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17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21

  孙少安过年的时候,已经从城里回来了,干了一冬天的苦力。脸都是皴的,手上经常搬砖弄的茧子又黑又厚。
  这个壮实的汉子,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陆仁炳这里提还钱的事。孙家一家人真的是相当厚道。当初箍窑总共花费了四千多块。剩余的钱,在箍完窑之后没几天,孙玉厚就带着钱,和孙少平一起来到罐子村,还给了陆仁炳。
  陆仁炳好说歹说,人家愣是要还,说是欠得太多,心里不踏实。
  孙少安,这也是挣了点钱就要来还账。陆仁炳觉得没必要这么着急,但是孙少安跟他老爹一个脾气,陆仁炳只好收下借给少安的两千块,还了他欠条。
  陆仁炳让孙兰花摆上了酒菜,跟少安聊起来,还了债的孙少安也是一身轻松。这一冬天,他吃了不少苦。住在一个废弃漏风的窑洞里,吃别人扔的剩菜叶子。
  在县里中学读书的妹妹,兰香也经常去给他做点饭。陆仁炳有一次去县城,特意去看望他,那个苦,陆仁炳就真的是不敢想。
  陆仁炳明明给了他富余的钱,这人愣是不舍得多花一分。陆仁炳也想让他去他在城里的那个院子,跟着少平一块住。
  可这一根筋就是不愿意去,说是自己干了一整天活脏兮兮的,而且干活没早晚,打扰老太太休息,也影响少平复习功课。再说了这个破窑,离干活的中学近便,可以多干几趟。
  反正陆仁炳是吃不了那个苦,不管是原身二流子,还是他的本体。即使他是武林高手,修仙真人,也不愿尝那份苦楚。累的不是身体,是心。
  也是从那时起,陆仁炳才又回忆起,当初为什么看到原著的时候,会感动的热泪盈眶。那是对孙家兄弟那种发自内心的自尊,自强的尊重。
  或许他秃头炳,年轻的时候也有过那种倔强的好胜心。可是岁月的蹉跎,让他成了一个万事不萦心的宅男。即使成了个能纵横诸天的强者,也宁愿苟着,没啥激情。
  他本来对孙家父子、兄弟,抱有的高高在上的俯视,拯救的心态,现在嘛,他又重新拾起了对这家人的尊敬。他们不需要人怜悯,无论有啥风雨雷暴,他们都能凭着一身的硬骨头,撑过去。他们才是这个民族延续下去的脊梁。
  而他陆仁炳不过是个蝇营狗苟的投机者而已。
  “少安,这过了年有啥打算?”陆仁炳问道。
  “姐夫,我看现在城里到处都在盖房子,我去拉砖的时候,那砖厂都连轴转。等着拉砖的车排队排老长,不提前预定,根本就买不到砖。所以我就合计着,能不能咱自己也弄一个窑,烧砖卖。我在拉砖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河南的烧砖师傅,挺谈的来,倒时候我请他过来帮忙。制定能成。”孙少安踌躇满志。
  “嗯,不错啊,你这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入个股怎么样?”陆仁炳说道。
  “行啊,怎么不行,我正等着跟你说这事呢,我是这么想的,你要入股呢,咱就搞个大的,我在去买个制砖的机器。你是没见那个机器,柴油机一响,只要泥水供得上,顶得上百十个人工。那咱挣的就更多了。”孙少安说道。其实他本心是想着,如果姐夫不入股,他就上信用社贷点钱。
  他现在手头有千把块,再贷个几百,就能起个窑,产量低点,一年挣个几千块不成问题。
  “那行,你看需要多少钱?三万,五万的都行,要搞咱就搞大的,搞那种有很高的烟囱的那种轮转窑,搞个十三孔的,我那时候在黄原哪个地方见过来着,你可以打听打听。机器咱多买几台,一个月就烧他十几万砖,那咱兄弟就发了。”陆仁炳很兴奋的说道。
  孙少安听着都有点傻了,“额,姐夫你到底有多少钱,这三万,五万的说说就能拿出来了?上咱公社的信用社,想一下拿个三、五万出来都得等好几天呢。你这卖个卤肉就这么挣钱?那我还烧什么砖,我跟着做卤味算了。”
  “额,我这不是畅想一下未来么?”陆仁炳其是也不算是得意忘形,只不过他想着一步到位罢了。可惜吓到了还没见过世面的孙少安。
  ”还是说说你的计划吧,需要多少钱,你就直说,我不干活,也不占大头,窑上的事你做主。“陆仁炳说道。
  孙少安觉得姐夫可能真的有那么多钱,这二流子指不定在外面干了啥,该挨枪子的买卖呢。不过他还没有正义到要大义灭亲的地步。不管咋说,这姐夫也是好心。不过还是不要占这个姐夫太多便宜,免得以后二流子挨枪子,他孙少安还要陪绑。
  ”姐夫,额已经合计过了,弄个单孔的窑,一次烧个几千块砖,加上煤炭,柴火,人工的话两个多月出一窑,有机器的话一个半月差不多能弄一窑。投入大概两三千块。半年翻本,一年就能翻翻。“孙少安说道。
  ”你打算和你婆姨,两个人弄,不打算雇人?“陆仁炳问道。
  ”雇啥人呀,我跟秀莲两个人受点累,就好了。雇个人将来还要给人开工钱,万一有哪阵风刮过来,又要割咱的尾巴。雇人那不就是现成的资本主义么。“孙少安说道。
  ”不懂就不要瞎咧咧,我听人家说了,七个人的是社会主义,八个人才是资本主义。你雇七个人都没问题。“陆仁炳瞎扯道。
  ”有这个说法?“孙少安有点不相信。
  ”你可以问问少平,他读的书多,整天还有报纸看,他应该知道这件事。也不是我说你,啥事都舍的自己和婆姨上。你说人家秀莲,大老远的从山西跟着你跑到咱这穷乡僻壤,过过一天好日子没?人家刚来的时候,额跟你姐可是见过的。人家不说穿的多洋气吧,最起码身上没打补丁。
  可你看看现在,人家几年都没买过一件新衣服,还穿上了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整天地里家里忙个没完,20多岁的小媳妇,眼看着都跟四五十人差不多了。使唤人也不能往死里使唤,你说对不。“
  孙少平被陆仁炳说的有些无语,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贺秀莲对他那是真的没的说,可是自己对秀莲真的是关心不太够。明知道秀莲还想要个孩子,可是自己非得做表率,拉着她去上环。明知道媳妇想分家单过,但是自己硬是别着,不松口。
  要不是姐夫资助,箍了新窑,还不知道等到啥时候,秀莲跟着自己才能住上新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