都派出所,各个小区的物业,统统都是陆仁炳的人手。
  陆仁炳还用物理说服的方式,解散了沪海自治会,总商会,各个社团的武装,把他们统统吞并,组成了高达十二万人的沪海守备军。
  分头驻扎在沪海周边各要地,顺便说服了,青浦,嘉定,金山,宝山,奉贤等地接受守备军的保护,共同发展。
  嗯,事实上控制了未来二十一世纪那个规模的大沪海。
  别的地方,陆仁炳也不管,他就死盯着沪海这个远东明珠了。
  无论哪个政府,想要派官陆仁炳都欢迎,但是一个兵也别想进他画的圈。进了他的地盘,就得按他定的规矩来。可惜,陆仁炳的好心,没人理解。短短两年的功夫,沪海人民就替陆某人驱逐了四个督军。
  同样无奈的袁大总统,只得封了他一个沪海巡阅使,并明确了嘉奉贤金宝青奉浦,事实上的统治权,以换取他对北平政府的认同。
  陆仁炳也无奈接受了袁大总统的任命,正式成为沪海王,成了沪海华洋各界的庇护者。其实他是真的想低调来着,可是实力他不允许啊。
  嗯,之所以租界也接受了陆仁炳,那也完全是不得已。陆仁炳也不想招惹麻烦。只是不知道怎么着,这几年沪海租界的治安状况急剧恶化,老是出现莫名其妙的暴力事件,不少单独外出的洋鬼子,浪人不是被按在墙角暴打,就是莫名其妙被沉了江。
  巡捕房的巡捕,胆敢出头的,也都莫名其妙被吊在了杆子上。刚混成大佬的黄探长,躲在自己那间刚修好的宅子里不敢出门。
  各租界的公董局,对此状况根本没有任何解决方案。欧洲上空弥漫的硝烟味,在这个远东都闻的一清二楚,谁还顾得上他们这些人,他们在沪海那点驻军,根本屁都算不上。有战斗力的军舰都已经被抽调回了欧洲。剩下的那点小炮艇,也就吓唬吓唬走私船。
  陆仁炳可是全面修缮恢复了,沪海的各炮台据点。他在南非布局的军械公司,已经能够造出合格的岸防炮了,沪海是就是这家公司最大的客户。
  租界的暴力事件,发展到后来,竟然连公董局的高层,都不断被抢劫绑票,各国在沪海的驻军的军需都被抢劫。
  发给北平,和江苏各地的照会,措辞越来越强烈。但是根本屁回应也没有。他们管不了沪海的事。
  没办法的公董局,只得派人联络,正在工地当工头的陆仁炳,请求他进入租界维持治安。
  根本不好事的陆仁炳,哪肯接受烂摊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坚决拒绝。表示自己绝不能破坏各国同我国的传统友谊,租界打死都不能进,那里租给你们了,就归你们自己管。
  死心眼的外国人,当时就信了。他们回去的路上就被一拨人,给绑了票。还是公董局的下属,冒死派人请陆仁炳出面,将它们赎了回来。
  不过鉴于事件发生在租界,陆仁炳只是叮嘱各位多注意安全。也就回去继续当建工了。
  租界的情况越来越恶劣,等到欧洲的第一枪打响之后,这帮子洋人再也顶不住了。哭着喊着寻求,新鲜出炉的巡阅使大人,沪海最大的地主,房东前往租界莅临指导。一定要保证他们这些租客的安全。
  接连邀请了很多次,最后还请托了北平的大统领。无奈的陆仁炳,才接受了各国的请托,正式接管了沪海租界的治安问题。并且顺便修订了条约,要求各租界,停止越界筑路。对于他们已经修筑的路界,陆仁炳大方的予以承认,但是租金必须重新缴纳。
  嗯,之前租界当局的租金实在是太低了,新租了地,当然得重新商量租金不是。嗯,人在屋檐下,自家老家的房子里正在着火,还得求着华夏人,别倒向对手阵营。各国还是同意了签约。
  嗯,这个条约的约束力适用于所有租界。虽说不是收回租界,但是仅仅是收回了部分权益,阻止了洋人的扩张,也足以振奋全国的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