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2章 第九个任务,书痴郎玉柱9

  这一日正午,阳光明媚,陆仁炳行走过一片山林,正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山中的风景。
  山林里忽然闪现出一个老头,看年纪约莫有七八十岁模样。这老头来到陆仁炳面前一丈的距离,忽然拜倒扣头。
  这一下把陆仁炳吓得不轻,连忙上前搀扶起老者,询问他有啥事,见人就磕头可还行。
  那老者只是跪在地上,恳请陆仁炳帮忙。
  陆仁炳有点烦了“你这歌老头,只说帮忙,你倒是说帮啥忙啊,磕半天头,一句正事也没提。”
  这老头才恍然,拍着脑袋说道“都是见到上仙,太激动了,一时犯了糊涂。还请上仙不要见怪。”
  于是就开始叙说自己的请求,原来这老头叫赵柯,是本地山神。他在此地做了百年山神,攒了不少基业,娶了两任妻子,生下八个儿女,除了小女儿其余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
  近日里他的小女儿漱玉,出门玩耍,竟一去不回。他多方打听,才得知她竟然被三十里外的,胡员外给掳了去,要给他的儿子娶做夫人。
  他愤不过,奈何胡员外并不在他的管辖范围,询问过那里的土地,才知道,那胡员外一家乃是一窝修道的狐狸,法力高深,又素无恶行,又与府县官吏交好,所以他们这些阴司官吏,根本拿人家没办法。
  不得已这老山神,才开始求人办事,请托了好几个高人,都无法解救漱玉。
  正无奈间,看见山林外的大道上,走来一团耀眼的红光。这赵柯心知有上仙路过,才过来求助。
  陆仁炳一听有狐妖,顿时来了兴趣。她跟随老山神去了他的神域。这老山神身家丰厚,生前便是这山中大户,一生行善积德,死后被封为山神。
  他在阳世的后人都有千人,所以他这小庙供奉不绝,香火鼎盛,所以他的神域也是广大无比,有良田千顷,山川,河流俱全。他的宅邸有房屋四百余间,雇佣了成千的鬼仆,为他做工种田。
  照陆仁炳看,这老山神,比他见过的府城城隍都要阔绰。
  老山神赵柯摆了酒宴,宴请陆仁炳,他的几十个儿孙都来给陆仁炳见礼,他阳世的儿孙走的都是轮回之道,在这神域中生的儿女,倒是都被他安排进了神庙任职,有了个差人的身份,也能分点香火供奉。
  反正这庙里的编制都有正神把控,只要你养的起,弄个百万雄兵都由得你。
  可惜他再牛叉也就是个山神,法力有限,出了他的管辖范围,他也就是个普通一点的鬼而已。
  他在阴间的这些儿女,听说陆仁炳是个应试的举人,便纷纷掏出文章像陆仁炳请教。
  看那意思也是要参加阴间科举,想混个正印官的意思。让陆仁炳不由得感叹,无论阳世还是阴间,这公务员都是最吃香的职业。
  果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过书的人,做了鬼也比普通鬼混的好。
  这让陆仁炳不仅联系到他原生的那个世界,若是有阴曹地府,啥职业的鬼最吃香呢,估计秃顶程序猿,应该排的上号,毕竟阴间也搞信息化不是。
  要不然为啥那么多程序猿都猝死了,连乔布斯大神也被召唤走了,估计是到那边搞水果手机去了。
  陆仁炳越想越有道理,不由得给自己点了1024个赞!
  等到酒足饭饱,又指点了他们文章之后,陆仁炳在赵柯的神域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吃过早点,便坐上赵家准备的马车,去胡家说项。
  这聊斋世界其实很神奇,几乎没有什么人神鬼间的打斗,很多时候纠纷都是通过官府和阴司解决的。
  像赵家这样请人调解的也不在少数,很是和谐。
  胡家的宅子在三十里外的一个荒丘里,这里杂草丛生,灌木丛生,表面上看这里就是一个人迹罕至的乱坟岗子。
  等到陆仁炳乘着车马赶到的时候,乱坟丘子旁已经有一干人在等着了。
  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岁模样的胖壮员外,他身后有两个家丁打扮的壮汉,还有四五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
  陆仁炳命车夫停下后,便下了车。那几个人见陆仁炳下来,连忙上前见礼。
  “一早就望见紫气东来,原来是真人驾临,小狐秋生,前来拜见,还望真人莫怪。”那胖大员外,躬身道。
  “不敢当,不敢当,胡员外太客气了,我这受人之托,冒昧前来,胡员外不要怪我唐突才好!”陆仁炳对于老狐狸知道他来的事情并不意外。
  他现在在这些鬼怪眼里就跟个小太阳差不多,根本没办法躲藏。等哪天碰到真正的高人了,一定得向他请教一个隐藏气息的法门。
  要不然跟个小太阳似的,聂小倩见了她就躲,那样还有啥意思。来了聊斋世界,竟然没见过鬼,岂不是活见鬼了么?
  嗯,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伸手不打笑脸人,胡员外这么上道,陆仁炳当然不能不给面子。
  一番客套之后,胡仁炳跟着胡员外便往前走,车夫赶着车跟在其余人的后头。
  向着荒丘走了大约五十步左右,胡员外在一棵矮树前停下,用手轻轻拍了那矮树三下,一座庄园就出现了。
  陆仁炳猜测这是一种幻术或阵法,但是他并没有看出什么,这显然超出了他的知识储备。
  庄园占地广阔,雕梁画栋,假山绿植,错落有致,可以看出来主人的品味不错。
  跟这庄园比起来,赵柯那个庄子就是个乡下财主的土围子。
  车夫马车,被庄园的仆人领往别处。陆仁炳跟随主人去了正堂客厅。
  这园林一看就是经过高人设计的,三步一景,五步一相,果真是雅致非常。
  正堂背绿水环绕,穿过一个拱桥,进入正堂。
  正对房门的墙上挂着名家字画,陆仁炳并不记得那名家的名字,但是却能看出字画水准颇高。
  书画前的几案上,放着铜炉,铜炉里燃着檀香,铜炉两侧,是瓷瓶插花,紫陶盆栽,几案旁边摆着青花瓷缸,缸内摆放着几卷书画,看起来还挺风雅。
  正堂的八仙桌已经摆好了酒宴,几个俏丽的侍女,静立在一旁等待斟茶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