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48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7

  为啥其他组的人心情这么急迫呢?除了福利上的差距,最主要的就是政策的变化。
  去年全省开始推进统购统销,农民种地卖粮的自主性正在丧失,自己种的粮不再归自己支配。看着趋势,以后形式只会越来越紧,不会放松。单纯的种地,以后也就只是勉强糊口。
  再加上去年霜灾,以及三个月的水灾,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第三组的逆势狂飙,让徐家村的人,认识到败家子陆仁炳也许有能力带着大家过上好日子。
  村里识字的没几个,祖祖辈辈也没几能耐人。村长王福田能当上村长,也是赶鸭子上架,他本人其实也不识几个字,没啥见识。
  当初连他自己心里都打鼓,以前他在村里还算有点威望。但是自从年底开始统购统销后,他就站在了所有村民的对立面上,毕竟他要帮着上级,完成统购统销的任务。
  说句不好听的,其实就是帮着别人将村民自己的粮食收走。虽说事给钱的,可是这年头哪有人家嫌自家粮食多的。
  王福田家不知道被丢了多少砖头,他家孩子都不敢单独出去玩了!撒被别人家的孩子欺负。
  王福田自己还冤枉么,毕竟他自己也没落到好处,他是党员要起带头作用的好吧。为着这事,他老婆都已经好长时间没让他亲热了。
  所以不仅村民看着三组的人家眼热,王福田更眼热。等到陆仁炳终于松口带大家玩以后,王福田比陆仁炳还着急,领着他上镇里,找到镇长,书记汇报工作这件事。
  领导们当然没啥意见,还当场办好了陆仁炳预备党员的资格。
  并且叮嘱陆仁炳回村,抓紧安排好春季的生产。
  骢镇里回来,陆仁炳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这根算是正式扎下了,以后这徐家村就是他的立足之本了。
  本来以为还要过几年,才能使点手段拿到村长之位的。
  谁知道这么快,就搞定了,还没有什么后遗症。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陆仁炳还是要求王福田回去之后召开个全体村民大会,正式选举他做这个村长,现在上级对这个要求抓的认真。
  再说了,只有所有村民正式选他,他才能名正言顺,才能树立权威。
  王福田,回去之后就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徐家村男女老幼八百号人,聚在村口的大场院开大会。
  会议有三项内容,一是成立生产大队,徐家村以后就是徐家村大队了,之前的互助组升格为生产队。二是选举各生产队队长,干部,三是选大队长。
  虽然镇公社还没有正式成立,但是国家政策已经要求有条件的地区成立高级社了。
  陆仁炳想着反正过个一两年还是要成立高级社,自己这边先动手就好了。
  徐家村大队,第一次社员大会是成功的大会,是胜利的大会。会议上徐福贵全票当选可徐家村大队第一届大队长,负责徐家村大队的全面工作。王福田为大队支书,徐海州为大队会计,王山容为妇女主任,徐家林为民兵队长。各生产队的队长干部,分别由原来的小组长转职而成,第三生产队的队长有陈家珍担任。
  村里决定以第三生产队为榜样,各家以自己的土地入股大队,为了公平起见,大队不再计算各队的工具牲口的价值。而是用公家钱,按市价估值后,购买各家各户的工具和牲口。
  因为按照牲口个工具入股的话,第三生产队估计能占到整个大队八成的股份,毕竟别得队,连牲口都没有好吧。
  有的村民说给三队的是不是太多了,这个问题由陆仁炳回答了。
  这些牲口的钱,都是要还信用社的,毕竟这些牲口,都是借贷买来的。
  大家突然都想起来,三队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其实都是借钱换来的。一下子心里平衡起来。
  会议上陆仁炳还宣布,三队之前建立的养殖场,砖瓦场,饲料场都划归大队得集体财产。以后利润都归大队集体分配,当然负债也归大队。
  虽然陆仁炳说了负债得巨大数目,但是社员门都被这些场子里收益迷了眼,根本不在意负债啥的。
  反正这些事都是归当官不管的,他们只知道,这些场子归了大队他们年底就会有肉分,这就足够了。
  至于场子是赚是亏,他们才不管那个。本来还有人不愿意把地给公家,但是陆仁炳说不入股,年底没肉分,一切搞定。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整合土地,规划生产。
  徐家村大队总共有水田四千余亩,还有不适合耕种的坡地一千来亩,河滩五百来亩。水塘两个,大的水面有三十多亩,小的二十开亩。桑树
  人口八百零四口,十六岁以下的青少年有二百二十多,十六岁到六十的壮劳力有四百七十口,还有一百余口老弱。
  牲口有壮水牛八头,牛犊四头,驴八头,健骡六头,大车八辆。
  千头猪场一座,存栏猪共计八百头,
  羊六百只,鸡,鸭,鹅各千只,兔子存栏突破四百。
  虽然看着六畜兴旺的样子,但实际上压力很大。因为统购统销,家家户户基本上只保留一点口粮和种子粮。
  这些家畜的饲料粮,纯靠购买。
  以前还可以通过私商购买一些,但是随着国家对于私营粮商的打击,这条路基本上就断了。
  剩下两条路,一是想办法提高自己大队的粮食产量,第二就是跟各级粮食管理部门打好关系,使自己有资格买到计划内的饲料粮。
  还好有去年打下的基础,镇里,县里,区里领导都给批了条子,自己今年能够拿到不少饲料粮,主要是豆粕。
  其他的棉籽粕,菜籽粕不在计划内。自己需要派得力的人,去各地的油坊收购。
  另一条就是自给自足,一方面增加粮食产量,另一方面就是跟上头谈判,减少上缴的粮食数量。
  这种谈判的可能是存在的,这年代,粮食是战略物资,肉类同样是,并且永远是比粮食还要紧俏的物资。
  只要陆仁炳这边养殖的规模足够大,就有同上级各部门谈判的资格,说不定能把整个徐家村大队搞成副食品生产基地,就彻底不用上缴粮食了。